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老哥和饶颖老姐,还在为他(她)们那事的“是与不是”较着劲。

本来,男女之事是好事,能使人身心愉悦。只要双方自愿,别对对方造成伤害,就算是婚外情、一夜情,也是自己的私事,与别人无关。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己的家什儿自己说了算,也是应该的。如果一方是不情愿的,或者受到了伤害,诉诸于法庭解决也是常事。这本来没有什么。

至于娱乐界的哥儿、姐儿们经常弄出点儿不伤大雅的花花事儿来,吸住众人的眼球,以达到有利于政府统治稳定,有利于新闻媒体捞钱,有利于提高当事人知名度的伎俩,更是司空见惯。这也没什么。

但赵老哥一付“正人君子”的样子,把自己拔到“伟、光、正”的高度,混淆了自己的表演形象与实际角色,就有点不妥了。赵兄张口就是毛语录,欲与毛兄看齐,就让人不舒服了。赵哥嘴再硬,也没有毛兄手硬,毛兄笑谈间令几十几百几千万异己灰飞烟灭的本事,赵哥是学不会的。赵哥儿也就是毛兄等主旋律的嘴而已,别演戏演惯了混了自己的身分。这种事光有其心是不行的,还要有其能。

赵哥高论:(饶颖告赵强奸一事)这不是对他形象的伤害,而是对整个社会的伤害。“我认为我不是受害者,我认为我们的舆论是一个受害者。”如果“翻身下马”,“那不是民族的悲剧,就是闹剧。”赵哥的这些高论让人惊诧莫名。我等小民经过革命理论几十年的灌输和党的教育提高(我和很多朋友是在监狱),终于想明白了爱党就是爱国、爱人民,不爱党或给党提提意见就是汉奸卖国贼,终于明白党、国家、民族甚至人民是一个东西。没想到赵哥与社会、民族、“我们的舆论”也能等同起来。看来我等小民还要“与时俱进”才行。

“越斗越勇”的赵哥认为自己是这个时代的符号,这是大家能接受的。您作为党的头牌主持人,为党的利益辛辛苦苦忙活了40年,确实成了这种文化的象征、符号,您代表着几代名嘴、或不怎么有名的嘴的丰功伟绩。在你们嘴巴的开合下,传统文化分崩离析,自由民主思想屏蔽于大陆铁桶之外,价值颠倒道德沦丧,形成今天只有人欲没有天理的人吃人的“小康社会”,确是“善莫大焉,功莫大焉”。你们隔离了人民的肉体和思想,导致了今天犬儒主义盛行的超稳定社会,为党的长治久安立下了汗马功劳,党是不会忘记你们的,人民也不会忘记你们,因为将来不管什么时候想起你们,就会想起这个难忘的年代。

赵哥认为:“我真的出点什么事的话,我最伤心的是我伤了他们(民众)的心,……”。这个,赵哥您倒不用担心。您是党的喉舌,从您嘴里发出的是党的声音,而不是人民的声音。人民永远忘不了的是“6.4”大屠杀时杜宪女士的哭泣、薛飞先生的黑西服,更忘不了中央广播电台国际部那震撼全球的声音,因为这才是人民的声音,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她)们。香港名嘴李鹏飞等,不向专制强权屈服,宁可封咪不说违心话。他(她)们遭受的迫害和不公正,才是民众不平伤心的。您缺少的正是这种人格和气节。

赵哥说“我跟贪污几十万的贪官一个档次吗?跟杀人、放火贩毒是一个档次吗?”。确实,贪个几十万的小官僚还不在您的眼里,您的财路虽比不上中国的那几个家族,但您也犯不着为了区区几十万去提心吊胆,更不会为了几个钱去杀人放火贩毒,这些都是您看不起的那些小人物的伎俩而已。不过您说:“就算我欠她3800元,还她钱的时候,我还要提个要求,开一个收据,我还要报销呢。”这句话露出了您后面的东西,这说明私花公报这类勾当您也没少干,您与那些贪官不过五十步一百步而已。

至于您是书法家,写的字参过展,不好评论,您有锻炼身体的自由。四处走一走凑凑热闹,听一听诸如“欢迎赵老师光临指导”之类廉价的奉承话,大家你吹我捧吃吃喝喝,发发奖状证书奖金,对身体是大有裨益的。但这类“吃喝会”千万别当真,没有什么真东西,例如他们不会指出您在银幕上的形象很滑稽,不会指出您常念的错别字,更不会好心指出您说话的逻辑混乱和词不达意,而我认为这才是您最应当提高的。(上世纪80年代,就是曲萧把党当娘做报告时,您张口闭口秦桧,另一位在电视上讲近代史的副教授则一口一个刽子手,那时我是崇拜权威不相信自己的,忙查字典才发现你们也胡说。而你们从骨子里表露出的等级思想,更让人瞧不起。)

综合我对您的印象,我觉着您就真它一回,高尚它一回,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天不会塌下来,这样还能给人一种您在女人问题上负责任的印象。饶颖女士如果是诬告,您就告她个诬告罪,挺起来硬起来当一回英雄。如果做不到,也请别再说那些讨人厌的话,您这些话您的子孙也会看你不起。

算了吧,赵哥儿!

2004.8.5

民主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