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8月30日,即港英时代定下的香港重光纪念日。这个纪念日已因97回归而取消了。去年,梁振英把每年9月3日定为「抗战胜利日」,今年更因是70周年而放假一天。上周三梁振英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展览的开幕式致辞,呼吁市民深入认识抗战历史,「更应该知道香港和国家,香港市民和全国市民有着共同的命运」。

还历史本来面目

任何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应该知道,香港自1841年以来,与中国大陆就有不同的历史,香港市民和大陆人民也有不同的命运。 97以来,特别是行骗长官上台以来,就一直要把香港人的命运同大陆人拉在一起,而香港人近年的示威抗争,也是要抗拒与大陆人命运相连的趋势。现在,中共和港共连历史都要扭曲为「共同历史」,香港人实在不能再懵懵懂懂地以为历史是已经过去的事,而掉以轻心。共同还是不同的历史,与共同还是不同的命运相连。还历史的本来面目,为了要确认我们的身份认同。

全世界都经历二次大战,但每一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经历,即使同属于反法西斯的同盟国,东欧国家与西欧国家也命运不同。中国经历的是八年抗战,香港是三年八个月,因香港是英国殖民地,在中日战争开始四年多,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后才被卷入。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9月2日日本与同盟国签订《降伏文书》;中华民国将9月3日定为军人节,中共建政后把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定于9月3日。

正如世上所有的战胜国,都会在敌人投降后迅速抢占地盘一样,大陆的国共两党也在日本宣布投降日起即抢在各地「接受」日军投降,以便占据更多地盘。英国在日本正式受降之前,迅速重掌香港,并以8月30日作为重光纪念日。正式受降日就在9月16日,英国皇家海军夏悫少将接受日军投降。

除了开战与终战不同之外,更重要的是,香港保卫战也远比大陆的抗战单纯。中国的抗战历史,由于国共斗争,一直有全然不同的事实阐述和解释。几乎完全没有与日军打过正面战争的中共,以它掌政后的话语权,把抗战说成是中共领导的战争,有关的历史书写以至文艺创作,都是这种调调,最近更在《开罗宣言》的电影海报上,闹出大笑话。对于中共来说,从来不尊重历史,甚至没有所谓历史,中共党讲的历史也就是政治。即如这次以纪念抗战70年的名义搞阅兵,也只是借历史过桥来为习近平立军威,俾能掌握军队实权,并向老百姓显示权威。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在国共内战纷纷扰扰中被全国的抗日热潮推动而展开的。毛泽东在七七事变后一个多月的中共中央洛川会议提出的抗日方针是:「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大地盘,十分宣传。」有关内容已被有良知的红色后代、新闻工作者戴晴为文证实,当年参加洛川会议的张国焘在他的回忆录中也提到。毛泽东甚至向日本友人当面表示感谢日本侵华,给中共壮大机会。因此,若讲抗日战争,中共最没有资格以此炫耀。

记住重光这一天

1941年香港保卫战,就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浴血战。英国忙于应付欧战场,虽明知香港难以防守,却反对撤防,认为放弃香港将打击中国抗日士气,进一步削弱英国威信。伦敦政府守护香港的目标,主要是获取道义优势。

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战争,日军三万五千兵力,香港守军只有一万三千兵力,日军有飞机轰炸和侦察,英军则早就失去空军支援。在这种情形下,港督杨慕琦仍然多次拒绝投降,直到全面失守。香港一个孤岛,守了18天,已远远超过大陆任何城市对日军的防守时间了。可是去年12月14日中共的陈佐洱却无耻地说二战中「英军贪生怕死轻易投降」。我们真是有截然不同的历史观。

香港保卫战,有英联邦国家参与,其中最著名的,是加拿大在当年11月派出两营步兵近2,000人来港抗日,不到一个月就有500多官兵牺牲,长眠香港。加拿大总理每次过港,都到赤柱军人坟场凭吊。在香港保卫战中牺牲的英灵,岂容中共官员诬蔑?

过去,香港重光纪念日纪念仪式隆重,现役与退伍军人会参与,政府部门、英联邦成员国、军队代表分别献花圈,之后吹号角及默哀两分钟。这一天,告诉我们,香港和香港人的身份,香港的价值,曾由英国文明、英联邦国家和本地华人共同以鲜血维护。这段历史必须铭记。只有认识和记住我们的历史,才能维护我们的身份,和持续抗争以守护香港人的独特命运。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