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两国举行新一轮人权对话前夕,中国大陆律师及维权人士要求会谈就特定个案对中国施压。有中国律师8月12日周三发表联署声明呼吁,人权问题不应被一国政府以内政为由掩盖,不应以生存权和发展权偷换人权概念;或以“反恐”、“维稳”为借口压制人权。

美中两国将于本周四及周五在华盛顿展开新一轮的“人权对话会”,周三,中国律师群体发表联署声明称,近两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愈加恶化,此番人权对话是在中国警方对律师及其他维权人士大规模强迫失踪, 传唤, 骚扰背景下, 在官方连续推出一系列将把人权压制合法化的立法和法律修订草案的背景下进行的,期待这次“人权对话”将对遏制人权状况的恶化起到正面作用。

参与联署的维权律师韩庆芳周三向本台表示,中国对维权律师的大规模抓捕行动是当下最严重的人权个案和侵权现象,希望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就此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会谈。

韩庆芳:“我 们希望能引发大家对维权的关注,希望能改善维权律师的状况。我们认为,应该主动讨论一下维权律师,因为律师的权利尚且不能保证,其他民众的权利就更加不能 保护。大家的关注肯定能引起政府的重视,但可能走两级,也可能你们的关注反而加剧对维权律师的迫害,但也有可能促使他们按照法律来办。”

海外维权网发表评论文章指,为避免毫无实际意义、各说各的“对话”,希望美国针对特定的个案向中方施加道义压力,包括“710抓捕律师事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及妻子刘霞;年纪已大、身体有病的中国良心犯高瑜、王炳章、陈西、朱虞夫等;长期关押,迟迟不开庭审理或庭审后迟迟不判决的郭飞雄、浦志强、唐荆陵等人权个案。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副理事长潘露周三向本台表示,两国之间的人权对话会搞了很多次,但是由于中国大陆的人权改善几乎没有任何实际效果,目前有不少声音对人权对话的实际作用表示质疑:
“目 前的状况下,中共通过违法的做法,把他们仅有的司法程序和司法体系给破坏了。这样会造成非常大的维稳压力,但是目前中共高层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如何改 善中国人权,因为自身的危机,导致他们只能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对抗内部一些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公民领袖。但我们也要期待,历史上有很多的时期是通过重大 的会议和重大的人权法案通过、政府高层间的对话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潘露还呼吁改变闭门对话的方式,让维权人士也参与到对话之中。

今年6月,美国国务院发表新的年度人权报告,批评北京对政治活动人士的打压还在持续,数以万计的政治犯被关押。但中国政府却否认监狱中有政治犯。报告更点名许志永及郭飞雄等至少十名与新公民运动关系密切人士被中方定罪。报告还提到针对境外NGO的立法草案,当中列明了诸多限制。报告还提到了香港,称最严重的人权问题是市民通过选举,参与和改变政府的能力有限;新闻自由也受限制,还发生针对传媒的暴力事件。

美中人权对话始于1990年,是中国与美国在人权领域的外交对话机制。美中人权对话曾在2002至2008年中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