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家属看守所送钱突遭拒绝 维族留学生囚半年无法请律师
2014-07-21

image (49)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AFP PHOTO)

5f793854-1154-440f-89d8-bbfba8d24fdd
高瑜在央视播出的视频中。(视频截图)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被当局拘押将近三个月。她的弟弟上周一前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为她存钱,突然遭到拒绝。有分析认为,高瑜在看守所的处境可能发生变化,不让家属送钱也许是当局对她的施压。此外,新疆维吾尔族留学生穆塔力浦遭囚禁至今已超过六个月,但家属称还无法为他请律师。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于4月24日被警方秘密抓走,后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被刑事拘留,5月30日转为正式逮捕。其代理律师张思之自6月27日见过当事人后,至今没有获准再见。高瑜的弟弟高卫不久前接到派出所警察的电话,要他和往常一样每月给高瑜送钱,但上星期一他到看守所后却被拒绝。高瑜的一位友人星期一告诉本台:“上上个礼拜五(7月11日),本来是让高卫给高瑜去送钱,是派出所通知他可以送钱。她的弟弟说星期一(14日)再送,结果上个星期一去送钱,去了却不让送。高卫说是派出所让送的,怎么又不让送了。?他们(看守所)说,换了一批人。但是人家必须要用钱,看守所换人是他们内部管理的事”。

这位友人说,高卫认为,看守所一方换人并非拒绝家属为高瑜存钱的原因:“换人是内部管理的事与家属本身给看守所里的人(在押人员)送钱,没有关系”。

记者:那现在怎么办,现在她没有钱。

回答:她是一个月允许花480元。

记者:有没有跟律师交流?

回答:张思之他去香港了,他在香港也没有(高瑜)消息。当时大家觉得张思之岁数大,上面(政府)会不会考虑到这一点,他又是个老律师,有些问题在(与办案单位)沟通上方便一些,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再等等看吧。他(高卫)的想法是等张老回来以后(商量)。

被称为“中国律师界良心”的张思之,目前正在香港参加每年一度的书展,上周四,他推介其自传《行者思之》,大谈自己办“大案要案”的经历。据媒体报道,他透露,最近一次见浦志强是在7月11日,称浦有糖尿病,并发症引起腿肿。前段时间,浦腿肿严重,曾经两次到大医院就医。

关注高瑜案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认为,看守所不让高瑜的家属送钱,可能是高瑜在里面出现状况。胡佳以他个人在该看守所的经历分析称:“看守所现在拒绝家属存钱、存物,一定是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一定是国保授意他们,如果他们想要在高瑜的心理上有什么攻坚计划。如果说她弟弟在外面给她存东西,可提示外面有人关心她。当局阻挠肯定是有其目的,而且这个目的应该不是看守所本身。我觉得高瑜现在又有什么状况了,他让你感受不到外界对你的关心,或者里面有一些高瑜跟对方相对抗的事。但是这里的一切,你要去问张思之”。

4月24日与高瑜一同被警方带走的儿子赵萌,目前仍在“取保候审”阶段,行动受到限制。7月上旬,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期间曾要求见高瑜的儿子,但被当局阻止。高的友人称:“默克尔来的时候,想见她的儿子,结果(警察)不让见”。

另一位今年1月15日被警察从北京家中带走后,现囚禁在乌鲁木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的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及和田地区维族留学生穆塔力浦,他们的律师或家人,至今没有接到官方的最新消息。伊力哈木的律师王宇周一对记者说,没有接到乌鲁木齐检察院的最新消息。而穆塔力浦的妹妹告诉记者,还没有给哥哥请律师,因为看守所连家属都不让会见:“没有,这里派出所说不知道”。

记者:那么给他请律师了吗?

回答:没有。

记者:因为什么原因?

回答:我们没有和他见面。

记者:哦,你们还没有跟他见面?

回答:对啊。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