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小地方,在青海,要建立一个危险品仓库。消防不让过关,说设备不全,问需要哪些设备,答曰买三吨黄沙就行,领导亲戚家就是干这个的,问自己上别处买行么?答曰不行,要买就买领导家的“消防沙”别的沙子不符合标准。

后来当然是炸了,因为消防沙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场,该装的设备该有的防范措施都没有,着火了消防再去,死了几个年轻人。第二天省上报纸记了一笔,负责人给判了,然后就结案了,那时候还不兴丧事喜办。

我有幸听闻了不少这些故事后来当了一段时间能源口的记者,先是江苏后来去了北京,这些都还是相对规范一些的地方,我任然见到和听到了无数异化的“消防沙”。“消防沙”以不同的面貌和价格反复出现,至于后来出没出事我就不知道了。

有人说美国仓库也炸,工厂也炸。我想相关数据都能查吧,出事次数,受灾面积,经济损失,人员伤亡,横向比较一下吧。我相信尽管都是爆炸,两者可能还是有区别的。

您看,一个二十来吨tnt级的爆炸,居然可以不知道化学危险品“有多少,是什么,怎么存储”这些都闹不明白所谓安全措施所谓监管应该就是开玩笑吧。这些都闹不明白,不做疏散隔离就让年轻人在缺乏装备缺乏训练即使有装备也远低于国际标准的情况下提着脑袋往里闯,做“硫磺岛插旗”式的漂亮冲锋,谁在吃人血馒头?或者谁能吃着这个人血馒头?

你很感动,你觉得国家机器底层零部件很幸苦,折损率特别大,那么谁造成的呢?当然现在情况比过去要好,至少天津这个事情现在是瞒不住的,而如果是纸媒时代尤其是对于矿难潮年代过来的中国人,一个几十人的事故在外地都换不回一句“噢”。现在不一样了,有视频了,蘑菇云冲击波,哀嚎尖叫衣不蔽体,你看的到的。看到这些人才能明白不是几十个人死了,是“一个无辜者死了这样的悲剧,一瞬间竟然发生了几十次”你除了感动不愤怒么?这么多的年轻人一去不返了,你不问问为什么或者谁干得么?

或者有人说这么规模的大的爆炸一定是政府缺位导致的,你就恨不得杀之后快,你是什么回路?

当然最倒霉的事一般民众,从青岛px到今天。很多事情不夸张的说放到正常国家那一个不是历史事件?那个不会爆发深刻的反思和行业改革?但是并没有,因为炮灰不重要,炮灰没有议价资格。

那么,如果一个政府官员只向数据和上峰负责,他有没有可能冒进上项目?没有监管他有没有可能开“消防沙”买卖?如果出事了,消防员顶上去死一批,“大爱无疆”“最美逆行的”一盖,领导觉得他确实很努力出了事有动作就是运气不好,过两年他又复出了,你觉得这个买卖会不会有后来人?

聊这些全是扯蛋,炮灰想要议价权就是僭越就是疯了,就是想当维稳对象,别的炮灰还觉得你傻逼不懂事,这些话都属于不说憋屈说了矫情的。喊了多少年死了多少人,有什么屌用?没有。炮灰没有议价权,就是一文不值,不是炸厂就是垮坝塌桥掉火车。今天是我明天就是你,随机死亡,苏维埃轮盘赌。

文章来源:新浪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