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d

海内外朋友,大家好,我是乐小朵!

深夜的写作,从一个女导演的留言开始……

希望我的文字能跟女导演带去温暖和希望,但,更多的,我希望她越来越清晰和坚定。因为,中国式劝慰,通常以“少想点”结束的任何谈话,不但没有营养,而且,会跟当事人带到更加绝望的境地。

她的留言,如下:

hi 小朵。给你留过几次言,我做电影行业,是个女导演,拍过一个片就叫¥¥¥【为了保留她的隐私,我删除电影名字,望大家理解】。毕业后没急于工作,一直处于读书学习的状态。但最终也迫于生活压力和我妈世俗威逼开始尝试一些项目合作。今年除了剪辑了一个电影,三个项目都失败了,其中甲方也有中国目前最大的一个网站声称自己是以新闻态度立足的那家,我没有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对自己的长处和短处都有所自知,但越是在自己能发挥的地方,最能有创造力的地方,却深切感受到那种规则制度对创造力的压制,完全不懂跨界理解,他们脑瘫,还沾沾自喜于自己仅存的精明,我丝毫不在乎他们用不用我这件事,只是经历那个过程实在是对我曾经读过的书,对我每一寸真挚情感的侮辱。什么马云这些人等全都是小丑…我要对你说你卖的茶叶纯净无比,你写的圣洁无比。我理解你的道路带着尊重与向往。你的文字是我的明灯我的武器。我从未贪恋虚荣,虽然我长得挺漂亮,我穿的经常是地摊淘来的衣服。我的三个不爱:我不爱生活不爱孩子不爱狗,在这片土地,我不爱这些不爱的那么彻底,让我觉得自己的冷酷是可以被饶恕的。最近常常失眠大把脱发唯有祷告的力量可以暂时缓解状况,还有就是你的文字。

今天我在家里看了《狗镇》,E,你知道的。热爱电影的人,对镜头的美感,有一种天然的激情和澎湃。

《狗镇》虽然是个话剧,其光影布景,人性的挖掘,以及人物精到的表演,让我很喜欢。我在格瑞斯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对很多人充满善意,换来的除了无知便是贪婪。

中国人身上趋利避害的特征,一个女人跟这帮禽兽生活在一起,宛如橱窗中的货物,男人得不到社会的尊重,转嫁给女人的消费主义品尝心态是异常扭曲的。

我甚至,深深体会格瑞斯被一个个男人上的心理感受。那不是性爱,是葬礼。跟很多中国男人做爱,都是葬礼。

没有逻辑,正义感,血性,风骨,情操的中国男人在床上是死尸。不管表演得多么好,无爱,是他们牵强忸怩的本质。

最终,格瑞斯成为一个用方法解决问题的人。

这是强者的基本理性,往往,高度理性的前身都是高度不理性。

健康的爱不是一方单向地永远奉献,而另一方单向地永远掠夺,而是一种交流关系,每个人献出自己所有,每个人得到对方的回报,而能量和爱就因此而流动起来,人与人之间的孤独也随之被打破。

今天的社会,人们沦为永远不奉献的自私者,失去了人际关系和能量流动,走出裆妈鼓吹的——莫须有“无私”误区的人,如果随即走入“自私”误区,并不是一个什么进步。

当百分之九十九变为掠夺者之后,谁也不敢轻易交出真心。

作为编剧和策划,我不是导演们涉猎的对象。根据多年跟这帮人周旋的经验,我跟自己立了无法进步的铁律,不给钱,一个字都没兴趣写。你懂的,他们,栀子花,茉莉花的故事特么多。动不动,姐妹儿,你很有才气,跟我写个……

我以为,不论是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我统称为镜头语言。

这玩意儿,我的体会是,跟鸦片差不多。迷恋上了,就陷入孤掌难鸣的状态。因为,镜头语言是一个团队产物,我又特么看不惯这个圈子的功利脑残。

导致,我跟圈中人大不同的是,我除了了解我的局部工作,其他环节,我都懒得去学。第一,这个圈子高压强,忙累得不像人扛的事儿。娘的,我曾经在洪湖公园拍片子的时候,烈日下,拿着挡光板在石凳上睡着了。我还没进大剧组,小剧组而已。你明白的,一到片场,盒饭和矿泉水,我恨透了——此便秘直通车。

我不喜欢去剧组,去了,我也不是老大,又不会按我的要求拍。反正都是商业拍摄,爱TM怎么拍怎么拍。管我鸟事。

有个摄影师,用脚踹新人,唯独没踹我,觉得我说话俏皮,思维快。但是……你知道的,这个圈子的欣赏,喜欢……反正,大家都是有表演经验的。我的原则,他们的眼神我都不会信。寻常人的眼神我是能看出端倪的,他们……专业演员,眼神都训练过的。

暴躁的导演喜欢踹人,没有同情心。踹得好,他们是标准的可怜媳妇熬成婆,在这个圈子泡不到几天,就会神魔。

吃屎,没吃够,对虚荣永远难以忏悔。

杨幂自爆她曾经在剧组被人掴耳光,拔牙,整容自虐。自虐,呵呵,你懂的,这个圈子混过的人,最在行了。

我对他们金玉其外早没感觉了,一堆堆狗屎粑粑。

有几年,我不修边幅到极致,气得老板找我谈话。

我跟老板说,我懒得时尚,我对世界绝望。我又不想恋爱。

我说了,我希望我是广场大妈,有人喜欢我纯洁的心。

因为,减肥,美容,又不难。这个圈子的神经病,怎么折腾,你明白的,吃棉花减肥,切胃减肥。你懂的。我没干过。

我干得最自虐的是催吐。当然,我现在的自律性已经相当高,不会为了减肥催吐,除非是避免刺激性食物开启几个月胃痛模式,会在乱吃东西之后马上催吐,那是为了避免几个月的癌症发作。【痛起来真的跟癌症差不都。】

我总是跟自己创下各种新高。

我不会跟人说:“你等着。”这类干狠的话,但是,我肯定是要让你吐血的。

我让我的所有男朋友都吐血,他们莫名其妙,是怎么惹恼了我。

我第一次跟LO见面就跟他说了,我很聪明。相处两天,把我惹哭了,他感慨了,原来真的很聪明。

当年,是我不好,我心里是明白的。但是,我并非一个多么贪婪的人,也不用跟我暗示任何。

任何人,不用跟我铺垫怎么做人。我是鞭打你们该如何做人的——那个人。

我不会在原则是非问题让步,我告诉对方我很聪明,就是为了避免我为了原则撕破脸的那一刻之面面相觑。可惜,至今为止,无一人听懂这句话的内涵。

所有中国男人,都把女人当傻逼,在我这里一定会出洋相。尽情表演,戏台子搭好了,再秋后算账。

我懒得跟这帮虚里吧唧的人消磨时光,厌倦透了跟傻逼当妈。

谁TM再在我面前哭哭啼啼,我恨不得一脚踹到太平洋去。

凡是不能理性得用方法解决问题的男人,我全部视为妇女,妇女的特点是,每个月定期流血——周期性情绪失控。

E,你要不想放弃电影,咬牙做独立作品。虽然,我知道很多女导演也好,男导演也好,不是为了导戏去学导演的,而是为了做梦去学导演的。学完之后,写电影品论,或者……最不堪,做一个广告公司的业务员,专业语言熟络,出去谈项目,装逼装得劲道。

以付出的代价而言,这种归宿,如果是我……不会甘心。

但是,我也不甘心在他们这群人渣中沉浮。

我现在的观点,扛穷,扛潦倒,扛非议,扛风险。一根筋做独立作品。

我在网上找了个剪辑家教来家里教我剪片子,不知道今儿会不会来。

影视圈的人比寻常人更加功利,没有正义感,这些年,生活在这群人之间,我真心醉了。

他们多是额头上贴了功利的符,永世为功利的奴隶。

除了镜头表现,我还能用文字阐释。与你比起来,相当于困难年月,我能吃观音泥,你连观音泥都没得吃。我特别能够理解你。虽然电影制作的各个环节我都没去参与,我长期看片,练就了一种傻逼没有的素质,就是构图的审美艺术和剧情的节奏感。

电影人,我从不迷信科班,不是资历说话,是审美水平说话。

从来没剪过片子的人,第一次剪片子就把北影出来的导演弄蒙了,导演说,他不敢信,这人从来没有剪过电影。事实上,真的没剪过。

我观察无数摄影师,导演,平面设计,画油画的构图水平都不行。LO跟我拍过照片,他的构图超过这些人。美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世界,而是,天才扑捉事物的角度不同凡响。

因为天才人格的特点,有一部分是很纯净的,不苟世俗。观察角度,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LO学理科的,没碰过这些领域。他拍的照,构图水平让我惊讶。我当时,并未表扬他。

影视圈迷恋机器,资历,跟神经病似的。

姜文拍电影浪费胶片,圈内认为他不专业。

切,老子喜欢浪费,老子有钱,喜欢喝碗豆浆倒碗豆浆。管你屁事,名气是这个圈子的话语权。

名气怎么来的,女的靠睡,男的靠喝。人前幕后都是戏台子。

刻苦就不用说了,不刻苦的人在这个圈子混不了几天就得歇菜。

你要是不想一辈子跪在这群孙子脚下,就得明白,要走一条风格化的路。

讲故事是一种高难度艺术。把故事讲好,需要多少天赋以及刻苦,你投入了才会明白。

有水平的人,DV都能讲好故事,这圈子,有档次的愤青太少,周传基能说实话,把他的言论好好研究。

你不需要无数傻逼告诉你资历多么雄伟,而是需要一种声音告诉你,你具备常人不一样的感受力。

感受力,需要非常纤细的神经。如果你的内心是柔软的,充满爱的,纯净的……你就能扑捉到糅合观众的镜头语言。

普通人以为这个圈子的人多有性格,那都是表面上的性格,他们骨子里,有个JB性格。钻石奴隶,没有是非立场,有的只有顽固的虚荣,满脑子潜规则。

这个靠资历吃饭的圈子,傻逼特么多,虚荣心特他妈鼎盛。如果,你对他们还有一丝幻想,还会听信他们膨胀便跟放屁一样不值钱的好莱坞蒙太奇,你就是在跟你多年所学开玩笑。

说明,你们本质上是一类人。

他们普遍不具备水平与世界对话,他们只是监狱中的洗脑工人。

大多数人没出息,都是因为懦弱,且缺乏坚定这种优秀品质。

LO以他的态度和语言,教给我最好的一种品质就是,坚定地说,小朵,不行,不可以,不能。坚决地与垃圾,白痴,划清界限。一次,我跟他闲聊,我说,其实,女作家就是个二奶的干活儿,叙述水平需要阅历和思想的沉淀,在这之前不产生经济效益,又不能在世俗生活浪费太多时间。

他跟我说,小朵,一个作家绝对不能做二奶,思想独立的背后是经济独立。

所以,保持思想独立性的背后,便是吃尽苦头。E,如果你仍然不够坚定地摒弃虚荣,为风格化电影积累经验。我对你的奉劝是,多跟主流这帮人混,吃屎要吃够,吃饱,吃撑,吃得反胃。

别说自己觉醒了,在我眼里,觉醒是反复捶打练就的。罕见有人能够把顿悟持续化。

什么时候,能够彻底地不再沽名钓誉。什么时候就是你关于真善美坚定的起点。

不破不立。此话适宜中国任何领域。

面临这种主流环境,你们都得思忖,如何在戈壁走一条以血开头,以鲜花结束的路。

我自然是拿出了这种态度。

我曾经为了YJ哥哥得罪了ZZ哥哥。

ZZ以为,我当初不跟他是因为最后一个男朋友,其实,不是。是文人,艺术家长期从事的工作,无标准地表达美。这种无标准的思维特性,致使他们缺乏一种男子汉应该有的坚定和清晰。

YJ哥哥有这种特质,一个人的意识价值跟思想领域有关,他跟LO的思想领域重合度相对高。YJ哥哥告诉我的也是坚定,坚定地告诉我,中国人这套都是错的。

哥哥给我的教育,非常契合我的本质人性需求。

他和LO不像一般中国人那样,满嘴也许,可能,差不多,猜灯谜!他们从来不为真理布景任何迷幻的可能。

坚定。

他们坚定地告诉我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

旗袍见过我的朋友J,她见了J,真心感受,她身边的男人太垃圾。因为,我来往的朋友在坚定这个层面,都是严格过滤的。

真理以及事实存在,不因为任何中国人情,“裆”妈忽悠的主流价值观改变。

LX哥哥也是这样的人,他跟我说天蝎A型永远爱惜自己的羽毛。每每想到这句话,我都会狂笑不止。因为,我认识的天蝎,没有一个胖子。D有一次,自卑地告诉我,他长胖了,不好看了。然后,另一次,又说,他长瘦了,我不喜欢瘦子。

明白人性,对感情便没有安全感。明白情感的肯定亦包括外在,事实上,我没有极致的脱俗,也绝非肤浅之辈。

如果不能为朴素完全买单,我懂得在忏悔中自我洗涤。

我昨天的节目有一句话画龙点睛的话没说,年轻时候,我的同学怕她男朋友喜欢我,跟她男朋友说了很多关于我的坏话。她男朋友跟她说了一句我至今记得,他本人已经不记得的话,他说,一切都可以改变。

当年的他,现在跟我说的却是,不是小朵的文字不让人反省,而是,有目的地反省。

这个世界,不能坚定真理的人是普遍人,他们一遇到现实,前扑后继的邪魔主流价值,便,软了骨头。

就连赵世龙的本质都是致幻的,你们这些寻常人,还是刻苦思考,把你们脑子里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一一扫荡吧,因为这些邪魔的主流价值,会让你们物以类聚,受到黑暗的心理暗示,那是对生命的一切关于本质的美好的屠杀。总有一天,你们会为你们的苟且痛不欲生。

2008年,我还在追求所学必须所用。在垃圾场沉浮多年,我现在,坚定地不跟主流垃圾苟同。纵然我没有被染黑,我的内心,关于人性的真善美,也因为他们的侵害,信心受挫。

这一生,什么最重要,我的感受最重要。

YJ哥哥告诉我,小朵,你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所以,要确认自己拥有常人不具备的悟性和灵气。

我并不以为,哥哥在以儒家的态度安慰我,哥哥强调人的价值,人,要激活自己最本质的价值。而不是,现实人文鼓吹的那些高尚啊,伟大啊,爱国啊……在我眼里,这些都是扯JB蛋。

不是很多人说我不是行动派吗?LX哥哥说的话最动人,杨¥佳是行动派,其他,多数都是装逼派。

我顶,事实就是这样。

YJ哥哥很多时候,能够让我感受到关于人性坚定的真善美。

哥哥说,基督教并不是教派,而是关于生命本质的阐释,所以,小朵要认识自己,认识自己,一切都不重要了。

许多年前,我在一个佛教群里说,不见得吃素就有善心。我的上师初次认识我,就把我叫到他的群里去了,从此以后,教了我两年,陪了我两年,那是我最难熬,压抑的两年。

昨儿,上师的表弟说,他只看了我发给他的一小部分新闻,他已经绝望了,他转发了,因为“裆”妈太歹毒,管他喝茶不喝茶。

人的本性很重要。他是死而复生的人,世俗名利早看淡。我跟他拉到朋友的群里,给了上师弟弟真善美的人际圈。亦如当年,上师把绝望的我带在身边,慢慢教。我跟上师至今没见过面,在思想认识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很大差距。

但是,那两年菩提生活,亦是练就了我超常的忍耐力。

我现在的人际圈,是我用坚定的态度建立的。在真善美这个层面,绝对高于营销的佛教群,无我的禅宗群,可笑的国学群,神叨的心理咨询群,丢人现眼的文学群。

从来没有见过“坚定地正直”的中国人,可怜。这跟你们的灵魂本质有关,为什么上师表弟一次就能醒觉?你们还有那么多借口。

跟上师表弟,几年来,我们第一次说话。

如果你们能感受你们灵魂的卑微和可怜,才能明白,红色洗脑文化对人性的毒害有多大。

把你丢入人性恶的乱葬岗,让你们在丛林生存中互相撕咬。这是何等地反人类。

你们仍然良好地携带着裆妈赋予你们的点式思维,无法接受跳跃思维。这是致命的,深入骨髓的创伤。这是体制教育种植在你们骨髓中的一根刺,相当难以祛除。

三思,你们到底还有什么是值得骄傲的。

你们需要的是捣毁,重建。

别为奴隶的技术层面自以为是,没有灵魂,你只是这个社会的流水线,机器人,包身工。

简而言之,纳粹门徒。

2015-08-06

文章来源:乐小朵纵深视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