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424-1b
右起:王国齐、吴玉琴、赵常青、刘京生、廖双元

2010年10月3日,是山东大学教授已退休的孙文广先生76高寿的诞辰日。之前的9月下旬,我们夫妇受贵州人权研讨会委托,代表贵州人权研讨会到山东去为孙文广先生贺寿。为了顺便探视才刚出狱的浙江民主党人吴义龙和陈树庆先生,我们夫妇决定绕道而行。

买了到杭州的火车票,坐了近28小时的火车,我们于10月1日的凌晨到了杭州,在火车上时与朱虞夫、来金彪先生曾发短信联系,收到了朱虞夫先生的回信,并嘱下车后联系,来金彪先生未见回信。下车后与朱虞夫先生联系,他让我们到火车站前的立交桥下等候,在离立交桥10多米的时候,朱虞夫先生急电告知,他被国保公安堵住,不让出门,并叫我们立即去找杭州的其他朋友。情急之下,为了不让国保人员发现我们的行踪,想着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要到山东去为孙文广先生贺寿。我们夫妇2人是连旅馆都没有去住,找了一个非常偏僻的网吧,就在那里上网直至天亮。中午时分我们找到了来金彪先生,一阵寒暄之后,我们把来意说出,来金彪告诉我们,吴义龙已到温州去了,陈树庆家离我们所处的位置很远,毛庆祥已搬家,只是杨建民已生病住院,我们一同来到医院,来金彪打电话时得知杨建民不在,无奈我们只得离开。时间仓促,去找陈树庆先生已不可能,我们只有带着非常遗憾的心情离开杭州。

10月3日凌晨,我们夫妇辗转来到了山东济南,经过一阵踌躇之后,我们打了济南朋友车宏年先生的电话,电话里车宏年那爽朗的笑声传来,使我压抑的心情一下子放松。老车要我们等着,他会来接我们。到了车宏年家里,近半夜老车为我们做了夜宵,就着老车的笑声,我吃得是开心极了!在老车的言谈中,你读不到一点忧伤,不了解他的人,从他的言谈举止上,你会以为他是一个生活得很幸福的人。其实他的实际生活是非常苦的,他的妻子带着孩子与他分居两地,同他生活在一起的是他那年迈多病的母亲,一个非常善良而又慈祥的老人。老车非常孝顺妈妈,为了照顾好老人,为了不让母亲担忧,车宏年总是笑呵呵的把苦日子过甜。可是,知子莫若母,他的母亲就曾拉着我的手歉疚地说,她身体多病无法为车宏年分担家事,还要拖累儿子笨手笨脚的服侍自己,看着儿子为她忙不过来的时候,她心痛极了!在我们离开时,这个因病住院才出院两天的老人,再三的嘱咐我,晚上一定要回到她家里去住。由于后来在山东警方的严密监控和骚扰下,我不想因我们而让这位如我母亲般善良的老人受到惊吓,我们就没有再回去。

为了能给孙老一个特别的礼物贺寿,北京朋友赵常青(这也是我与赵常青的初次相识)和浩然放弃了与大家一同游玩大明湖的机会,陪着我们夫妇一道为孙老准备礼物,中午赵常青请我们夫妇吃饭。饭前,作为虔诚基督徒的他,在为我们夫妇一番祷告平安后,他才吃饭。

来给孙老祝寿的有北京、云南、贵州、江苏、安徽、山东的民主和维权人士及各地朋友。北京来了6位朋友,寿宴上在给孙老致贺词时,赵常青还特别用“新闻联播”的方式拟了一份幽默风趣的贺词,他用充满男性而又不泛温柔的腔调高声念出,大家听得是捧腹大笑。北京的李海也代表北京朋友向孙老致了贺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高风亮节。孙文广先生为中国民主奋斗,至今仍孜孜不倦。看到孙先生身体健康,再放眼看看今日中国自由民主大潮的风起云涌,我们有理由确信,孙先生一定会跟我们在座的各位亲手迎来中国民主化的春天!祝孙先生健康长寿!”贵州人权研讨会的贺词“孙公乃泰山之巅的钢铁巨人而屹立於东方,是中国民运的福气。今日孙公高寿,吾辈前来致贺!愿孙老健康长寿!福如东海!永保与生俱来的精神及气质也!”

孙老的寿宴后,我们夫妇离开济南到了北京,8日我们又一次与赵常青相遇,同他一道的还有胡石根及刘京生先生,我们相约一块游历了30多年前的西单的“民主墙”旧地,刘京生老师作为“七、九”民主墙时期的人向我们讲述了“民主墙”的具体位置及相关情况,之后我们又游历了天安门等地。午饭时,王国齐先生来到,6个人在饭前就中国的民主与宪政谈了自己的看法及见解。当时我不无惭愧的看着我面前的这5个人,他们都是中国民运的中坚,他们都曾为了中国的民运遭受过中共的牢狱之灾。可是你在他们的面部,却是丝毫也找不到半点的遗憾和懊悔。到是那充满斗志力量的神态让你对他们肃然起敬!

午饭后,赵常青说在旧鼓楼大街凤凰竹餐吧可能会有一次“饭醉”活动,问我们是否有兴趣参加,当我们得知是网友们准备在那里聚餐等候有关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如果晓波得奖了,我们就庆祝一下;如果晓波没有得奖,就搞一次常规“饭醉”活动,时间是下午5点左右。大家都表示有兴趣参加,于是3点左右我们便乘车前往旧鼓楼大街。

我们到达餐吧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可是只来了一位网友,该餐吧紧闭大门,上面张贴了一张纸条,说是“因为停电停业一天”,而在餐吧附近却游荡着几位形迹可疑的便衣,他们时不时地望着我们。不言而喻,我们也知道所谓停电的原因了。一会儿,王荔蕻大姐也来了,大家便商量该怎么办,赵常青当时就提议说不让我们在室内搞活动,那我们就在露天搞,并问这附近哪里有公园,一位网友说,这附近有地坛公园,赵常青说:“那好,我们就去地坛公园吧”,王荔蕻大姐等人也同意并在推特上发了消息,于是大家便去了地坛公园东门外,一些网友得知我们临时改在地坛公园东门外聚会,也陆续赶来,其中有王荔蕻大姐、赵常青、刘京生、王国齐、许志永、阿尔、张永攀、吴淦、徐小路、天天、赵枫生以及我与丈夫廖双元等等,还有两位外媒记者。(胡石根老师因为片警数次电话催逼,不得已而回去了)。

5点整,当我们大家在美联社记者的证实下,确定是刘晓波先生获诺奖后,大家又是欢呼、又是拥抱,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接着,大家都系上了黄丝带,并当街打出“庆祝刘晓波获诺奖”的广告牌,我们同声高唱《国际歌》,赵常青激动地带领大家一块呼喊“民主万岁!”、“自由万岁!”、“和平万岁!”、“释放晓波!”一类的口号。我们的庆祝活动引来了一些路人的围观,其中有些人还向我们打听详细情况并发出了同样的欢呼。

在大批警察来到之前,刘京生及王国齐先生担心我们夫妇的安全问题,要我们立即离开现场,并说,庆祝活动已基本完成,为了保全自己,你们必须马上离开!听了他们的话,我和丈夫廖双元带着依依不舍的神情离开。9日天安门广场戒严,气氛十分的紧张,我和丈夫不得已匆忙的离开了北京。

赵常青是一位坚定的民主斗士,也是一个民运的实干家。他多次坐牢不改初衷,为了中国的民运大业,直到42岁才结婚他。由于他参与的“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活动,导致他在去年4月被现政权拘押,他被拘押时,他的孩子才10个月大。现北京警方已将赵常青的案子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警方先是以“非法集会罪”刑拘当事人,然后又以“寻衅滋事罪”报请批捕,最后却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移送法院审查起诉。这完全是彻头彻尾的政治迫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公民依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其言行是属于《宪法》第三十五条所保障的公民权利范围,他们的行为不仅没有任何犯罪的可能,甚至体现的是目前中国最欠缺、最难得、最可贵的公民精神。如果习近平先生所推崇的“中国梦”是真真正正要造福于中国老百姓的话,那这样的爱国公民应该是习先生极力和国家推崇的模范公民,而决不应该成为政府打压和惩治的对象!

2014年1月20日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