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秦志刚都是在饭桌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一起吃饭的都是“上访”的人们。但是秦志刚不是上访的。所有上访的人们都喜欢秦志刚,只要一起吃饭就大家一起想到:叫秦志刚来一起吃饭。

秦志刚不仅不参加上访,甚至嘲笑我们上访是神经病。我们大家没有一个人生他的气。每每吃饭都要叫他来。应该说,好像是人人喜欢这个“小天才”。

他16岁作为“神童”被山东大学破格录取。屡屡发明一些专利,比如电话程控一类的发明获奖。近几年还发明一些银行卡、上班卡的配套软件等等。我看见他发明的无土栽培蔬菜:在一个破破的小纸箱里,竟然长起来一簇簇生机勃勃的、嫩嫩黄绿的小油菜、小甜菜、还有说不出名字的种种好看又好吃的叶子植物。而且价格成本很低。很适合现在那些足不出户的人们需求。当然,他不止一种开发性的研究。而且精益求精,并不推向市场——因为没有推广的、经营的本钱。

现在开始告诉大家为什么人人喜欢这个秦志刚了:对于他的发明,市场(官场)都很认同。有不少事业单位——知道吗?事业单位就是有钱——政府财政拨款的那种——钱可以从天上掉下来随便用的中国特色的那种——多少人希望可以少奋斗20年的那种机遇。秦志刚断然拒绝。一概拒绝。毫不留考虑的余地。却偏偏自己呕心沥血的、绞尽脑汁的、千方百计的、无奈无助的、寂寞贫穷的煎熬自己。

吃饭的时候他和大家谈笑风生,谈炒股他可以几年不动一下——做股东。谈生活、家庭,他可以每月只有5元钱给孩子享用,他自己可想而知的情景。但是他兴高采烈的、坦坦荡荡的、天真无邪的快乐着。即使谈他的发明被盗用了他也开心的笑着、乐着。

他无怨无悔、他不俗不媚、不卑不亢、潇潇洒洒的活着。

他第一个获奖的关于程控电话的发明是在监狱里得到的,因为他在山东大学读书的那一年是8964的头,故入监狱的,出来以后没有工作,靠自食其力的小发明。他的外号是“小天才反革命”。

牛跃敏写于2015年8月18日

附:秦志刚注:

1,我没有嘲笑上访的是神经病。我只是认为设立上访制度是当局便于监控地方官员,上访能解决问题的概率很少,和卖彩票中大奖的机会差不多。

2,我16岁上大学,被山东工学院录取,并非作为神童被山东大学破格录取。也许现在认为16岁上大学是个新奇的事情,而当时,我们班有三分之一的是16岁。

3,发明,我是喜欢搞的。但现在能挣钱养家糊口的,是我研制的一种字符叠加器芯片,常用在银行、安防等行业。

4,孩子上小学2年级的时候我每星期给5元零花钱,现在涨了许多倍了。

5,我常自嘲我是“反革命神童”,因为在我童年的时候(文革时期)就做过几件不合当时意识形态的事。

6,89年我已经参加工作了,并没有在山东大学读书。我84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