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课法国作家都德的小说“最后一课”,描述1870年普法战争,法国战败后,割让亚尔萨斯给德国,一位老师上最后一堂法文课强调,亡国子民,只要牢记语言,就像可以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

小说被许多国家当成强化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教材。但也遭到相当多质疑,故事发生地的亚尔萨斯以德裔居民为主,但对法国有如此向心力?

这个质疑更折射出当今许多同语言、同文化、同种族的人群,是否真有相同的政治认同?

亚尔萨斯在现今法国东北,当地著名城市—史特拉斯堡,就在西欧水运大动脉的莱因河左畔,是欧盟许多机构的驻地。

由于位处西欧和中欧交通要冲,中世纪以来,亚尔萨斯就是神圣罗马帝国重心,当地居民讲德语系的亚尔萨斯语,后来德语族群东移到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亚尔萨斯成为边陲。

当17世纪法国王朝寻求安全的天然疆界时,把势力伸向这块德裔土地。有学者认为,影响当地认同的主要是法国大革命,及之后拿破仑战争。

当时当地人口仅占全法2%,但投入革命战争高于此数倍,拿破仑麾下18位元帅,有三位就是来自亚尔萨斯及附近德语系地区。这三人都在法国赫赫有名,其中凯勒曼元帅以法国杂牌军战胜外国精兵的瓦尔密战役,战略上确保法国大革命的成果,阻止反法同盟国向巴黎进军,隔天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就宣布成立。这一战被许多人认为是开启世界历史的新页,凯勒曼战功更被后来的拿破仑大力称赞,他在法国历史上享有极高的评价。

现今法国的国歌“马赛进行曲”,更是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在史特拉斯堡市长家中诞生。讲德语的亚尔萨斯因此在现代法国有着不可磨灭的历史意义,而许多亚尔萨斯人也以能参与建立现代法国为荣。

拿破仑之后,法国加强对当地的语言文化教育,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韦伯20世纪初参访当地后感叹,亚尔萨斯对法国的认同已无法挽回。

普法战争后,德国夺得亚尔萨斯,为排除法国影响力,大力推动德化政策,争取认同。但直到一次大战的40年间,成效有限。战争期间,德国政府也只敢将亚尔萨斯人派往东线战场和海军,避免他们面对法国士兵。

一战后,亚尔萨斯又回到法国,二战法国沦陷,它又在纳粹铁蹄下,战后才又回归法国。

都德最后一课,过于强调民族主义,不适当今,一些国家学生教材已摒弃,但德裔亚尔萨斯人会认同法国,确实打破同文同种的民族主义迷思,认同也要靠历史的参与。

来源:世界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