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 2011-06-12

“当我接到深圳房东迫迁电话,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转头看看是否有人在盯着我!怎么我和女儿从北京南下深圳逃避公安的监视,仍躲不开当权者的滋扰?中国像个大监狱!”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无奈地说。

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北京被判监三年半的胡佳,本月26日将刑满出狱,正期盼与丈夫团聚的曾金燕,此际却面临在深圳被房东迫迁之困。她昨日在深圳接受《苹果》记者访问时表示,明白房东背后是当局,是深圳当局为迎接8月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採取的措施。她决定下周迁走,但尚未找到合适居所。

两个月前,为了避开北京公安没日没夜的骚扰,也为给3岁半的女儿谦慈寻找一个安静点的环境,曾金燕携女南下深圳暂住,不料碰上深圳为大运会要“清理门户”,她和女儿顿成驱赶的对象。她日前在推特网(twitter)发出被迫迁的消息,得到很多网友关心,有网友主动向她们母女提供住所,令她十分感动。

“有香港网友建议我们去香港散散心,但估计当局不会让我出境,去年公安曾拒绝我申请护照,相信去香港也不成。”被北京国保(国内保卫警察)列为敏感人物的她,昨日专门安排与网友聚面,但现场未见有公安或可疑盯梢者,而网友分别来自广州、香港和深圳,有网友给胡佳的女儿带去玩具和衣服,小女孩乐不思食与网友玩游戏。

曾金燕表示,本月20日她将回北京准备迎接胡佳出狱,并称早前当局曾向她透露,胡佳出狱后会有“不正常”安排,她担心胡佳出狱后仍被软禁或送往别处,以阻止他与外界接触。她说:“要知赵连海想带孩子出外放风筝,都受到阻挠。希望这种令人心痛的事,永远在中国消失。”

她表示,现时最关心是胡佳出狱后身体,避免病情恶化,“他的肝硬化,不时会腹痛和肚泻,过去曾多次为胡佳申请保外就医,都被当局拒绝”。对未来她叹说只能见步行步,而最大心愿是想胡佳多与家人在一起,让女儿健康快乐成长。

28岁的曾金燕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大学期间因参与抗爱滋病志愿活动与胡佳认识,两人于2005年结婚。翌年胡佳即因参与维权被当局拘捕,曾金燕为救丈夫挺身而出,开记者会或网上贴文揭露内幕,表达不满,引起国际关注,她因而获美国《时代》杂志(Time)选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