日前,《网络安全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上全文公布。草案规定,国家网信部门负责统筹协调网络安全工作和相关监督管理工作。这个“国家网信部门”指的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其主任为鲁炜,现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不难看出,鲁炜是中共五毛党的最高头目之一,由这样一个人统筹协调网络安全工作和相关监督管理工作,必然直接贯彻中共权力核心的意图和习近平的意旨,极尽封网删帖、网络专制之能事。因此可以说,所谓的《网络安全法》实质是翻版的党章,别样的党规,是习共的专制工具、愚民道具。胡佳指出:“这部《网络安全法》所做的正是习近平的那些手段,把以前行政上的管控措施现在用法律的形式重新赋权,提高了这些行动的合法性与效率,而且也扩展了打击面,等于是告知大家,他(习近平)进一步成为了互联网的敌人。

Internet Police网络警察正在巡视检查北京一家网吧。 (图片来源:法新社)

2015年7月8日,大陆各大网媒发布题为《网络安全法草案公布并征求公众意见》的报道。报道称:长期以来,社会各界十分关注网络安全,强烈要求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规范网络信息传播秩序,惩治网络违法犯罪,使网络空间清朗起来。全国人大代表也提出许多议案、建议,呼吁出台网络安全相关立法。为适应国家网络安全工作的新形势新任务,落实党中央的要求,回应人民群众的期待,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把制定网络安全方面的立法列入了今年的立法工作计划中。网络安全法草案7月6日起在中国人大网上全文公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大陆门户网站上关于《网络安全法草案》报道的跟评,皆是清一色的叫好点赞之声,争拍习近平之马屁。虽然应已没有太多网友会相信这些清一色的评论,但这些评论发布之快、数量之多,却令一些网友震惊。习政权对《网络安全法草案》信心之低,愚民心情之迫切,可见一斑。因为毫不自信,所以需要谎言掩盖;因为急于愚民,所以需要拼命粉饰。其所谓的“社会各界强烈要求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纯属自欺欺人之谈;而其所谓的“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一方面是要作秀惑众,一方面利用《网络安全法》正式公布之前的这段时间搜罗有代表性、有辩驳力的反对意见,进而对其条文之中的露马脚、现狐尾之处进行修饰,以使其条文增强迷惑性——刚刚出台的《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便是这么操作的。

在实行宪政民主制的国家,出台一部《网络安全法》实属正常之事,无须多加非议。在信息时代,网络的共享程度、开放程度、互联程度不断扩大,使得网络信息安全对社会的影响愈来愈大,因此,保护未成年网民、保障网络信息安全等方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美国早在20世纪80年代便将信息安全问题提上议程,于1987年颁布了《计算机安全法》,2002年颁布《联邦信息安全管理法》。德国于1997年推出《信息和通信服务规范》,即《多媒体法》。9.11事件之后,各种恐怖组织的网络攻击不断加剧,美国等国为应对种种网络攻击,对网络安全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世界各国关于网络安全的法律法规在不断健全。

然而,同一种事物,在宪政民主国家中用于造福国民、造福人类,而在中共极权统治下,因一切都要服务、服从于一党专制,则多半成了虐民之具、恐怖之器。如,电脑网络技术在民主国家基本被用于造福国民、造福人类,但落到中共极权手中,用来封网,用来武装国家黑客、攻击美国等民主国家的网络系统并窃取信息,赤裸裸地推行网络国家恐怖主义。同理,关于网络安全的法律法规,在民主国家合乎情理、凸显民意、彰显民权,而在中共统治下便面目全非、不伦不类、恶法充斥。

草案第六条规定,国家网信部门负责统筹协调网络安全工作和相关监督管理工作。这个“国家网信部门”,指的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其主任为鲁炜,现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不难看出,鲁炜是中共五毛党的最高头目之一,由这样一个人统筹协调网络安全工作和相关监督管理工作,必然直接贯彻中共权力核心的意图和习近平的意旨,极尽封网删帖、网络专制之能事。因此可以说,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其实质是翻版的党章,别样的党规,是习共的专制工具、愚民道具。

最令网民气愤、不解的是第五十条:因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秩序,处置重大突发社会安全事件的需要,国务院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经国务院批准,可以在部分地区对网络通信采取限制等临时措施。

何谓“突发社会安全事件”?唯中宣部马首是瞻的百度百科这样解释:“突发社会安全事件是指因人民内部矛盾而引发,或因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不当而积累、激发,由部分公众参与,有一定组织和目的,采取围堵党政机关、静坐请愿、阻塞交通、集会、聚众闹事、群体上访等行为,并对政府管理和社会秩序造成影响甚至使社会在一定范围内陷入一定强度对峙状态的群体性事件。”“是指对社会和国家稳定与发展造成巨大影响的,涉及经济方面、政治方面和社会方面的各种突发性的群体性事件。”

“突发社会安全事件”如何才能称得上是“重大”呢?据《四川省特别重大、重大突发公共事件分级标准》,重大社会安全事件分为群体性事件、金融突发事件、恐怖袭击事件等,包括参与人数1000人以上的群体性事件,具有全国性影响的金融突发事件,一次造成10人以上死亡的涉外突发事件,省内较大范围或省会等大中城市出现粮食市场急剧波动事件,一次造成公共场所3人以上死亡的刑事案件等。而在《关于印发绥中县重大、特大突发社会安全事件应急预案的通知》(网络版)中,将“群体性事件”置于首位,并配以大段解释,将标准细化。

至此算是真相大白了:《网络安全法草案》第五十条恶法,主要目的是为了辅助围剿愈来愈剧、愈来愈广的所谓“群体性事件”。以自媒体为基础的互联网已经成为推动集体维权、散步围观、抗议集会、灾难事件关注的最重要方式之一,成为中共几代头目的心头大患、肉中坚刺。习近平上台以来,一味集权固位,耽于内斗,不谙经济建设,罔顾民生,导致经济增长不断减速,实体经济日渐颓废,失业人口与日俱增,环境污染不断加剧,如今又加上股灾殃及神州亿万之家,跨地域、全国性、联动式的大规模抗争随时会发生,网络对民众抗争的催化效应将加倍放大,习近平独裁团伙对网络之恨之惧,可想而知,必欲将网络抗争力量彻底剿灭、一扫而空而后快。事实上,此前中共在新疆等地区处理突发安全事件之际便切断该地区民众的网络、手机通信,或者针对重点人物进行个别断网。如今,习共将网络置于“国家安全”即“党国安全”的高度,企图以法律之名将大规模封网之举彻底公开化、明确化、程序化,以使鹰犬打手们师出有名、不须遮掩、无忌作恶、肆意虐民。

不论此举能够起到多大的“助剿”之效,对局域民众的伤害都是实实在在的。本来大陆网络就是局域网,如不会翻墙,很多海外网站则无法登陆。今后再加上随意化、常态化的局部限网、断网,则进一步剥夺民众知情权。除此,此举还严重践踏民众的言论权、通信权、生存权等基本人权——由于互联网如今成为很多网民的主要交流工具和重要表达渠道,限网、断网之后,很多民众的交流全被阻止,无处发言,对他们生活影响之大、对他们的基本人权践踏之烈,可想而知;如今很多民众、企业将互联网作为唯一的谋生方式和经济纽带,以开设网店、撰写网文等为生,局部地区限网、断网,直接威胁到这些民众的切身利益和生存,可谓危害不浅!为了一帮之私、一党之利,习近平竟然如此漠视全民利益,此种行径与中共头目们出则封路、居则宵禁等肆意践踏民权之举并无二致,是党权至上、民权不彰之现实的网络版,由此可见,习近平居心恶劣至极,狠毒无以复加!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评论说:“这部《网络安全法》所做的正是习近平的那些手段,把以前行政上的管控措施现在用法律的形式重新赋权,提高了这些行动的合法性与效率,而且也扩展了打击面。等于是告知大家,他(习近平)进一步成为了互联网的敌人。”

中共御用专家、学者们为配合愚民,说民主国家在某些情况下亦有大规模封网之举。据笔者了解,民主国家进行大规模封网,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民众安全和民众利益,而绝不是为了一党一派的私利与安全!如果民主国家的政府胆敢借维护国家安全、民众安全之名行维护一党私权、一帮私利之实,绝对逃不过民众、记者、反对党成员的火眼金睛,绝对会在民众的反对声浪、舆论的谴责怒潮、反对党的严厉抨击中下台滚蛋!凡为了执政党私利而大规模封网的国家,纵然勉强称得上是民主国家,亦必然是不健全的民主国家!在《世界上61个最易被“断网”的国家》一文中,用地图标出了最易被断网的国家。由图可见,这些最易被断网的国家,除去因地理、技术等非制度原因而导致经常断网的国家,剩下的便基本是民主制度不健全或不民主的国家——中共统治区赫然在目。文章指出,“在中东等地区,国家性的断网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式微政权垂死挣扎的一个标志性举动。埃及断过网,利比亚断过网,上周,叙利亚也在世界互联网上消失了。”这一句可谓是点睛之笔,微言大义。

《网络安全法草案》还确定了网络实名制及电子身份证制度,以及强调“遵守宪法和法律”之类。这些恶法恶规,无疑更便于中共鹰犬猎取网民个人信息、搜集证据和打压民众的网络抗争,更便于阻止不利于中共极权统治的信息的传播、扩散,更便于中共假“国家安全”“网络空间主权”“反恐”“反极端主义”“诽谤”“扰乱社会秩序”等堂皇之名对异议网民、维权网民肆加迫害,更便于中共相关机构在封网删帖等方面统一协作,更便于中共彻底截断大陆民众与能够切实帮助大陆民众的海外媒体、机构的联系。

草案提出了个人信息保护,“隐私”一词出现两次,似乎十分难得。然而须知,在中共炮制的宪法中,尚未对“隐私权”作出明确规定,也就是说,“隐私权”连被用作作秀的资格都没有!不过,这就对了,因为极权意味着极限性侵权,极限侵权之下,何来隐私权?众所周知,中共对民众的网络监控是全方位的,一再强化、无孔不入。如此无视民众隐私权、从不将自身制定的法律当回事的政权,其所谓的隐私保护,分明就是作秀法律、一纸空文。

网友评论道:“依法治国嘛,把以前所有的‘帮规’用法律的形式明确下来。”“以后再有重大突发事件,维稳部队先上,紧接着封锁当地网络通信,让屁民喊‘破喉咙’也没用。”“我一直在探究,老爷的底线到底在哪里?现在我才发现,原来老爷是没有底线的!”“连局域网都保不住了!这倒车开的,真好!”“逆潮流而行之。”“只有更无耻。”“疯了,歇斯底里的疯了。”“要真这么干,那也就相当于宣布改开结束,全国进入朝鲜(西)模式。”“中国版的ISIS。”

综上,像中共极权这样的以国家之力进行黑客活动、对民主国家大肆进行网络攻击、圈起偌大局域网以愚民的政权,才是中国网络安全和世界网络安全的最大祸害!不过,就算习近平可以封网,也封不住悠悠众口,封不住天下正气!我们看到,秉持“不作恶”理念的谷歌,正在推出“谷歌气球”,俟此计划成功,大陆民众将获得免费WIFI服务,中共团伙的封网计划将彻底破产并加速崩溃!通过网友评论不难看出,横下心要保一党专制、铁了心要与民众为敌的习近平,已愈使网民和民众觉醒、愤怒。“上帝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暴戾狠毒、不可一世的习近平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大开历史倒车,疯狂围剿网络,多行不义,失道寡助,不啻自掘坟墓,重蹈周厉王之覆辙!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