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住房面临强拆

 qym

图片是堵在我家门口的两个岗亭,新老岗亭之间之隔仅两米

(参与2014年7月22日讯)今天(2014/7/22)下午三点,忽然接到老朋友童斌手机,说因为来看我在楼下被拦截,我立即跑下四楼,绕过不久前专门建的用来监控我的违章占道的治安岗亭来到房头,见身强力壮的童斌正在和十来个围住他们他们的人讲道理,和他一起的另一个小个子年轻人则差点要挨打。我赶紧前去和那小个子年轻人握手,并顺便护住他的同时对这些围住他们的恶人说:“你们现在是一不讲法二不讲理了,当然,这是当局要你们做的,但是你们这样做的结果是你们的总头目周永康贪腐900亿,徐才厚贪腐也是多少亿,你们能拿多少?我们理解你们是为了吃饭,但是你们也不能太过分了!”说话间我巡视了这些人,好家伙,每天监控我的三个班子的人都到了!除了几个每天堵在我家门口的保安以外,还有青山区总值班的万长黑、高福元等人,青山公安分局的瞿佑平、肖某、王某等人。实在可悲,纳税人被当局每年花两千万雇这些人守着我不让人进我家,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由于他们的任务就是不让任何人来我家,这样,在我义正词严而又语气平和的指斥下他们慢慢散开,任凭我和童斌交谈,只有万长黑继续和我套着近乎插言说笑不走。

于是,童斌给我谈起了他来看我的目的,原来,他的五百米门脸被强拆财物被抢光后,上访了几年终于得到了最低限度的补偿,陪了他三百多平米的住宅和一点钱。

就在这时,万长黑冲我笑道:“你也快要搬家了!我们已经定好在8月初找你谈。”

需要补充的是,一个星期以来,我们街坊每天有人开着小广播车四处传达,说这里的房子已经被政府征收,要求居民拿着户口、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等去登记。

我目前住的这里是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17街坊30门四楼七号,2011年卖了父母留下来的老屋以后卜居于此。这里属于热电小区,寓静于闹,距青山区中心红钢城七八百米,这一代则十分安静,而且西边一百米外是和平公园,北边两三百米外是长江大堤,连青山区人民头上的老爷也在这一带的江边盖了江景楼,因而是一个本市内相对宜于人居之处,而且建房时间也不算长,全部是五层楼房,我又位于最好的第四层。

然而,和全国一样,武汉市青山区当局为了尽快的捞大钱,毫无廉耻的以征收名义盗卖居民房屋下的土地,而且真正需要改造的偏远破旧的地方他们不改,专门做菜心虫,先从最能卖钱的繁华商业地段和江景地段拆房卖地,这样,位于青山区中心的红钢城十街坊和位于和平大道旁的41街坊最先卖了,随即把紧靠和平大道以及江边的38——46街坊卖了,现在,又来卖13——18街坊!

青山区政府所体现的不仅是青山区的恶霸地主,而且是抢劫犯——专抢值钱的金银细软!

早在近两百年前,德国最专制的时代,农民拒绝把磨房卖给皇帝,官司打到法院皇帝也只能乖乖复原磨坊,因此,人家有道是:公民的破屋,风可以进,雨可以进,皇帝和他的官吏不能随便进——这就是私有制!然而,在以共产主义名义实行了土地国有的中国,公民的土地公民不可以卖,中共政府却可以卖,甚至可以强拆公民的房屋!这说明,私有制是被共产党埋葬了,共产政权却可以任意共公民的私产为他们的财产了!君不见,过去十余年中国的警察总头子周永康居然有九百亿的私产,过去十余年中国的军队的直接负责人徐才厚也有多少亿的私产,这不都是用暴力从公民手上抢劫的吗?

还需一说的是,就在我的朋友里,武汉市青山区45街坊居民朱光英,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屋,被当局指使黑社会把全家人打残后强拆,北京赵勇,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屋,不仅被当局指使黑社会把他差点砍死后后强拆,而且还以伤害罪把他抓进牢房关押至今——这是一个怎么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时代?

在此,我要声明,本人的房屋属于私有财产,本人住得很好,本人不打算搬迁,本人的房屋风可以进雨可以进中共和它的官吏不可以随便进,本人坚决拒绝当局的无理征收和非法强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