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43陈卫2012年2月10日在四川省遂宁市看守所中(来源:本刊资料库)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四川自古就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巴山蜀水,风光旖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李冰、司马相如、落下闳、李白、杜甫、李商隐、苏洵、苏轼、苏辙、陈子昂、杨慎、扬雄、陈寿、喻培伦、刘光第、杨锐、邹容、张澜、王铭章、晏阳初、巴金、徐中舒……文人雅士,英雄豪杰,人才辈出,数不胜数;当世之流沙河(余勋坦)、徐友渔、胡平、肖雪慧、廖亦武、谭作人、冉云飞、刘贤斌、陈云飞、何三畏、王怡、余杰……各有千秋,声名远播。而蜀中才子、八九一代的佼佼者陈卫(巧合的是:有一位才女也是八九一代的佼佼者,也叫陈卫,也是四川人)志存高远,冰心玉壶,壮节堪多,侠比三河,当可名列其中。

2011年的早春,随着“茉莉花集会”的消息在网上传播,一大批民主志士遭到抓捕和强迫失踪,我的朋友陈卫也未能幸免。那一个春夏之季,看着身边的朋友只因追寻自由而失去了自由,在日复一日的守候中,我的心,从柔软变得坚硬,再从坚硬变成柔软。就是在这样的苦痛中,流逝着岁月和年华。

2011年2月19日的深夜,陈卫去成都参加完读书会回到家中。在电话中,他兴奋地给我讲读书会的经历,然后,他告诉我:“夜深了,你要早点休息。明天我还要接受警察的传唤,回来后我再联系你。”但这一夜,陈卫也许是无眠的。因为他还要连夜赶出几篇帮别人维权的稿子。

2月20日,冷得彻入骨髓。早晨,陈卫被国保带走;中午,陈卫并没有归家;傍晚,陈卫的家中闯入十数人,在其刚上小学的女儿面前,肆无忌惮地抄家;晚上,仍旧没有陈卫的任何消息。这一天,我的耳边不停地回响着陈卫的那句话:警察只是例行传唤,很快就会回来了。没事的。21日,等到的是陈卫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的消息!这一天,是陈卫42岁的生日!

对于陈卫的过往我知之甚少,他从未向我谈起过他的辉煌。我也只是在朋友们的片言只语中,得知他早在中学时代,就埋下了追求民主的种子,与刘贤斌、欧阳懿并称为“遂宁三杰”。1988年陈卫考入北京理工大学;1989年民主运动中是学校学生自治会的负责人。“八九六四”后陈卫被捕,收押在秦城监狱,直到1990年12月获释,被开除学籍;1992年因在北京与胡石根等人组织成立“中国自民党”、筹划“六四”事件纪念活动,陈卫被北京中级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逮捕;1994年12月被以同样的罪名判刑5年;1997年5月出狱后,陈卫开始致力于协调川渝和西南各地的人权活动,废寝忘食,组织、参与对入狱维权人士和家属的救援;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之一;作为维权网的信息员,陈卫积极报道揭露四川和西南各地的侵权事件,组织营救被关“黑监狱”的维权人士,组织为刘贤斌声援的全国绝食活动;等等。

2010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陈卫与我在电话中长谈了两个多小时,他突然一改乐观的心态,告诉我在绝望的现实中,他有些迷失了,找不到希望之光在哪里。我静静地听着,也许,这脆弱的一面他不愿向他人展示,而我,恰是一个最好的倾听者。他诉说着在暗夜里的迷惘、前行中的疲惫、荆棘路上的伤痕。我知道,陈卫自青少年始,就坚定了民主自由的信念,这个信念伴随着他的生命存在。但我还是告诉他:坚持,那里就是我们的希望之光。电话的那一端,陈卫孩子般的笑了,我的心也随之释然。最后他说,太晚了,该休息了,明天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多年来,陈卫全身心地投入到宪政民主和公民维权理论研究和实践中,为促进中国人权改善、推进中国民主转型奋不顾身。这,应该是陈卫再次获重刑的根本原因。

2011年12月23日,是中国司法史上黑暗的一页。遂宁下着绵绵的冬雨。陈卫在遂宁中级法院接受当局的审判。庭审现场,多人因关注声援陈卫被警方抓走;代理律师在进入法庭时受到违法的“安检”;各地的异见人士遭到警察的软禁和强迫失踪,只是为了防止他们到现场声援陈卫。一派风声鹤唳!

遂宁法院经过短短两个小时的审判,律师的辩护不仅被打断,陈卫的最后自我陈述更是被粗暴地阻止。最终,陈卫在被羁押10个月后,被以《制度之疾与宪政之药》、《民间反对派的成长是中国民主化的关键要素》、《和谐的陷阱与公平的缺席》、《人权日绝食的感悟》等4篇文章定罪而获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判决结果令举世震惊!

对陈卫的判决虽也在意料之中,但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朋友还是无法接受。因为,我们总是对当局抱有幻想,这样的幻想不是因为我们相信他们会有瞬间的良知发现,而是因为我们太过于善良。在最后的书面陈述中,陈卫以《沙漠的童话》言志:“我不相信打碎一个旧世界,我们就会得到一个新世界。我们的未来取决于对历史真相孜孜不倦的追求,对现实毫不留情的批判,以及爱、智慧和责任。”“我对宪政民主的到来充满信心,我相信那不是少数人功劳和等待的结果,而是每一个公民都意识到这是自己的责任,并努力的结果。”“当绿杨成林,草场成片,沙漠不再是狂风恣行的游乐园,而是孕育希望的发祥地。”一位朋友曾这样评价陈卫:他是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使者。是啊,陈卫是光明的使者,他在寻找光明的快乐中,用爱、智慧和责任播撒着民主宪政的种子和希望!

多少个日夜过去了,陈卫在法庭上被强制带走时的那一句“宪政民主必胜!专制必亡!”的呐喊言犹在耳。陈卫,我和你一样,也同样相信沙漠的童话,所以,虽然高墙暂时隔绝了我们,但我们彼此并不孤单。

陈卫在《争取民权 践行民主》一文中写道:“如果说人生是一条河,有高潮也有低谷,这二十年我蹒跚走过,但我从不迷惘。不管经历多少挫折,有时觉得民主遥遥无期,有时甚至举家无粥,但我从来没有动摇过。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也许我的作用像一只蚂蚁那么小,但是我相信众多蚂蚁一起努力,一定可以搬开压在人民头上的大山,我对明天充满了信心。”

陈卫好酒,尤好与朋友把酒论辩,每每喝到兴致处,脸色便微微泛红,雄辩滔滔,豪气干云,此刻,他那本原的率真令人心生感动!唯愿陈卫早日获得自由,斯时再与君把酒,不醉不归!

附:陈卫获得2011年“中国青年人权奖”颁奖词

经过由大陆异议人士组成的“中国青年人权奖”评奖咨询委员会参与提名,由流亡海外的“八九一代”学生正式投票评选,决定将2011年“中国青年人奖”授予自89以来为了中国自由民主的梦想迄今已第三次入狱的陈卫先生。

陈卫,1969年生,四川遂宁人,1988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学。陈卫作为北京理工大学学生领袖积极参加八九民运,“六四”屠杀后,回到老家四川省遂宁市,同刘贤斌等同学一起筹划成立地下高自联,但是还没有任何行动就被捕,收押在秦城监狱,直到90年12月获释;第一次出狱后的陈卫在当时万马齐喑的红色恐怖中,置自身的安危于不顾,于1992年在北京与胡石根等人秘密成立“中国自民党”、“中华进步同盟”、“自由工会”、“中国团结民主联盟”等地下组织,以延续民运的星星之火,后因筹划“六四”事件三周年纪念活动被国安机关侦破,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第二次出狱后的陈卫没有因前两次牢狱之灾而退却,和刘贤斌等朋友一起,积极参与了98四川民主党的筹组和08宪章的签名活动,坚持组织和参与对入狱的民运人士和家属的救援,为川东和西南民运的发展和壮大作出了重大贡献。在席卷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之春的影响下,中国国内茉莉花革命暗潮涌动之际,陈卫于2011年2月21日被遂宁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莫须有罪名刑事拘留,现关押在遂宁市看守所,再次面临重刑。

中国青年人权奖评委会认为,陈卫先生自“六四大屠杀”22年来日复一日以“精卫填海”般的勇气和毅力,执着地坚持89一代人的理想,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亲身参与了学运,组建自由工会,秘密和公开组党,08宪章签名,茉莉花革命等几乎所有推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各种探索和尝试,并为此付出了三次入狱的巨大代价,是89一代人的又一杰出代表。陈卫和他同为朋友、同学和中国青年人权奖得主的刘贤斌、欧阳懿一起,是当之无愧的“遂宁三杰”,他们向不可一世的中共暴政显示了普通的中国人“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不被任何磨难动摇而追求民主自由之理想的勇气,意志和决心,是89一代的骄傲。

中国青年人权奖评委会谴责中共当局对陈卫非法监禁,呼吁中共值此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吸取100年前满清王朝覆灭的教训,并看清当今世界独裁政权纷纷穷途末路的大趋势,顺应历史潮流,立即释放陈卫先生和一切被关押的良心犯,开放党禁,报禁,实行民主选举,军队国家化,通过政党公开和公平的竞争建立一个“民有,民享,民治”的政府,减少贫富差距,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让每一个中国公民拥有自由迁徙和选择居住地的权利,并为下一代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让普通的中国人过上有自由、尊严和富足的生活。

我们在此也特别提请外界关注2005中国青年人权奖得主师涛先生,2006中国青年人权奖得主黄琦先生,2009中国青年人权奖得主刘贤斌先生的境遇。师涛先生在“六四”15周年前夕基于记者的良知和对海外”6.4″流亡学生命运的关爱,将中国当局不得纪念”6.4″事件15周年和严防民运人士闯关的文件摘要转发海外,以避免这些”6.4″幸存者闯关再度受迫害,失去自由。自己却因此被中共法西斯当局以”非法向外国人提供国家机密罪”的荒谬罪名重判10年,至今在狱中服刑;黄琦先生因参与2008年四川“5。12”大地震的救灾工作,和向地震中死亡学生的家长提供帮助而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的荒谬罪名遭逮捕,判刑3年。刘贤斌先生因组建中国民主党四川分部被判13年重刑,在2008年出狱一年多后,参与签署08宪章国并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全力救助民运人士和家属,被四川遂宁市公安局设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再判重刑10年。

我们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对师涛先生,黄琦先生和刘贤斌先生的打压和对他们个人人权的严重侵犯,并呼吁立刻释放师涛先生,黄琦先生、刘贤斌先生和一切因言获罪的良心犯。

中国青年人权奖评委会

2011年6月9日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