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一年之后。

这个村儿有了名气。

这个村儿有了巨变。

这个村出山的便道让修了,是上面的领导大笔一挥,修成了油路。十来公里的柏油路,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完工。修路的工程队压路机铺路机推土机运柏油的大卡车日夜轰轰隆隆地干,半个来月,这条路便完工。

而这一带的村子也全搞起来农家乐开发。

但是哪个村儿也没十八眼泉村儿爆发得猛烈。

小车到了双休日便扎堆地来了。再之后小车到了傍晚便成群结队来了。

富人们扎堆来了这个村儿。

官员们也扎堆来了这个村儿。

这个村儿的四座别墅夜夜莺歌燕舞。日日歌舞升平。

狗娃成了富人之一。

他把盖别墅的钱一把还给了鬼先生。他只四个来月挣到手了一百多万。那让他心里想起来了鬼先生的那句话,你要幸福你就喊,你要悲痛你就哭!他现在天天想喊,他一下背着手走路成了个富人他要往千万富翁路上奔。发财一下挡不住了。

狗娃成了名人。他成为这一带的趾高气扬的名人。他也买了小车,出山只二十来分钟。他更敢在省城消费了。他也抽了极品烟,喝极品酒,穿了一身名牌时装。

而村子的门票收入,他没在眼里眨,他把门票收入全发放给了村民们。

村民们在村里摆摊子卖鸡蛋卖土鸡卖山货卖茶叶,村民们个个欢天喜地。

村民们只是小打小闹,便一个月收入几千元。

狗娃立即明白了乡政府的领导全是人,他们也悄悄地来消费。他们的消费全是打折只付小姐的小费,吃喝全免单。他狗娃大笔一挥签了名字,便免单了。

而狗娃的手机中有了一千多号人物的信息。也有了暗号,是来人只要打个惊叹号,他立即回复省略号,那事情就算订过了。他会给一座别墅的领班打个招呼,立即安排招待来客。但是只有四座别墅,他要是回复也是惊叹号,想来的人就急,会打过来电话叫他王总,求他安排一下啦?他总笑着回复说,改日?真格满了,再没空闲的哪怕一间小卧室。你甭管了哥,我这儿总会有空闲的时候吧?

而来一个富人总会带几个朋友包一座别墅,吃喝嫖赌一条龙服务。来的富人只看服务小姐身上的标号就知道价码。工服有标号,是300元起步,再往上的1000元封顶。1000元的全是年轻漂亮的美女。富人和他的朋友们只要住上一两天走人,吃喝加上住宿也加上极品茶极品烟酒,再加上付小姐的小费,结账便是几万元。

狗娃立即弄清了,来的客人们付现金的居多。有卡的人也很少刷卡消费。他们有了POS机供刷卡的人消费,但是极少有人使用。

他的手机中也有公检法的朋友号码。

当要查黄赌毒的时候,他一准接到暗号,是SB。他接到了如此暗号,立即布置四座别墅的美女们全体着装整齐再不接客。一切正规。

这里就是只度假吃喝消费的场所。别墅的大客厅里也安装了卡拉OK机,想K歌的客人们可以随便像驴叫像要宰杀的狗一样扯着嗓子乱吼。各个小卧室里全听不见。

而来检查的警车一排溜进村儿的时候,村头的岗哨会来电话,只响三声便挂机。

他会出面接待配合。

来检查的警察们半夜悄悄地进村,个个晕晕乎乎来了;走的时候全喝大了,更是晕晕乎乎走了。

狗娃弄这事儿已经有了经验。他总是把警察们伺候得周到,让他们检查。也立即摆上酒菜,让他们吃喝。

有警察说接到了举报信,不查不行咯。

狗娃就陪着警察们喝酒,说,那是红眼病,看俺们的生意红火,让你们来掀摊子的。看么,俺们的生意红火,全是正规经营咯。

鬼先生很少来了。狗娃成了这里真正的老总,他只汇报也给董事长准时打款。

狗娃这人实诚,他挣他那一座别墅的一份钱,已经数不过来。他不黑,他对待鬼哥在账面上一切公开。他是个经得起审计的好人,也是个忠厚待人的好人。他的朋友们总是夸他一切公开,没开黑店。客人们的消费只要有不清楚的地方,各座别墅的领班人员一定把账单再三核实向客人一项一项说明。

此间他接待了一位客人,竟然是黑蛋。

黑蛋也有了小车,是来接媳妇娃进城的。黑蛋发了,干了房地产?这狗日的咋就干了房地产?

黑蛋说他手下有一支队伍,五六十号人马了,干工程。

黑蛋和狗娃的关系铁磁。狗娃总归是黑蛋培养出来的一个闲痞子还是个接班人。

两人谋划了,狗娃让黑蛋也在村儿里投资,说老屋还有不少,盖别墅,挣这钱比干工程来钱快。

黑蛋便消费了一回,觉得那样的班子是人家鬼先生训练出来的,服务到位,收费合理。比省城消费低得多了。

黑蛋和狗娃喝酒,两人闲谝,黑蛋说,这真格是让狗日了?

狗娃说,现在这事儿,人日狗,狗日人,弄不清咯。

黑蛋说,把省城的生意挪到了这儿?那如果一查,查了个准?咋对付?

狗娃立即把鬼先生的话转述给了黑蛋,说人,谁也不会烦美女吧?看看咱村子的变化,啊?巨大的变化吧?全村子搞旅游开发,收门票?那全是应付上面的。啊?是这,蛋哥要是没想明白,还进城咯?想明白了,回来一块儿发财?一年弄它个二三百万的生意,还是天天享受住别墅吃大餐的,上哪儿找?

黑蛋说,那这是玩的老鼠逗猫游戏?

狗娃立即讲了个段子,是听一个老板讲过的。狗娃学会了黑色幽默。他说,三个老鼠喝了假酒,一个是英国的,英国的老鼠只说,酒不好喝,牌子是假的;美国老鼠喝了假酒,说要起诉这个厂家,让这个酒厂倾家荡产;中国老鼠喝了假酒,掂了把刀,说,猫呐,我得杀了狗日的!说了,狗娃在笑。

黑蛋没笑。片刻后立即拍了大腿,说,弄。

黑蛋立即派过来了一支小施工队,也买了几套老屋,全是要塌的房子,立即盖别墅。

黑蛋刚动工,村里进了城挣上钱的村民们便回来好几个。

这些有钱的老村民个个觉得奇异,他们也全是好多年没回来过的老乡亲。他们进了村觉得不认识故乡面貌了?处处有变化?尤其是盖起来的那几座别墅?还有满村儿的标语口号及景点?

再之后这些村民们全体觉得机会难得,便个个抢着翻盖他们家的老屋。

狗娃觉得陪他喝酒打牌的乡亲们多了,他也忽悠他们加紧施工,总说一句话,是——千年不遇的机会来了,世事儿咋就让狗日了?

村子里的施工车辆增加。采石车辆跑得轰轰隆隆。

但是,好景不长。如此的好景只维持了一年多。

在一个半夜时分。

这个村儿突然开进来了一排溜军车,是武警车辆。也有警车。

武警车辆是悄悄地进村儿,在村头岗哨毫无察觉的时候,已经让两个警察制服并迅即给他上了手铐。

车辆和武警及警察们包围了四座别墅。

武警和警察带走了不少正在消费的客人也带走了全体小姐。

狗娃也睡得迷迷怔怔地被堵在了他的别墅大床上。他当然也被抓了。

这个村儿热闹异常地经营了一年多地下豪华窑子,被一夜之间剿灭。

而黑蛋们全体正在施工,他们的工程也紧急停摆。

再之后村子陷入一片萧条中。

同时让抓捕的还有乡政府的一二把手。

但是没几天乡政府的一二把手就放了。他们说清楚了问题。他们只觉得是管理疏漏,用人失查。但是一个村子的支书兼村长,他们当领导的哪儿管得过来咯?这个乡有三十二个行政村,他们就是一天去一个村子,一个多月也转不过来。

鬼先生当然也抓了,他也只呆了几天便放出来了。他交代得异常清楚,他只是投资人,他和王心海有一份签订的合同,合同写的太细,狗娃让“套”进去了,他一丁点儿也不知道合同内容。实际狗娃当时签订合同的时候,他压根没看。鬼先生也在外面有各类头面人物说情,他就让放出来了。

鬼先生在里面交代了一个重要细节,他交代了,让狗娃在经营的这一年多把凡是来消费的车牌号全记录清楚。

狗娃也没几天就交代了他有车牌号为他作证,他把车牌号全存放在了他家里的保险柜里。狗娃觉得他如此交代了,事情便清楚了。他的罪也轻了。

那些记录立即让警察取了出来。记录也当面出示给了狗娃,狗娃觉得他交代完了。

再之后便有了无数传说演义的版本。

有一个版本稍稍有点儿来头,是此次的围剿十八眼泉村的事件是震惊了最高层,从北京来了一个工作组,悄悄地摸清了情况,没请示省市领导便带领武警行动。只让省厅刑警大队配合。

几天后狗娃的交代有了突破性进展。是那份车牌号。

最高层工作组把车牌号摸查结果列出来了名单,那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处理不了此大事件了。如此的大事件是个大窝案。去过村儿里消费的领导层面的人物们,让专案组觉得无法处理。

汇报到了省政法委,政法委书记把名单看了吓出一身冷汗。政法委书记拿了名单和省委书记沟通,省委书记看了名单便把那份文件放进了他的抽屉,说,如何处理,你拿个方案?

政法委书记说他拿不出方案,请示书记如何处理?

书记一声不吭。

北京来的专案组立即撤了。传达了最高层意见,是此事件交给省上处理。

省上开了一次全省厅局级干部会议。书记一把手在会议上骂了人,狠狠地骂了那些干部们,说个个不要脸?啊?开了自己的专车去大山里面嫖娼?下面的干部们个个脸色灰白。但是书记骂够了,到了最后语气一变,才说出让干部们长出一口气的话,书记说,下不为例。啊?如果再出现这样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将严惩不贷。此次会议的精神不要再传达,到此为止。

再之后狗娃——王心海,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那案子判处得极快。也执行得极快。

狗娃死了。方方面面的人,全想让他死。一死了之。一死百了。

据说狗娃被拘押在死囚牢里脚上钉了镣铐脸上一片死相,他仍是咕哝那句话,事情,咋就还是个……让狗日了……狗日了啊……

黑蛋及回村的有钱人们,又一次碰头喝酒。

黑蛋有些伤感地说,这个货死了?枪毙?

另几个有钱人,也全伤感,说,这回老鼠没逗成猫,猫压根没和老鼠玩儿,只一口就把老鼠咬死了。

黑蛋说,狗娃,抓弄下了钱,这钱来得太容易,把命搭上了,值还是不值?

另几个有钱人便全说,再甭说这个?要是抓省城的夜总会,能抓得过来么?

几人喝了半夜,才作出了决定。

他们的一致意见是,施工不能停摆。他们继续干,他们想就是回家休闲度假,也得像模像样的过日子吧?但是,不能再弄黑事脏事儿了。

数座别墅又盖了起来。也装修得和前边的别墅一模一样。

他们还想再开农家乐,正规经营的农家乐。卖农家饭菜,村子的门票不收了,只吸引想来度假游玩的城里人。

但是没人再来。

村儿里成了有了巨变但一下萧条之后的寂寞冷清,也是一片衰败景象。

鬼先生却把他的一座拥有产权的别墅卖了,卖给了城里的一位著名画家。卖了二百万。说那是低价甩卖,鬼先生说他压根没想赚钱。

那个著名画家买了别墅,并不来住。只是一年到了夏季才来住些日子。别墅基本上锁门。闲着。

狗娃的孤寡媳妇带着娃守着那座别墅。

又没几个月,狗娃媳妇没脸在村子里呆,她带了娃也进城。狗娃还给她撇下了些钱。她进城让娃在城里念书,她租下了个小门面,卖凉皮。

黑蛋的别墅也盖起来了,还是闲着。

他也想出租给画家或者是卖给画家企业家了啥的有钱人,但是一时半会儿压根找不到买主。有几个来看了别墅的有钱人,看了就走了,再无声息。

鬼先生剩下的两座别墅也闲了下来。但是这狗日的挣了多少黑钱脏钱,谁也弄不清。

乡政府派员来给黑蛋带话,让他上任仍然当村儿里的一把手,还是支书兼任村长。黑蛋听了发躁说,不成。老子不干。老子在城里还有一摊子事儿。

黑蛋又灰不溜溜地进城。继续干他的包工头儿。

村子里又上任了一个村长,是猫娃。

猫娃一直是狗娃的小跟班儿。也是一个闲痞子。猫娃忠实憨厚。猫娃胆小。

猫娃上任了,只想维持。他没大钱更没小钱,进不了城。他只守着媳妇娃过小日子。无论村民找他说啥事儿,他总是一句话,召集村干部们开会。我再不一个人决定事儿了。他总说他可不想让头上挨一枪,钻个眼儿血里呼啦死了。

这个村儿便消停了一阵儿。

大约过了一年。开春之后。

又一伙子人来了。开了一辆面包车。来的全是浙江人。他们在省城开了个浙江村儿。卖服装。服装已经成了大气候,面对整个大西北的批发市场。

省城的浙江村从服装到轻工产品再到时装、奢侈品类全有。那是一应俱全的大市场。

这伙子人来度假休闲。

猫娃有些懒洋洋地给他们开了一座别墅,也派过来几个大婶大妈做农家菜。

一伙子浙江人吃着农家菜也泡温泉,第二天便找猫娃过去商量事情。

猫娃觉得咋又让狗日了?又有了机遇?

浙江人说在村子里可以办个名牌服装展销会。

猫娃灵醒得很,他经见的大风大浪的事情不少,他说,可以啊。村子里没钱,想办任何会,是你们的事情,村里只收钱。

浙江人说,你们一切全不管,经营的事情我们来操办,但是这个村子太好,空气和水,还有温泉?名牌服装展销会,我们来搞。

猫娃说得合法啊,这里可是出过事情的。

浙江人说一切合法经营。你是村长只配合就成。卖服装么,给国家和地方全缴税。

猫娃说,那可以。

之后便说到了别墅的租金,一年不能多要,他们只是试验一下。

猫娃出去了和黑蛋打电话,说到了有人要租他的别墅,门锁了,闲着也是闲着,租金多少合适?

黑蛋急着问了不能违法,再不敢走狗娃的路数咯?

猫娃说哥啊,我比你胆子还小,要不了咱生下来咋就叫了个猫娃?

黑蛋便说你看着办了,闲着的房子租金随便。但是不能低于一年两三万吧?对了你的提成佣金是十个点,不能让老弟白辛苦。

猫娃进去谈,说你们一年给多少,我听听再和屋主人商量?

浙江人商量了一下,说这房子在城里那就值钱了,一年的租金没有二三十万拿不下来,但是在这儿不值钱,是这样,我们只是试验,一个月五千,行了就签约。不行了,我们也不想试验了。

猫娃一听那一年是六万,他装着说我和主人再通个电话商量?

出了门他就蹲下抽烟。过了一会儿进去了,说,可以。

几个浙江人便兴奋了,说村儿里还有不少这样的别墅,我们全租了,行不行?

他说,肯定行。全闲着,全由我和别墅的主人谈,全这个价,行不?

一行浙江人便看了另几处别墅,装修及规模及格调全满意,便说,三天后他们来签约,付现金。而经营的事情他们得准备一下,也许一个月后再开张。

猫娃给鬼先生也打了电话,鬼先生说成成成,租出去比闲着划算。一年收六万元也是钱么。

三天后。浙江人真的来了,来了面包车还来了运货的卡车。

签约后便付款。

猫娃把村里的八套别墅全租出去了。全是一年六万,他拿一万。

猫娃一下发了,他觉得他当了个怂不顶的村长,竟然也有油水儿?他一下乐得偷着笑。

而租了别墅的主人们包括黑蛋全觉得猫娃够意思,竟然把房子能租出去?那真是个邪门儿事儿。

猫娃也看了那几座别墅中的服装,全是名牌,全是吓人的名牌,标价更吓人。

那些浙江人把别墅全摆了服装塑料模特全摆了时装架子,把名牌服装张挂了起来。

他们在别墅中做饭吃,闲了泡温泉。

猫娃实在搞不懂这些生意人,他们在这儿卖服装?还全是名牌?卖给鬼呀?

世事真格乱拧,还是让狗日了……

(待续)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