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产业人致敬!

问:首先,我们想要明白,产业革命是针对封建专制发起的革命,革命争取的是民主、自由和人人平等,马克思主义虽然不接受产业革命提出的政治和社会理念,但是,马克思主义并不明确反对这些理念。并且,它提出的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些虽然与产业革命提出的文明理念背道而驰,却也与封建主义有一定区别,而您在《产业宣言》中,直接将马克思主义定性为封建复辟。您能对此解释一下吗?

答:“封建”一词在汉语中是两个单字词的组合词,“封”与“固”相通,为封固、封定、封闭之意,也与“赐”相通,亦有赐予之意。它最早是指封疆固土。

就“封建”一词而论,辞源上明确载明为“封植建国”之意,即指将国家政权封固起来建立,它一般有自封和分封两种形式。可见,“封建”是指一种建政方式,它与民主建政方式完全对立。产业革命前,人类社会都是采用封建方式建立政权,也因此才会有帝王这类专制恶棍。产业革命推翻了封建,采用民主方式建立政权,产业革命也因此在某些场合被人们称为民主革命。它的主要动力是争取产业自主权,所以这次革命的文献大多把它称为“产业革命”,马克思也因此把它称为“资产阶级革命”。这也是马克思为了否定这场革命,给了它一个限定的名号。实际上,产业革命绝不是一个阶级的革命,资产阶级只是带头人而已,革命的中坚力量却是工人,即马克思定性的“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推翻了产业革命,将民主建政的方式恢复为暴力封固建政的方式,这种和帝王一样关起门来建国建政的方式,如何不是封建复辟。整个马克思主义运动中建立的政权,有哪一个不是用封建方式建立起来的。

问: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封建本质,过去也有一些学者提到过,但都是就某些方面非正式的提到。我拜读过您的《封建驳正》这篇文章,也翻阅了有关“封建”一词的典籍资料。如果按照这些典籍中对“封建”的定义,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确实充满了封建杀气,他的暴力建政,更是确凿无疑的封植建政方式。可为什么长久以来,却没有人把它归为封建一类,都把它称为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呢?甚至西方人也如此,“受共产主义迫害死难者纪念碑”的落名,就是一个证明。人们为什么只按照马克思主义提出的名号去定性它,而不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行径去定性它呢?

答:这是人类理性的缺失。对马克思主义迫害下的人们来说,是因为敢怒而不敢言,对西方人来说,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迫害下的人间悲剧,与他们事不关己。他们意识不到马克思主义祸害总有一天会波及到他们自身。所以,要推翻封建专制,只能靠自己。

问:是的,只能靠自己。希望中国的产业人有勇气懂得,站起来才能做人。那么,具体哪些行业的人士能够格称为产业人呢?您在《产业协会成立宣言》中,强调了产业对国家繁荣和民族生存的决定性作用。这一点,我们非常赞同。

答:产业人是创造物质财富,满足社会各种需要的人士。可见,工人、农民、工厂主、农场主,所有从事工、农、商业,畜牧业生产、经营、管理、投资,以及从事交通运输、餐饮、邮电、通讯、供水、供电、供气、供暖行业的人士,还包括城市小工和收旧利废,捡拾废旧物品的人士。这些人士无论是以个体方式还是在资本集合下从业,都是产业人,他们构成产业人第一大阵营。

产业人共有两大阵营;第二大阵营的人员是:自然科学工作者,政治经济学家,以及金融业、证券业人士和期货商人,他们构成产业人第二大阵营。

问:您不但把商业,金融业、证券、期货业,还把自然科学工作者和政治经济学家,以及捡拾废旧物品的人士,都归入产业群体。显然,您提出的是一个大产业概念。那么,这个“产业人”与圣西门先生定义的“实业家”有什么区别呢?

答:众所周知,圣西门先生创立了实业家学说,明确指明:工人、农民、工厂主、商人都是实业家。“他们构成三个大阶级,这三个阶级叫农民、工厂主和商人”(见《圣西门选集》第二卷)。

圣西门先生概括的实业家,只有直接从事产业活动的人士,不包括用他们的劳动辅助产业,帮助促进物质财富创造的人士。更重要的是,他的实业家中没有那些处于社会最容易被忽视的劳动群体,如捡拾废旧物品的人士就是例子。因此,圣西门先生的实业家群体只是产业人群体中的部分成员。产业人的群体范围更大,他们包括了所有在过去的经济活动中还不大显现其对财富创造有多大作用的金融业和证券、期货行业的人士。现代产业不应忽视他们。

总之,一个明显的差别是,“实业家”使人首先想到的是公司老板,“产业人”却能使人们想到在矿山、工厂和在田野中作业的普通人士,就不仅仅只是公司老板和商贾大亨们。我在这里提出来的“产业人”,包括了一切对人们的衣食住行有实质贡献的人士,是整个财富创造链的所有环节中的人士,“实业家”概念中没有这层含义。这两个名称虽然本质上没有多大区别,但以上的分析,说明区别仍然存在。

问:我注意到这样一点,就是您提出的产业人和圣西门先生提出的实业家,都把商业归入其中。商业作为实业不难理解,但作为产业,却难以认同。您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答:我们知道,政治经济学早已经论证了商品的价值创造功能。商品的交换、流通过程,与工厂中各工序间的产品流转过程性质完全一样。可以说,没有商业,就没有社会化的产业。因此,商业是社会产业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

问:产业的盛衰决定一个国家的盛衰,这一点是无可非议的。那么产业人的社会地位对一个国家产业的盛衰产生的影响也不言自明。您能不能先简要地说说现今的人类社会构成是怎样的?以便我们在接下来的交谈中,了解产业人在社会和国家事务中所处地位的重要性。

答:现今的社会按照国体的性质不同有两种不同的构成。

首先,在产业管理体系下的共和体制国家中,可分为:

一、产业人,有两大阵营。如上所述。

二、社会辅助群体,他们包括教师,医生,新闻工作者,音乐家、艺术家、影视剧人士、律师等等。

三、由纳税人(包括产业人和社会辅助群体中有缴税能力的人士)雇佣的公务人员,他们包括各级行政人员(现在这些人员被称为官员)、税务人员、警察、法官等等。

而在传统的封建政务体系下的国家中,第一和第二部分大体一样,它的第三部分则完全不同,是由寄生者用武力强制建立起来的,也就是说,是封建的。它表面上也有立法、司法和行政机构。但这些机构不是全体国民在协商下组成的,而是寄生者们用武力自封组成的。他们强制给产业人和社会辅助群体中的纳税人定下捐税,强制收缴,在这样的国家中,各级官僚、公务人员,包括税务人员,警察、法官等等,都是专治寄生者的同僚,属于社会寄生虫。

问:如何定性地区分专制社会中的寄生者和其他群体的人士呢?

答:凡是依靠强制收缴的赋税生存的人都是寄生者,属于寄生群体。其他的则属于第一和第二个部分的人士。

可见,在封建专制的政务体系下,一些本来可以从事对社会有益工作的人士,譬如警察、法官等等,因为是依靠寄生虫强行抢夺纳税人的钱财生存,他们也确实是依照寄生者的要求骑在纳税人头上,从事对社会看似有益实际上有害,只对寄生者有益的工作,因此他们也属于寄生群体。

而在产业管理体系中的公务人员却完全不同,他们不但无权定制捐税,而且只能由纳税人决定雇佣他们的工资额度和雇佣期限,按照纳税人的要求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工作,因此他们不属于寄生群体,属于向社会提供劳务的受雇者。也就是说,所谓的公务员如果帮助强盗,获得强盗抢夺得来的金钱,他们就和强盗同流。如果他们是为纳税人服务,就是产业社会的雇工。属于社会第三类人群。

问:产业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如何会决定一个社会的发展,甚至影响到国家、民族的生存呢?

答:一个不可颠簸的真理告诉我们,人人离不开衣、食、住、行方面的用度,否则,生命就不能存在。因此,没有产业人,就没有人类社会,没有国家。

社会离开了产业人就无法生存,而离开了别的任何群体都不会如此。产业人才是社会中最重要的群体,他们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还养活整个社会,他们无需依靠任何人,而其他任何群体如果离开产业人就必然灭亡。

总之,社会和国家都是因产业而形成和发展的,一切就应为产业服务。产业人的社会地位决定产业的兴、衰,产业的兴、衰决定国家、民族的兴、衰。因此,产业应当处于社会最重要的地位,一切都应从属于产业,产业人也应当受到应有的尊重。而不能像我们今天这样,创造了社会全部物质财富的产业人反而被排挤在社会最末位,靠吮吸产业人血汗的意识形态者们反而成为社会最受尊敬的一族。

问:您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您能不能说得更具体一些?所谓“以理服人”嘛。

答:社会是依赖物质财富存在和发展的。无论人们赞同物质第一性还是精神第一性,我们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物质财富的力量所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整个文明史都清晰表明人们追求物质利益的真实意图。

为了追求物质利益,在过去和在今天一样,玩弄意识形态的人从来就没有高尚过。包括今天的一切与产业无关的荣誉和包裹着无限荣光的各类奖牌,有哪一项哪一件不是用金钱支撑着的,如果没有这些荣誉后面的物质利益,那将会怎样?这些荣誉还会有意义吗?因此,一切争取,都是奔着物质利益来的。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指明人人都是为获得物质财富去努力的。

既然全社会都狂热地追求物质财富,理应对创造物质财富的产业人极为敬重才对。可是,恰恰相反,社会从来都将创造物质财富的产业人置于最末位。这是荒唐透顶,本末倒置的。直到今天,中国的那些完全靠寄生产业生存的公务员们仍然高居于社会最高位置,社会辅助群体次之,产业人一直被强制于社会最末位。这种现象应当立即改变。现在,这些骗取、强占产业财富的意识形态者吹虚的假象已经被政治经济学揭穿,社会以天道的名义将按照自然规则重新定位。寄生虫将不能再寄生。

问:我们注意到,《产业协会成立宣言》中提出了一个“产业原则”,能否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含义是什么?意义又何在?

答:产业原则是人类生存的原则。在当代世界政治背景下,它是国家、民族的生存原则。

产业依循自然,如四季、气候、地理、地形、白昼和黑夜交替的规定。这一切,决定着产业活动,也决定人们的和社会的生存规则。今天,产业已经有力量改变自然。如电灯改变了黑夜的状况,温室改变了气候,甚至四季的规定,现代交通缩短了我们的距离,开辟了更加广阔的空间。

产业依循自然又改变着自然,形成了自己的生存规则,并从这些规则上升形成产业原则。这个原则维系着产业,也影响着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可以说,人类文明的每一步都是产业成就挪动的。今天,各类生产企业的严密组织形式和大协作社会貌似松散却规则严谨的交往,使茫茫人海的社会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多少世纪以来,人们看不见这个制约和决定人们生活的力量。因为人们只能看见意识形态者的耀武扬威和虚张声势,以为他们提出的口号和坚持的他们的利益原则就是维系社会运转的社会原则。其实,这些只是统治者寄生的鬼把戏。他们把他们的鬼把戏强加为社会原则,强制社会接受和服从,宣扬人类社会离开他们的统治原则就会毁灭。

其实,决定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从来是物质生活的生产规则和它决定的全部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是产业劳动规则维系的财富创造体系在决定我们的衣食和住行,决定社会、国家的生存和前途。但是,产业原则一直只是在社会暗流中支撑着整个社会,没有人有勇气把它提出来,而它又一直被凶恶的皇权至上原则和狡诈卑鄙的政党意识形态原则压制着。

封建帝王的原则是皇权天授,不可动摇,封建政党的原则是党指挥枪,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它们都是欺骗加暴力,都是坚持奴役,强迫人民服从的原则。而产业的原则是创造财富,是人人平等,是社会公正、公平。这些原则不但要成为决定一切社会规则的原则,还应当上升为社会政治原则。因为只有人人都享有充分的自主、自由权利,国民的智慧和创造潜能才能充分发挥出来,只有以产业创造谋幸福,才是可实现的幸福。其他的都是骗人的鬼话。

问:人类文明历经几千年,思想家们构想了多少天堂一般的理想社会,难道就没有一个是适合人类社会的,都是骗人的鬼话吗?

答:任何强制的社会理论都不乏美妙动听的言辞,有如天堂的谐音一般。从王道文明的礼仪社会开始,直到今天,有哪一朝帝王的治国理念不美妙动听?又有哪一朝帝王不炫耀暴力的?这些所谓美妙的理论只要一配上暴力强制,就是人民的灾难。一经推行,就是人民的地狱。从王道文明以来的意识形态者,无一例外都把他们编造的美妙动听的理论和暴力揉捏在一起,用来欺骗和压制人民,人民如何能因此获得幸福。

未完待续

紫电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4年8月2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