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没有种族歧视的南非的实现,科萨族贵族之子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进行了50多年艰苦卓绝的抗争,28年狱门深锁后,从阶下囚一跃成为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为新南非开创了一个民主统一的局面。为彰显他在消除种族隔离及其以后的和解努力,1993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在人们眼里:曼德拉,一个圣人。

古来圣贤皆寂寞,黄脸老婆眼里无圣贤。所以,孔子牢骚满腹地嚷嚷:小人与女子难养啊,远则怨,近则不逊。

在女人那面看来,嫁给圣贤是极大的错误——要么不懂怜香惜玉,要么不会怜香惜玉,浪费了卿卿青春累坏了美人身胚。曼德拉正是这样的一位圣贤。

1944年,年轻漂亮、温柔无比的护士伊弗林·梅思认识了正在约翰内斯堡专修法律的帅哥加才子的曼德拉,并坠入情网很快结婚。当他们第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来临时,这个小家庭欢乐无比。

此时,曼德拉开始从事消除种族隔离制度的活动,伊弗林从此厄运缠身,在与被通缉的曼德拉一起的逃亡路上和恐惧中生儿育女。1955年,恶梦和劫难摧垮了伊弗林的精神和肉体,生有4个儿女的美人与曼德拉离婚——不是不爱不理解,只因通向圣贤的道路上有无尽的恐惧和折磨。当年的美人尚在,与曼德拉的唯一儿子在老家开杂货店度日。

温妮弗莱·玛迪基泽拉就是人们所熟悉的温妮·曼德拉。以封面女郎的面目出现在《班图世界》和《鼓》等非洲杂志的事实表明她的美貌是不容怀疑的。1955年12月,她从社会工作系毕业到一医院工作,第11天即被正式任命为该医院的第一位黑人卫生工作者,她的才能是杰出的。这时她与离异且有三个孩子(另一个夭折)的曼德拉认识并爱得自豪爱得如醉如痴。在管制中的曼德拉获得4天婚期,4天甜蜜后的美人温妮踏上了一条通往炼狱的漫漫长路:饥饿、劳累、折磨、限制、拘留、监禁、枪击、流放,承受了一般人不曾遭遇的各种磨难。相聚一起的日子,温妮是个贤内助,为支持丈夫的事业陪伴左右,照顾这个连杯子也不会刷洗的男人。1964年,曼德拉被判终身监禁,温妮妻承夫业,领导南非人民继续抗争,成为监狱内的曼德拉的精神支柱和监狱以外的曼德拉,为南非的解放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被尊称为“光辉旗手”、“黑人的母亲”、“国母”。

坚强的背后是无尽的思念寂寞和痛苦煎熬。为了孩子能健康成长,她送走了相依为命的两个女儿。此时,温妮孑然一身了。在坚持抗争和安慰丈夫以外,她掉进了人性难以抗拒的无底深渊,她开始以酗酒来麻木自己,由此变得脾气暴戾、思想偏狭、行为专横跋扈……为了丈夫早日获释,必须施加更大的政治压力,她开始谋求暴力。

1990年,曼德拉出狱。在重逢的短暂甜蜜后,温妮陷进了政治烂污中——她成为各色政治对手打击曼德拉的软肋,成为酗酒闹事、绑架、勒索、谋杀、诈骗、贪污等丑闻的中心和政治笑料。

1992年,曼德拉在一番犹豫之后,以生活不检点不忠诚为借口提出分居,并于1996年离婚。

而今,除了获得底层人们的念念不忘和支持外,昔日光彩无比的美人温妮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

我面前有两桢照片:走向圣贤和权力颠峰的曼德拉和丑闻中神情迷惘的黄脸女人温妮。

1997年,80岁高龄的曼德拉总统与52岁的莫桑比克总统的遗孀格拉萨·马谢尔已经交往相当长时间了,在图图大主教的言说下,结成连理。来自世界各地的2000余名流显要成为这次国际婚姻的见证。此后,幸福的格拉萨说:他是一只政治动物。这是什么意思?一个感觉有点累了的美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