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小混混侯聚森火了。在网上用污言秽语和人对骂,然后约架被打,却被封为“爱国青年”,得到共青团各部官微的力挺,引起舆论哗然。从今以后,一提起爱国青年,广大人民群众就会想起一群群的小混混,高喊着“穷傻逼你妈在路上被200条狗同是插爆B,留的满路黑紫的血,还有你妈烂掉的半边B,你妈老臭B爬到路边几顿狗屎里拿着一根根比你拿短命爹小的像针一样的b粗数万倍的狗屎,一根根塞下你妈那懒得像马蜂窝的半边b里,才剩下满脑子屎的狗头人身的杂种,那人就是你”之类的革命口号,光天化日之下在街头大打出手……侯聚森事件也说明,现如今爱国这件事已经low到了极点,low到了犹如一群猴子聚集在森林里……

为什么说爱国已经low到了猴山上呢?有文为证:永春先生在《观猴有感》一文中说道:“猴王每四年换届一次(??)……在换届时,参与猴王竞争的公猴将尾巴翘起来,以此方式报名,表示向王权挑战,每次报名的有三四只强悍的公猴,经过激烈厮杀,胜者为王。挑战失败了的公猴,便垂下尾巴,表示臣服,而猴王则时刻翘着尾巴。如果猴王被打败,将被逐出猴群,猴王地位被新的胜利者占居。”由此可见,为了政治、为了权力斗争、为了称王称霸而打架斗殴,是连猴子都会的事情,实在不能说是什么高级的行为。

有些动物——比如说黑猩猩——比猴子还要高等一些,它们在争夺首领地位时就不仅依靠打架斗殴,还要依靠拉帮结派——要支持自己的政治盟友,也要争取盟友的支持。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各地的共青团官微倾巢出动为一个小混混站台。
猴子进化成了人之后,除了食物性交和权力地位之外,也开始有了图腾、神话和意识形态之类不能吃不能穿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这似乎也能算是一种进步——从普通猴子进化成了披着红旗的猴子。不过猴子们的行为却没有什么进步:你跟我不是同一个部落的?打!你跟我信的不是同一个神?打!你跟我爱的不是同一个国?打打打!这也不奇怪,因为猴子们通常都很恐惧别的部落来的跟自己不一样的陌生猴子。

我们要想走出猴山,像文明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就需要有法治。法治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就是一些让不同部落、不同信仰、不同意识形态的人们可以在一起和睦相处的规则。这种规则就包括,无论你爱不爱国,打架斗殴都要受到同样的处罚。爱国不是挡箭牌。

有人说爱国是绝对正确的,我们只要爱国就足够了,还要别的这些劳什子干啥?可是,你觉得爱国是绝对正确的,他觉得平等更重要,第三个人觉得自由才是最好的……更要命的是,所有这些最好、最正确、最重要的东西之间是会发生冲突的而不是终极和谐的。要让所有这些最好的东西能够和平共处,让人们能够在其中自由选择,就需要有一些最基本的规则。比如说,不能对不同意见的人施以暴力。因为,哪怕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暴力也不是说服对手的好办法。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