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2015年7月18日),内蒙古公安厅国保总队原常和我们打交道的一位科长。在沉寂多时后突然上门来访:让我们马上找地方腾出现在存放大量货物的库房来,理由是房东要收回房子(此库房当时是公安厅给找的,我们至今都不知房东是谁?)同时还执意拿走了钥匙。不了解情况的人一定好奇的问:你们家放货物的库,公安厅掺和什么?这事还真是内蒙古公安厅“惹的祸”啊!简单地可以这么说:内蒙古公安厅与存我们家货物库房的关系是——主动找库房,无理封库房,逼迫腾库房!——继续折腾我们呗!

A

此事说来话长。2010年哈达坐够15年牢刑满释放前一周(2010年12月3日),我突然被抓,罪名是“非法经营”。两天后,因我儿子威勒斯通过网络告诉世人“父亲出来前母亲又被抓起”,并不断接受闻讯打来的外媒记者电话采访 ,当局为了控制他,居然以“非法持有毒品”的罪名也把他抓起(2015年12月5日)。

我们母子经营的蒙古学书店在2010年12月3日我被抓的当天就被封了, 后来听说我们母子双双被抓后 ,时常有人来被封的书店门口张望拍照等, 这对当局来说也许是心头隐患吧。所以,我儿子威勒斯被关九个多月被释放后不久,内蒙古公安厅国保总队就逼我儿子搬腾书店的货物,还骗我儿子说搬完书店,就放你母亲(当时我还在看守所关押着)。我儿子信以为真,和公安厅国保及武警一起把书店的货物拉到了当局给找的此库房 (120平米的毛坯民居房),因货太多,十多号人整整搬了一星期才清空。 其实,在这之前,呼和浩特赛罕区公安局在我和儿子被关押期间( 在当事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已把我们书店的全部书籍和音像制品拉走了一大批且至今不见下落, 2011年秋从书店门市腾空的货物主要是余下的民族工艺品和办公室资料及书架货架等。

我们经营书店时还自己租有一个180平米的书库, 腾出一间由儿子威勒斯居住看守库房 , 我被关押了16个月 于2012年4月24日被判三缓五放出后, 马上向当局提出为了生存要再开书店,但被拒绝 。此时书库的主人也前来催促我们腾房子,并表示不再续租。无可奈何,我们只得降价甩卖库存书籍。刚卖了一批,公安厅国保就不允许我们再卖余书, 没办法我们只得打包库存余书处理货架,将180平米的书库退还后将余书拉到现在的库房存放。

我和儿子走出看守所后面临失业, 想摆地摊卖书不许,儿子外出打工又不让 ,经我们多次上书乞求, 才同意我们开网店处理书籍。后来当局又食言,掐了我们家的Wi-Fi,使开网店的计划落空 ,还断了库房的电故意阻碍清理书籍,再后来干脆又把库房的门锁封死, 使我们进不去库房,将库房的货物冻结,这已是去年2014年夏天以前的事儿了。

我们多年辛苦积攒的财产 甩卖也值几十万, 别的不提,我们库存的好书按现在的市场行情价格更是不菲, 可是这五年的折腾,库存货物损失惨重,且至今仍不返还!

B

时至今日,内蒙古公安厅对我们一家的迫害更是无以复加——今年年初,两次外媒记者采访哈达,都被阻拦还将记者扣押和驱逐; 骚扰全家人的手机至今不能使用;呼和浩特家门口全安装监控摄像头以外,连我包头88岁老母家的门口也安了七个监控摄像头;家门口常年便衣警察守候 一家人外出全被跟踪;家中的Wi-Fi掐断至今;自己挣下的财产至今封存; 全家人没有生活来源又不许外出打工 ;朋友资助捐款又将银行账户冻结;前些日子又驱赶哈达让搬出当局给住的房子; 哈达坐够15年牢刑满不释放,又被非法拘禁四年,总共被关押19年,身体精神遭到严重摧残, 本应好好治治病,但现在全家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

二十年来,内蒙古当局对我们一家的打压不断升级。开始只抓哈达一人,后来把全家人都抓起,还都判了刑。从哈达1995年被抓至今,到现在我们仍苦苦挣扎在悲惨的深渊。依法维权,打压更甚! 且远远超出了正常范围,已到了实施犯罪的地步!请问:哈达被非法拘禁四年的法律依据是什么?诬陷我儿子威勒斯“非法持有毒品”的直接责任人为何不法办?请拿出我“非法经营”的确切证据来?

多年来,我们写的申诉控告无人理睬。对世人诉苦又加倍肃整。我们不过是希望内蒙古当局能真正依法办事,给我们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不再接受采访,不再向上申诉,可以优待,如若不从,就判刑!果真如此,我和儿子后来因不从都被判了刑!在中央强调“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为何内蒙古当局敢顶风作案?为什么实事求是说真话遭如此打压?以权代法践踏法律为何大行其道?因为我们相信依法治国才苦苦呼吁!因为我们相信邪不压正才继续抗争!……

太多次内蒙古当局一再出尔反尔,我们已彻底失去了对其信任。所以,昨天公安厅国保来人让我们马上腾库房时,我当即给内蒙古政法委并公安厅写了封信,来人转交。大意说:一,库房因遭封锁我们早进不去了,责任在当局;二,若解决如下问题,我们就腾出库房:1,开通被断Wi-Fi;2,停止电话骚扰;3,解冻银行账户;4,撤销门口监控。正是因我们被诓多回,才无奈讨价还价!

为了减少麻烦迅速解决问题,今天我又专门给内蒙古公安厅国保打电话请求: 要求让我们马上找人处理库里货物,一则我们可立即解决生存危机得到现钱;二则也可省去来回倒腾库房的麻烦。结果“泥牛入海无消息”……由此可见,他们并无诚意,这根本不是真想解决问题的态度!很清楚 如果我们马上处理库存,可省去官方应允的一大笔搬迁费用,维稳经费就可节省不少钱款,何乐不为?政治上也表现出了好的姿态,还用问吗?而且,非要没道理的强取库房钥匙也令人生疑。

在全国大力抓捕维权律师的严峻氛围下,内蒙古当局一反常态伸出的这个“橄榄枝” ,不得不让人生疑和警惕: 也许是要进一步折腾我们?也许想找借口再收拾我们?也许……多年的残酷打压,无征兆地变调很不合逻辑!

故写下此文,立此存照,拭目以待!

新娜

2015年7月19日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