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L-lawyers1此轮对抗争群体的打击力度前所未见,堪称文革以来最大规模政治运动。

2015年7月10日,黑色星期五,已经注定要载入史册。

上周五下午六点,我发出此专栏时,被警察带走的人数是11人,已让人感到“茉莉花”重演的恐怖,岂料夜越深,消失在黑暗中的人也越来越多。“黑压压的一大片。”一位朋友看着不断更新的名单说,仅在周五一天就有40、50名律师和维权人数被抓捕或约谈,而接下来的一周,这个名单仍在不断加长,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截至2015年7月16日,牵涉的律师和人权工作者至少205人,其中明确被羁押的11人,下落不明的15人,被约谈的179人。

在打击人数不断增多的同时,党媒系统的配合动员程度也是99年法轮功包围中南海后所未见。央视在7月19日滚动播出新闻节目《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称“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馀起敏感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重大犯罪团伙。”又指“维权圈”大体分为三个层级:组织核心层、策动行动层和跟风参与层,分别由律师、行动推手和访民为主要构成。被刑拘的访民翟岩民和律师黄力群的供述,成为了央视电视片的核心素材,给人深深的穿越感:如果文革时有了现代电视技术,大抵就是这样的场景吧。

在党媒定调的同时,公安部门则约谈各个关注王宇/锋锐案的律师加以“敲打”,多名律师透露谈话内容主要是:1.王宇和锋锐律师事务所涉嫌违法犯罪;2.查问声援王宇的言论或行动;3.警告不要作出“不负责任的言论或行为”。拟代理被抓的李和平的刘书庆和蔡瑛律师也被派出所或司法局要求“沟通方式方法”。

高压之下,怪相频生。以大义形像高调出任周世锋代理律师的杨金柱在遭警方“阻止进京”等动作后,在今日连抛出两份声明,一份称在辩护过程中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不采取抗争手段、接受司法行政机关监督指导,另一份则“忠告和警告”周世锋之子周伟不得接受任何境外媒体采访,否则将立即解除律师委托。杨金柱的做法立即引起了众多律师的愤怒和批评,人权律师葛永喜质问杨是否已成党国维稳人员。杨金柱则突发狂言,称中国律师当中能超过自己的人还没出生。

如此一来,杨金柱不仅以“合作”替决心坐实此案的当局解除了后顾之忧,更以父权方式恫吓家属自觉作极权之帮凶,还摒弃了律师群体的支持声援,可谓一石三鸟。

在杨金柱闹剧背后,是此案代理律师的集体乏力。当局的无底线操作,对大批律师的恫吓敲打,使得许多优秀律师感到自身难保,不敢轻言介入此案,决定代理的律师也如履薄冰。王宇等人被刑拘已有一周,大多当事人的辩护律师仍未确定,未有任何律师得以确认当事人的羁押场所信息,更遑论会见消息。

此轮对抗争群体的打击力度前所未见,堪称文革以来至上而下发动的最大规模政治运动。维权律师及抗争群体能否尽快稳住阵脚,或将决定民间是否有千分之一的胜率,或者是否至少能演绎一场有尊严的死亡。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