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10)

环球时报7月31日在“八一建军节” 前发一社评,题目《郭伯雄,又一个没控制住私欲的悲剧》。我反其写题目为《郭伯雄,又一个军队党化的悲剧》小文与其争鸣。

郭伯雄一个农家草根子弟,从义务兵一步步爬到中国职业军人最高职位,付国级。其人做事也多谨小慎微,略显低调、平庸。可就在军队这个无法无天独立王国的大染缸中,竟成大贪犯。郭分管总参、总装,这两系列干部提拔全是郭说了算。和平时期无战功可比,贿赂钱多少就成了提拔标准。据说少将500万—1000万,中将1000万—3000万,钱多者竞争上岗。收者为贪,给者钱从哪来?还不是给前先贪积累,上位后再贪补上。想想一个班子就两个付主席(徐郭)全贪,下面几十个军级高官跟着贪,这水要有多深呀!

对此大窝犯、制度性腐败、整体溃烂、垮塌现象,环报社评竟轻描淡写地说“郭伯雄在权力巅峰上没能抑制住私欲,最终害了自己,也毁了全家。”“百姓哲学大多是劝善的,我们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好人一生平安’ 等等。看来官当很大手握重权之后,这些道理仍然配得上是精神的干粮。”郭伯雄贪腐自然有其个人内因,但无限权必腐之铁律告诉我们,总结郭案要重在郭之外的外因,而环报却回避了这个重中之重,只讲要劝善自抑。

军队党化即中共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中共不是公选政府权力机构,也不是多党竞争出的执政地位,更不自掏党费养军队,却全面垄断军队的一切指挥权、管理权,使军队成为立法、执法、司法、政党监督、新闻监督之外的中共私家军。军队有自己独立利益,自成一体,除中共军委主席外无人能干涉军队事物,这是全中国权力限制最少的利益集团,其贪腐烂到何等地步也就可想而之了。“军队国家化”方为治本,仅治标抓几个贪官军队成不了环报社评所讲的“铁打的营盘” 。

北京查建国 8月1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