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省高速路上发生了一桩事件。两辆奥迪小车突然发生了飚车,且速度越来越快。

高速路管理局监控室发现了飚车,直接下达命令管理局内各路段的监管车辆出动拦截,怕发生大事故。同时也通知了管段内公安交警分局,出动警车拦截。

但是已经迟了。两辆飚车的其中一辆奥迪被另一辆猛地别了一下,那是故意碰撞,那辆被别的小车失控,一连串的滚翻,失控小车翻倒在另一侧高速路段,而迎面驶来的车辆全体远远地急刹车,幸运的是没发生连环相撞事故。

高管局的监管车和警车几乎同时到达到场。立即跳下来无数监管人员和交通警察,但事态比他们想象的严重的多。

失控车辆司机已经受伤,完好无损的另一辆小车停下来,司机跳出来冲过护拦,把受伤司机拖出了小车,上去拳打脚踢,那样子极为凶悍简直如土匪。

警察们冲过去拔枪警告,他才住手,之后他掏出了工作证,警察们一看他竟然是市政府的司机,便个个有些萎顿。

再之后,司机才吼叫说,老子是给现任市长胡某某开车的,听清啦?

警察们听了越发萎顿。

而被打也受伤的司机却呻吟着说,老子是给刚刚离休退下去的江书记开车的,江书记现任省政协副主席……说完了便晕过去。

高管局监管车辆及公安分局警察们,看着那个凶悍的司机开车扬长而去。

他临上车前又喊了一嗓子,说,有事儿了,我给你们市局的刘局长打个电话,俺俩是哥们。

警车及监管车辆赶紧疏散交通,叫来拖车,把已经摔成碎片几乎解体的受伤奥迪拉走,也叫来救护车把受伤司机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之后警察们个个小声咕哝说:

狗日的,跑了?就这?

狗日的,他开车跑了?把咱们交警当孙子啦?

当个市长的司机么,也牛逼成怂了?

人家是能咬狼的狗,咱又能咋?

唉个个让惯的不成娃娃样儿了,张狂成熊了?

包括咱局长也得巴结一个锤子司机?

那这算肇事逃逸吧?还不包括打人事件?

算了算了,撤吧,撤吧,咱发牢骚顶个毬用?还不如让这俩货撞死在路上,咱们来收尸!

我才懒得收尸呐,让这俩货,死无葬身之地,才美!

再之后离休市委书记的司机住院治疗,他经鉴定为某级残废,腿断了用钢板固定,肋骨全断完了,锁骨粉碎性骨折做了手术用细钢钎支撑,好在脊髓没受伤。他姓赵给前市委书记开车十五年,从二十一岁开始。

市委运输部门领导和市政府运输部门领导协调,高速路公安交警分局也写完了事故报告,两家同意私下调解。

市政府给现任胡市长开车的司机姓钱,也给市长开车七八年了,他同意赔偿小赵十万元,私了。

小赵听到了对方有来头,只能忍气吞声地同意私了。他觉得书记已经离休没实权了,他再闹腾也不顶啥。他认栽,天天在医院治疗,打吊瓶,躺着窝火。

突然一天,书记的夫人来看望他,他毕竟给书记开车了十五年,他早就认下了书记夫人当他的干妈,他只是不敢认前任书记当干爹。书记在位的时候小赵把书记全家的轻重活儿全干完了,他还自学了烹饪,书记家的厨房贼大,他在干妈一声招唤让他做饭的时候,他在干妈家里便刷刷地能做出来干妈最爱吃的大菜小炒。他总是和干妈一家人吃饭。但从来是书记不在的时候。书记要用车,有秘书通知他,他的小车开得飞快也沉稳,如果急了他的小车在书记在位的时候有警用标志,他拉响警笛,便能在这座城市各个路段横冲直闯。他总能准时到达接送书记的地点。他有眼色也会来事儿,他对干妈照顾得极周到细致。

那片刻他见了干妈就来劲来电,突然觉得救星来了。他立即哭得跟亲儿子一样,叫了妈呀,妈的前面再没加“干”字儿。他说妈呀,这一下他年轻轻的成了残疾人了,江伯伯管不了我了,可我觉得是现任市长冲着咱江伯伯来的。无法无天啦,妈呀,你得替儿子做主吧?主持个公道吧?我让对方的小车撞飞了,人家还把我拖出来打,我的肋骨全是让踢断的,直到把我打晕了过去,我是怎么活过来的,我压根不知道妈呀,妈,你得替儿子要个说法吧……

夫人听后立即脸色不对,说,小赵,儿子,你只拿嘴说不顶啥的,有证据么?

小赵拿捏好火候,泪水刷刷地流,说妈,妈,有现场录相,来了一队交警,全是证人,对方当着交警的面打我的呀,妈,这哪儿是打我,是打的江书记的脸面……

书记夫人听了便发躁。

书记夫人回家叙述又演义了一番。终于把书记也说躁。

夫人说,老江,小赵跟咱的亲儿子一样,我要求你看一下事故录相!这事儿你要是不管,我来管,成不成?

书记便说,管。有录相就得管。

夫人听了便当着男人的面,给小赵打了电话,说的极柔情也亲切,说小赵,干妈得管你的事情,你江伯伯也要管你的事情,你放心吧。

江书记第二天找了市政法书记。要调看事故现场录相视频。并要求政法委书记和他一块儿看。

政法委书记有一堆公事儿也不敢再办了。陪着书记闲聊,也陪着书记喝茶抽烟等着录相视频送过来。

下级干部火速急调来了录相视频。

没看录相视频之前,江书记的火气还没那么大,看完了视频录相,江书记便拍了桌子,发话说,看看,这是现任市长司机,还是暴徒?这简直就是土匪吧?太恶了吧?小车已经让故意撞翻,还要把受伤的司机再拖出来打?现在市委和市政府两家协调,要私了?我不同意私了。说了他继续拍桌子,发火说,私了,还要法律干什么?要你们政法委干什么?要公检法干什么?你们看着办了?我要一个公正,要一个结果。要一个说法。

说完书记起身怒气冲冲地离去。

政法委书记顿时下令让公检法三家联合办案,一块儿先看一下录相视频。

而高速公路管理局得到了如此命令,显得振奋。高速公路交警分局也显得亢奋,把录相和现场证词整理得有分寸感也说清了事实。

当有一句证词是处理事故的警察们觉得现任市长的司机说过的一句话,是有事儿了,我给你们市刘局长打个电话,我俩是哥们——这句话写还是不写,让高速路交警分局领导犯难。之后采取了折衷办法,是带一个处理事故的交警,让他来叙说。

当叙说这句关键证词的时候,三家一把手全在场。那个交警只是一个普通警员,他说了那句关键证词。市局的局长咕哝了一句话是,狗日的,我和一个司机成了哥们朋友关系?很嚣张。

三家一把手也看了录相视频,觉得老书记的要求不过分。老书记替他的司机要个说法,合情合理。便同时请示市长。

市长听到了风声。正在让秘书密切注意事态发展。他听完了三家一把手的汇报,也要调看视频,看了视频,喝茶抽烟,之后慢悠悠地说,看清了吧,两个司机全躁了,算不算开斗气车?

三家一把手听了市长的结论式表态,觉得事情复杂化。

于是三家一把手开了办公会,没结论。拖着。

江书记听说了现任市长的结论式表态。

他立即带领一个小组去了北京。

他带去了视频录相也带去了相关证词。他觉得事情必须得到公正处理,否则他不回来,他长住北京了。他让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的领导们一块儿看视频录相。

于是三家领导人派出来一个最高级别的调查组,办理此案。

调查组到达当地立即和市长谈话,市长态度大变,当着北京来的调查组的面发火说,请相信我的人格,公事公办。我绝对不会姑息一个司机。

于是立即把钱司机拘留,三天后便在看守所对钱司机宣布执行逮捕。

钱司机立即被检察院起诉,以伤害罪和交通事故逃逸罪判决七年徒刑。同时赔偿赵司机十万元精神损失费及医疗费、营养费。

此案办理前后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江书记还不满意,私下发火说,去北京一行的差旅费,政协不用报销。拿到市政府去报销。

市政府立即报销了江书记一行赴京的费用。

自此,江书记和胡市长结下了梁子那算是死疙瘩。

两人全在伺机而动想把对手置于死地而后快。

小赵司机听到了如此的判决,觉得他再不窝火憋闷,他的伤势也好得快了,他三个多月后出院,腿走路有些一拐一拐的,但他整个人精神了,他照样开车。他也提了礼品但他知道江书记的作风,他更知道江书记只要名人书画,他还知道夫人只要营养品及名牌化妆品,那花不了几个钱。他拜访了伯伯和干妈,还是叫妈叫得甜,叫伯伯叫得亲,还是哭的稀里哗啦。

七年后,钱司机出狱。他已经被除名,再不是市政府的司机了。他越发凶悍,他养了几个月,摸准了赵司机的下班行踪,他在一个傍晚在路上堵住了赵司机,一刀割喉,把对方杀了。又一刀结束他自己。

钱司机对赵司机是割喉,对他是割断了颈动脉。两人血里呼拉地躺在了一块儿。

两人在死前有几句对话,钱司机用刀对准赵司机的喉咙说,你要个说法对吧,现在我给你一个说法!

赵司机盯着刀子,也说,有种了,你把前任离休江书记干掉?那样的说法,是江伯伯给我要来的!

钱司机手抖着说,我只干掉你,七年啦,我一直想这事!说了便一刀结束了对方的命。

赵司机临死前瞪着钱司机说,孬种……

报纸的一个角落,出现了一条新闻,是这两人早有过节,寻仇把对方杀于街头。

警方已经通报明确。

而市委江书记和胡市长各自太忙,对这样的小事情再不关注。胡市长也离休。两人的斗智斗勇斗狠斗毒,只是表面,在场面上还是握手言欢一团和气。

他们依然担任着太多的头衔儿,仍是天天有活动有会议座谈纪念什么的,忙碌地过着自己的享受日子,很潇洒很自在……

作者附言:

本人所写作的这些故事,全是新闻事件。

我们的现实生活是荒诞的,全面溃败。而我的写作理念追求,是坚定也清醒的。

这十个故事全是报刊网络上的新闻。是我不经意间收集整理成的。

而这十个故事的人物,全有些无法预测及把握自己的命运。本人感觉到的这些人物是具体的更是普遍失败的变异具体人物。

起码他们(她们)的遭遇及命运变化是我无法预料的,但全在情理之中。

当我终于决定写作这十个极短的故事时,我实话实说,写的极慢。时有迷失的痛苦。一个极短的故事,我竟然一周也完成不了。而在我的写作者至今为止的生涯中,过去我可以三天至一周写作一部中篇小说。现在两三千字篇幅的短篇,我沉浸写作一周也觉得必须得推翻了重新架构,有几篇全如此。

当文学被人为地设置了种种禁区及红线的时候,新闻事件的冲击力大于文学或者高于文学。我这样的观念或者是意念,希望引起争议。

我一直坚持把长篇写成中篇;把中篇写成短篇;把短篇写成散漫随笔。在信息爆炸也繁复的今天,文字应该越短越凝练,会更好一些。

有读者在我的小说后面跟帖,说我写作的作品注定是负能量。我看到如此的跟帖心在疼痛。但只是片刻后我便释然。只要有读者,有品评,谁想说什么和我已经无关。

作家不关注现实的迷失、沉沦或者说黑暗,那不是我的路数。也不是我看重的写作者。

引用一句哈维尔的话来说——“冷漠和放弃是人类跌入虚无的最严重的形式”……

我还想补充一句话为——对生命的漠视和残忍,对金钱及权力的膜拜滥用,是当今生活中无可救药的病灶……

收集整理于2004-2015西安-北京

完成于2015、3月至5月、北京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