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13周年

极权的背后是极端的利益。

极端利益需要极端的暴力和极端的愚昧来维持。

对于极权者而言,恐惧和遗忘是他们最后的工具。

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大陆的和平民主爱国运动,是国民对中国历史上最腐败最顽固的极权势力的不屈服抗争。

这场运动的正义性和民意性,与执政当局的顽固、残暴已经同载史册。

是的,这场正义的、具有广泛民意基础的和平民主运动被武装到牙的恶劣势力镇压了。鲜血流淌天安门、流淌长安街……坦克碾过肉身,活着的人被追捕,被囚禁,被流亡……恐怖成为一种事实,在国民眼里心里,在其他国家人民的眼里心里,在恐怖制造者的眼里心里。然后是遗忘与拒绝遗忘之间的对峙。

有良知的学者或作家要出版自己的书籍,拒绝遗忘,把印刷数的末尾两位数设定为“64”,比如,“2064”册或者“10064”册;一般卷入这场运动的人们拒绝遗忘,安装电话、买手机、买传呼机、申请电子邮件信箱或注册QQ号,总要选一个有“89”或“64”的数字号码。为这场运动的受难者进行人道帮助的人们不会遗忘,遇上捐助,总要在整数以外,显示“64”或“89”的数字。有胆敢维护民众权利、反对腐败的人,被当权者指认为“89”或“64”“动乱份子”……这种事件与丁子霖、张先玲老母亲们的眼泪一样真实。

没有忘记,不忘记!

13年来,每年4月底就预先布置严防严打;13年来,每逢重大节假日就绷紧神经;13年来,每逢国际友人来访就将异议人士隔离起来;13年来,每逢“两会”召开就担心人提出“平反”、“政治改革”的议题;13年来,挖空心思进行言论、出版、结社自由的扼杀;13年来,拼命阻挡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内容写进宪法;13年来,高举“稳定压倒一切”的战刀……

遗忘了吗?制造恐惧、幻想得到遗忘美好局面的人是你们自己!

恐惧还在!因为恐惧的根源没有消除。

恐惧还在!遗忘与拒绝遗忘之间的对峙就不会自行蒸发!

恐惧还在,虚假的稳定也维持着,经济增长的速度在数字虚空中高挂,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民众得到的和失去的是什么?是国企在稳定地、有计划、有步骤地被瓜分和企业员工权益的被肆意剥夺,是道德的沦丧和民族心灵中的正义与良知的泯灭,是不同利益群体的心理裂痕的人为撕裂埋下仇视的种子难以消弭……

我们的民族和人民需要和谐,需要未来;正义和良知需要得到扶持。正因为此,坚持正义、良知、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和多元互动”的人们,无所畏惧地聚集在一起,面对世界上最顽固、最残暴的极权势力的监禁、流放,发出“人权”、“民主”、“宽容”、“多元”的响亮声音,连绵不绝。

我们的要求不多,重新评价“64”,为死难者平反昭雪,给死难者家属安慰,释放一切良心犯,预备政治、经济革新,推动宪政民主,实现主权在民,完善社会保障。我们的要求不高,这是我们的权利。

13年来,我国大陆人权民运界同人前仆后继,虽千万艰险不放弃;13年来,我们不断完善和发展我们的个体和团队,目标一致;13年来,我们理性推进,赢得了国内各界和国际友人越来越多的认同和支持……

今年“64”忌日近了,陕西、四川、重庆、贵州和广西五省市49位人权民运人士联名纪念“64”13周年,我们表示:

为死难的同胞致哀!

为天安门母亲进言:妈妈,保重身体!

请在狱中的友人胡石根、徐文立、江棋生、刘贤斌、秦永敏、王有才、佘万宝、陈西、王泽臣……放心,我们会加倍努力,理性前进!

让所有的人们知道,我们会走得更好,因为我们在倾听和实践来自你们的智慧与理性!

五省市49人联名名单:

陕西:吴震、马骏、林牧、张宗爱、赵常青、林小平、高凯、魏克君、程小保、师涛、颜钧、陆中明、傅升、吴双印、李智英、马晓明

四川:陈卫、廖亦武、欧阳懿、陈明先、蒲勇、周志刚、朱易平、曾福洪、邓辉

重庆:邓焕武、王明、李运生、熊志力、张杰、阎家鑫、何兵、许万平

贵州:廖双元、莫建刚、曾宁、孙光权、黄燕明、张重发、卢永祥、陈德富、李家华、方家华、杜应国、季风、陶玉平

广西:黎小龙、王治晶、薛振标

由于诸多不便,其他愿意签名的友人未联系上,在此请求原谅。

2002年5月25日

《议报》第45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