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日在人民大会堂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我问他干嘛来了。他嘿嘿一笑,习总您明知故问嘛。我心领神会:下一个。

下一个是塞尔维亚总统尼科利奇。我问他干嘛来了。他嘿嘿一笑,习总您明知故问嘛。我心领神会,明知故问不可以吗?他满脸堆笑,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我转身:下一个。

第三个是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我问他干嘛来了。他嘿嘿一笑,习总您就会开玩笑。我故意板着脸,怎么,难道我只会开玩笑吗?他急忙纠正,哪里,习总还会大阅兵。我笑而不答,心里骂,你才大阅兵。

最后一位是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朱马里。我问他谁是共产党国家的领袖。他尴尬地笑了笑,腼腆地用手指了指我。我好心地问,你哑巴啦。他回答道,说出来怕人笑话。

那是昨天的事。今天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一行。

我开玩笑说,你怎么又来了?

连战回答,在台湾没人理我,来大陆获习大大接见。

我继续逗他,听说你昨天参观抗战纪念馆时一言不发。

连战回答,我说中共摘桃子么,得罪你们;我说中共是中流砥柱么,得罪他们。我只好不说。

我问,你不是已经得罪他们了吗?

连战回答,已经是已经,但还是要留条后路,否则会被开除党籍。

我兴趣盎然,开除党籍?那你就是台湾的周永康啦。哈哈。

说得连战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其实,连战这种人我心里是非常瞧不起的,整一个窝囊废加叛徒。所以拿话咯吱他损他,他明知我嘲笑他,也只能腆着老脸嘿嘿嘿装傻。人活到这个份上,也真够无耻的。

不过连战带来一份情报,说越南当局正悄悄地执行习总您的特赦令。我很重视这个情报,交待栗战书杨洁篪要好好查查,越南人的动机是什么,会不会是想要加入我国。

栗战书问,习总,如果越南有意加入我国,那怎么办? 我一向具有无人可比的政治敏感。我指示说,要警惕,可能是敌对势力的阴谋,企图给我们戴上吞并东南亚国家的罪名,我们坚决不能上当。

杨洁篪说,那是好事啊,说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证明了中国特色核心价值具有吸引力,彰显了强大的国家综合实力。这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就是中国梦啊。

我瞪了他一眼,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的领土,一寸也不让,别人的领土,一寸也不要。
杨洁篪傻愣在那里。王沪宁过去劝他说,红卫兵脑子都有病。
我耐心教导他们,国家越大越难管理。越南越难,越南如果并入我国,我们的一党统治便越难,我们的反腐反贪便越难,我们的民族复兴便越难。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