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2日是我65岁的生日。在62岁生日时,我已经宣布,从维权一线退到二线,将在65岁时退到维权三线。使我欣慰的是,中国已经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变化,中国将有着光明和伟大的未来,但我重责未了。
谢谢各方的关注,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65岁生日,我和最亲近的亲友在内都不举行任何聚会。四行仓库离我家只有50米远,八百壮士抗日之地,现今已经成为展览馆。每天参观的人群排成长龙,许多好友、当事人,也包括一些访民想借机与我见面,由于官方看得紧,没有一个能成功,所以婉谢各方的关心。
其中,要来访的几个访民是今年9.3大阅兵,没有到北京上访,但是还是拿到了上海政府每人2000元不等维稳费。我还是借此机会提醒几句,好自为之、独立思考,不要误判形势,不要误传、谎报消息,打压访民是当局的常态,每年大部分访民多次拿到上海政府数量不等的维稳费、福利也是常态,不要老是在网上报忧不报喜。

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在离任前在北京参加了两场告别会,这位当过美国州长、律师的美国大使,认为中国有着伟大和光明的未来,关键是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两个方面,特别是有一支活跃和敬业的律师队伍。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写过一本《重责未了》的书,书名与美国的一首基督教赞美诗同名。

重责未了
我有重责未了,
荣耀上帝,
拯救永远不死的灵魂,
让它与天匹配。
服侍当今的时代,
完成我的恩召;
愿尽我所有的力量,
成就我主的旨意!

710当局在全国抓捕了270多名律师和律所工作人员。其中最小是24岁的赵威和28岁的高月,她们都是李和平律师的助手;最大是我和杨金柱律师,而大部分律师是在李和平律师45岁这个年龄段。比起当年台湾美丽岛时代站出来抗争的律师,在28岁-33岁这个年龄段,中国维权律师还差了许多。

李和平律师曾经两次见过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李和平律师用英语演讲道“荣耀归于上帝!”,布什总统最赞赏李和平律师“荣耀归于上帝!”这句话,这就是中国维权律师在国际舞台上的水准。李和平律师比我小20 岁,我们是好朋友,一直保持着沟通。而赵威在推特上的用名是考拉,两年来我与考拉时常保持交流,当时我还以为她是四十岁左右的有识之士,还不知道她今年才24岁,江西师范大学新闻系毕业,李和平律师的助手,是一个很谦卑的知识女性。

证明,中国维权律师队伍已经实现年青化,人员结构复合化。后来我还得知赵威是江西、福建和南方等地,知名维权人士和访民领袖游明磊的妻子。他们夫妇俩在中国的维权圈内所作的努力和奉献并不亚于任何一个上海维权人士,但是新婚不久的妻子赵威北上成为李和平律师的助手,他们是多么谦卑的一对维权人士。比起那些年龄较大、知识很低又瞧比起律师,将律师当作上海访民的利用对象、团结对象的人来说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为什么中国维权律师同样有着光明和伟大的未来?这么多的中国维权人士、维权群体和访民团结在中国维权律师们的周围,他们并肩战斗,中国公民社会将一天天好起来。

虽然我将退到维权的第三线,但我还是中国律师人权保障团的成员,我还是他们中尊敬的大哥之一。我是基督徒,十字架永远在我心中,最近我还写了一些包括批评习近平等中国领导人在内,在浙江等地大拆十字架,抓捕牧师等行为的文章。

张凯律师担任温州一百多家教会的法律顾问,日前,张凯律师也被失踪了。我还见过一张,张凯律师夫妇与美国前总统卡特、骆家辉大使的合影照,其形象一点都不比习近平夫妇和美国政要的合影照差。

8月11日,贵州高级法院宣布入狱20年的杀人犯杨明无罪,其辩护律师张磊、王宗耀拒绝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表示对中央电视台抹黑律师的抗议。中国维权律师们有志气,要是中央电视台采访上海某个访民领袖,届时真不知得意忘形到何种地步?配合政府不断贬低、抹黑律师、抬高自己的人在上海还真不少。好在,这些人已经被历史和民众边缘化,这也是我在65岁生日时,值得欣慰的方面之一。

710抓捕律师,上海有十七个律师被涉及,这也是为什么我还重责未了。今天,有一篇报道北京在大阅兵前,遣送各地访民的网文。作者在该网文的最后一段,或许是中国公民维权现状最接地气的表述:

央视:“公安部查出维权律师为了钱财勾结上访人员寻衅滋事,煽动颠覆罪名,既然为了钱财,何必勾结上访人员?上访人员有钱吗?见过有千万、百万富豪上访的吗?如果真是为了钱,就应该勾结权贵集团出卖良知。还有一些脑残说他们为了出名,那些维权律师都是全国著名律师,有些在国际上很有名望,谁才会愚蠢到了为了出名,把自己送到监狱的地步”。

这是批评公安部和央视的网文,很贴近中国当今的事实,我要加一句,公安部和央视在710后抹黑律师的话,早在2003年陈良宇在上海用过,陈良宇倒台后,没想到混迹在上海访民中的许多人比陈良宇走得更远,但奇怪的是当局一点都不领情,对这些人彻底冷处理,认为谁跳得高就打压谁?因为他们已经失去海内外更多人同情和支持,我也没想到这些有奶就是娘的人,这么快就被历史边缘化。

(2015/08/30 发表)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