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家方方:坦白地说,我觉得重复发稿倒还可以理解。面对编辑询问,他却公然撒谎,在我看来则是更可恶的。做人不能这样不诚实,何况他还是著名作家。

腾讯文化张中江 发自北京

又是鲁迅文学奖得主!继近期接连曝出“阎安送礼”“田禾被降级”等事件之后,湖北《长江文艺》杂志日前发声明称:作家吴克敬的短篇小说《锄禾》,曾先后在国内多家刊物上发表,但在编辑询问时仍回答说是“新作”。与此同时,另有网友爆料称,吴克敬所作的《户县赋》一文涉嫌抄袭。吴克敬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抄袭”。对于“一稿多投”,则说这是文坛很普遍的现象。至此,短时间内已经有三位鲁迅文学奖得主受到关于抄袭、行贿等质疑,以“民族魂”鲁迅命名的这一全国性文学奖,再次蒙尘。而几天前刚刚通过微博宣布不再就田禾一事发声的作家方方,也就此次《长江文艺》的声明接受腾讯文化的独家专访称:“吴克敬公开撒谎,而且太不尊重杂志社和读者。”

《长江文艺》声明:谴责吴克敬一稿多投

吴克敬吴克敬。图片来自陕西作家网。

7月16日,《长江文艺》杂志社通过微信平台发布一则《关于谴责吴克敬小说<锄禾>自我剽窃、重复发表的声明》。

声明中称,《长江文艺》2015年第7期发表了吴克敬的短篇小说《锄禾》。小说发稿期间,杂志在终校时,发现此作有似曾相识感,提出疑问。责任编辑专就此事短信吴克敬询问。吴克敬回复短信,称是“新作”。

但是《长江文艺》杂志在将该作品发表后,接到读者举报称以前曾经发过。经查:吴克敬的小说《锄禾》此前曾经先后在国内六家杂志上发表。它们是《延河》(2010年第3期)、《荆山》(2011年第1期,内刊)、《青海湖》(2011年第11期)、《西安青年》(2014年第1期,内刊)、《飞天》(2014年第5期)、《芒种》(2014年第13期)。有的改了篇名和主人公名字,有的几乎一字未改。

鉴于吴克敬重复发表以及在面对编辑询问时“公然撒谎”,《长江文艺》杂志在对其严厉谴责的同时,将扣除《锄禾》的稿酬,拒绝再发表他任何作品。

腾讯文化当晚联系到《长江文艺》执行主编何子英。据她讲,杂志社一向强调发表原创作品,从来不接受“一稿多投”。这也是原创文学刊物约定俗成的。这次之所以选择公开声明,一则是因为觉得问题严重,这篇作品从2010年开始就在不同刊物上发表。再者也是想表明刊物立场,同时对投稿者做个提醒。

何子英解释,杂志社其实已经给了吴克敬向刊物、读者道歉的机会,从本月5日发现此事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多天。但吴克敬没有给编辑回短信,置之不理。

方方发声:他撒谎又傲慢,太不尊重杂志和读者

方方方方。图片来自网络。

此前刚刚宣布不再就“田禾不合规晋升”发声的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作家方方,17日晚接受腾讯文化采访时表示,本来自己在闭关写作,不想说话,但看到吴克敬在媒体上的回应,还是想解释下这次事件的过程。

方方本人是《长江文艺》杂志社的社长、主编。她回忆说,自己当时是在工作群中看到关于吴克敬这件事的。负责终校的是长江文艺《好小说》的特邀主编,平常看作品多,他在终校时,觉得作品眼熟,向责编提出疑问。责编马上短信把终校疑问直接转发给了吴,原话是:“吴克敬的《锄禾》是以前排上去撤下来的稿子吗?我怎么看着这么熟悉?故事,情节,人物,结局,都似读过的。”然后又发一条短信直接询问吴克敬是否重复发表过。原话是:请问这个稿子是否在别的刊物上发过?吴克敬非常明确地回复:“没。新作”。出于对作者的信任,杂志还是刊发了。但在微信平台推出后,有读者举报,说这个小说以前发表过。方方说:“这种重复发表的事情虽然不多,但在文坛还是有的。尤其是在小刊市州刊物上发表过的,《长江文艺》在发表后发现了,也不会太计较。但在发稿前发现,就会立即撤稿。有时遇到特别好的稿子,杂志社知道在小刊发过,也愿意再发。不过,这种情况非常少。编辑和作家之间,经常会有相互理解的默契。但像吴克敬这样,明确问过,居然撒谎者,至少我从未听说、遇到过。最初我在群里说,还是短信告诉他一下,希望有个道歉,杂志也向读者表示一下歉意。但责编再发短信给他,他完全不理。之前说谎,之后又如此傲慢。这样的作家真的很少见。这样我们只好开社委会讨论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大家在开社委会的时候就很生气。以前很少碰到这种事,即便碰到作者也会马上道歉,表示惭愧之意,不要稿费等。方方解释,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时候作者把稿子同时投给几家杂志,结果两家杂志都选了。有的作家会立即通知其它杂志社,有的是作家本人也没搞清楚发没发,结果两家撞车。但凡碰到这种情况,“我们也就算了。毕竟作家不是故意的。但像吴克敬这样重复发表多次,又公开撒谎,有错不认还如此傲慢的作家几乎没有。他的态度有点激怒大家,觉得吴也未免太不尊重杂志和读者了。”

方方表示,“他(吴克敬)应该知道行规,这次太违规了。《长江文艺》66年历史也就碰到这么一个。其实杂志社只是想自己发个声明,表明态度。也算对举报读者的一个答复。微博发出时,也没有到处艾特媒体。看长江文艺微博的大多是圈内人。但吴克敬的态度太让人失望。”

谈到吴克敬对其他媒体说“一稿多投”是普遍现象时,方方认为,“大家都这么做你就这么做吗?”方方还说:“坦白地说,我觉得重复发稿倒还可以理解,无非是想有新作出来,又偷懒没写,或是蹭点稿费花花,这个还好说一点。但面对编辑询问,他却公然撒谎,在我看来则是更可恶的。做人不能这样不诚实,何况他还是著名作家。我也看到了有媒体报道此事,吴克敬仍然没有一点歉意,而且是一副不屑的态度。我很遗憾。这件事我在杂志社一直说,我就不说话了,你们自己处理,但见到吴克敬这种态度,作为社长主编,我觉得必须出来支持一下杂志社。”

吴克敬否认“剽窃”:我有病啊,到人眼皮底下发文

腾讯文化17、18日两天多次拨打吴克敬本人电话,均未能接通。

对于《长江文艺》指责其重复发表一事,吴克敬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这份声明,但“发过去的是自己的作品,不存在剽窃”。对于多次发表,他的态度是,“(这种现象)比较普遍,许多作家的作品你一查都存在这个问题。有的写不出来,他们(编辑)要稿子,随便就发过去了。”

而据《华西都市报》报道,有网友爆料称,吴克敬6月29日发表在陕西户县报纸《金户视野》的《户县赋》一文,涉嫌抄袭陕西户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景宁的《户县赋》。这一点得到了李景宁的确认。他同时还表示,吴克敬还抄袭了自己另外一篇《渭水赋》。

吴克敬在接受该报采访时,先是称“没有写过《户县赋》”“不清楚”。在第二次接受采访时则说自己当时根据一本户县的县志,整理出了205个字,用来写书法。但并未投稿。至于为何会被登载,“我也不知道。我有病啊,写个205字的赋投稿。人家作者也是户县的,写了1000多字的赋。我发到户县去,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发,让人家举报我啊”。

对于此次《长江文艺》谴责吴克敬一事,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表示,“一稿多投”有多种原因,属于老生常谈。这种行为并不违反著作权法,顶多涉及道德层面。

截至发稿时间,吴克敬本人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公开资料显示,吴克敬2010年当选为西安市作协主席,2013年5月当选为陕西省作协副主席。2010年10月,其中篇小说《手铐上的蓝花花》(载《延安文学》2007年第6期)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2007—2009)。

方方再谈田禾事件:不处理他行贿,我也管不了

此前,方方质疑湖北省作协副主席田禾不合规定晋升文科“正高二级”一事,湖北省纪委、组织部、人事厅联合调查结果出炉,并以文件形式下发到湖北省作协党组。田禾的专业职称由二级下调到三级,同时免去其湖北省作协文学院副院长职务。

方方本人12日夜间通过微博发布了针对田禾此前质疑的五千字回应。她表示,湖北省纪委的决定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从1989年调入湖北作协之后,自己就一直只拿一份工资。她也将就此闭关开始写作。

而这一次事件的主人公吴克敬,和之前的田禾、阎安一样有个共同身份:鲁迅文学奖得主。谈到这点联系,方方说她对阎安的事情不了解,但老是鲁奖获得者有事,“想必其中有某种内在关系”。

至于此前自己质疑田禾行贿超过两百万,却没有体现在日前的处理结果中,方方表示,“这不是我的事情,我也没权管这些。我是非党员,党内的事情我弄不清楚。”

在该事件中,媒体多关注田禾的晋升过程以及是否行贿等,但在方方看来,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我觉得对于田禾最严重的事情,还不是职称不职称问题,而是他不能容许别人持不同意见。我不过持保守态度,投了弃权票。而过去我和他也没有过节,出于对他个人情况的了解,不同意他升级,这是职务行为。我并没做任何比方拉票之类的事情。其实我也可以利用我的权力,向上级反映,但我都没有做。我其实是个很懒散的人,我懒得管这些事。就是这样,他都不能容许,就要辱骂、威胁你。这一点比其他事情严重得多。这是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都不能容忍的。何况他还评上职称了,并没有因为我的弃权而有影响。我对他个人并没有造成一丝影响,他都不能容许,多么可怕。问题是在这。”

为何在受到田禾威胁前并没有将其行为公开?方方的回答是,“你说我有什么办法?这件事半个作协的人都知道。上级纪检部门也都知道,他们都不处理,换你该怎么做?你知道隔壁有什么人犯罪,这个罪当然不是杀人,比方走私,比方开后门让孩子上大学,比方花钱找关系打官司,如此等等,你会跑到公安局揭发吗?估计也不太可能吧。更何况,公安局自己也知道这些。整个社会风气如此。所以你们不能对我个人要求太高,好像超人一样。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我之前在微博上说过,你们把作协办成垃圾站也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堕落的知识分子。但是我跟大家一起堕落的时候,还想自救,还想爬上来。更多人则是在等人救他,而我只是挣扎着想要爬上来。岸上的一些人不去救人,反而用棍子来打我这样想爬上来的人……”方方说,“其实我就是个老百姓。你能让个老百姓怎么样呢?很多人,包括我,只是想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守住自己,但这都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了。”

来源:腾讯文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