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时,一位美国科幻作家Larry Correia发起了名为“悲伤小狗”的运动,他的初衷是认为雨果奖受到美国科幻界的“政治正确”气候的影响,偏向奖励女作家、年轻作家、少数族裔作家如黑人作家等等,使得部分白人保守派的作家和作品完全被忽视。

一部于2006年开始连载的长篇小说,用十年的光阴等来了世界级专业奖项的认可。山西阳泉,走出了第二个可以刷爆互联网和媒体从业者朋友圈的60后中年男子。由于科幻文学受众一边倒的性别属性,你不难看出这些“心里有块柔软的角落被触动”的中青年男性快乐得十分真诚,比如他们会在知乎相关问题下回复到“下回和妹子安利三体的时候多了一条理由!”

事实上,过去两年间,《三体》在中国已经超脱出它原本的垂直文学领域,被引申和解读出太多普世价值,在这块充满了吸引力、诱惑和希望的土壤上生根发芽——“看《亮剑》懂企业管理!看《士兵突击》懂企业文化!看《三体》懂企业战略!”

这不是什么难于理解的问题,科幻小说家、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夏笳曾这样说过:“从某种角度上讲,中国的科幻小说从清朝第一次在中国出现开始,就承载着‘中国梦’的重量……这个梦就是要超越西方国家、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现代中国,同时又能保留这些旧元素”。这个意见十分中肯,与著名《三体》粉丝、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先生的评价高度一致——“他(张艺谋)又土又前卫,又中国又世界,和大刘作品其实有精神契合……我越来越觉得,如果让张艺谋来拍三体,各方都会成为赢家。”

其实,即便在《三体》的思想性和价值观被外界质疑得最猛烈的时刻,依然有专业主义的声音认为“攻击科幻小说中的技术漏洞最厉害的,恰好是那些不能很好的理解技术想象的人群,因为技术构想与想象并不能吸引他们,吸引他们的只是其中的社会学谬误与政治不正确。”

我倒是蛮同意这句话的。可是我们也不难看出,任何热门虚构文学,都难逃在现时现世中国得到世俗视角解读的结果。更何况开篇就仿佛“文革伤痕体”一样的《三体》?这是一部注定与公共话题乃至政治因素纠葛沉浮、命运交织的作品。网上常说大刘“单枪匹马”,这不客观。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三体》自身的政治光环必然会吸引大量无厘头的痛恨,以及同样没来由的支持。

比如这次雨果奖。

首先我要解释一个词,Puppygate,即“小狗门”,起源于两个组织的代号:“悲伤小狗”(Sad Puppies)和“疯狂小狗”(Rabid Puppies)。过去两年间,Puppy这个词儿在美国科幻界堪称魔音穿耳。有多魔性呢?我们往下看。

2015年4月4日,雨果奖提名名单揭晓,如果拿这版名单和“疯狂小狗”的推荐名单对比,可以发现以下事实——2015年获得雨果奖提名的三部长篇提名(总共五部提名)、全部长中篇提名、全部短中篇提名、全部短篇提名、全部相关作品提名、所有的长篇编辑提名和短篇编辑提名,与“疯狂小狗”组织公布的提名名单一模一样!据统计,在雨果奖的全部85个被提名的候选作品和候选人里,有61个来自“疯狂小狗”以及“悲伤小狗”名单,仅有24个不出自这两个名单。就是说,Puppy们几乎提前两个月就预言了雨果奖的提名名单。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经常在微信上收到朋友发来的链接要求给他家娃投一票“XX小学最美之星”而且冰雪聪明的你肯定明白了:刷票。

《三体》获得雨果奖是“小狗式的胜利”?

2013年时,一位美国科幻作家Larry Correia发起了名为“悲伤小狗”的运动,他的初衷是认为雨果奖受到美国科幻界的“政治正确”气候的影响,偏向奖励女作家、年轻作家、少数族裔作家如黑人作家等等,使得部分白人保守派的作家和作品完全被忽视。他决定要夺回美国保守派白人作家在雨果奖中的地位。这种人士,在新闻联播中被称为右翼作家。

但这位老兄意志不坚定,搞了两年“悲伤小狗”刷票运动,最成功也不过是提名12中7。到了2015年,干脆不搞了。

这时另一位“极右”,曾因使用美国科幻作家协会官方推特大骂某黑人科幻女作家是“受过教育的,但是无知的半野蛮人”而被协会开除了会籍的Vox Day先生,中兴了前人未竟的事业。他在2015年初自开炉灶,发起了“疯狂小狗”运动。由于大量右翼同道被号召加入,如上所述,疯狂小狗的名单几乎命中了全部高价值奖项。

好了,以上就是前情提要,接下来,好玩的事情刚刚开始。

说“几乎命中”,就是还有一些没命中的。比如所有奖项的重中之重长篇小说有5个提名,疯狂小狗只命中了3个。Vox Day先生在4月3日便知晓了此事,你猜他怎么说?

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列举了四部此前没有被自己列入拉票名单的长篇小说,希望它们能命中剩下的两项,其中又着重推荐了——《三体》(Three Body Problem)。

128795_150824092101_1

接下来更戏剧的是,4月16日,曾在疯狂小狗名单上(即被右翼认同价值观)的作家Marko Kloos宣布退出评选(可能是不想靠刷票上位),在此之前并未得到提名、却又被疯狂小狗“地下提名”的《三体》,被官方宣布成为了新的参选作品。

紧接着,5月23日时,疯狂小狗更新了长篇小说的奖项投票顺序,《三体》被Vox Day先生推荐于第一位。8月23日开奖后,他再次拿最终奖项和自己推荐的名单做了对比,《三体》是三个“小狗提名第一顺位并最终夺魁”的种子选手之一。在那篇文章下,有人做了评论——“三体是一个‘小狗式的胜利’。如果没有我们的选票,《Goblin Emperor》会赢。”

不能说这位仁兄夸大其辞,事实上,直到最后一轮,《三体》与《Goblin Emperor》都没有拉开明显差距,双方的五轮竞争堪称非常激烈,逆转随时可能发生。

128795_150824092132_1

以上均为存在的客观事实,至于小狗刷票对于三体获奖的帮助?我不想说,大家自己分析吧。

128795_150824092159_1

刘慈欣对威权主义的暧昧

我关心的是,Vox Day先生为代表的“小狗”们,为什么会推崇《三体》?

要知道,《三体》在国内语境被诟病之处,就在于“三体厨”似乎和工业宅左有天然交集,正所谓“宅左,天然有拥抱集体主义,欣赏战争的毁灭力量,赞美强权,膜拜工业产物和军工造物等倾向的动机”。

正如科幻小说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岩这样解读《三体》的意义——“一直就有科幻小说把中国设想成世界的领袖……现在有了《三体》三部曲,人们会想:‘哇,中国也可以对人类的命运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的确如此,无论是小说中通过史诗级的集体主义描写给读者带来的强烈感情代入,还是刘慈欣从最早作品一直以来对威权主义的暧昧,无不在这个与西方世界划分左右派维度不同的国度里,给持不同价值观者带来各种程度的不适感。

有趣的是,同样的作品,却被美国一帮“激进右派”奉为圭臬,甚至有人评论到“只是作者不是美国中年男性白人”。如果你还不能理解这点,不妨我们看一段刘慈欣的论坛发言——

“刚完成对《三体》第二部的英文版的修改,与第一部相比修改比较多……TOR的编辑是个女权主义者,且极其认真仔细,这儿那儿都有性别歧视,像purity(纯洁、善良)和angelic(似天使的,观察者网注)类词用多了也是性别歧视,要限制其使用数量,说联合国秘书长是美女是性别歧视,四个面壁者都是男的是性别歧视(不过这个没改,我说那几十届美国总统还都是男的呢?可人家说马上就有女的了),这些修改对我和joel来说工作量都很大,很累人,但总算完成了。”

或者再看一段女权主义者是如何评价《三体》的——

“刘慈欣眼中的女性是什么样子的:作为恋人,她最重要的是单纯温柔美丽;投身事业,她的能力毫不重要,最关键是有无爱心。而无论是扮演哪一种角色,身为女子,她们都是缺乏智慧的。”(在此不讨论这个结论对错与否,这段话已经代表了“一种声音”)

如此,同样是一位60后理科出身的电力工程师,在中美两国却被解读出了两种不同意味的政治正确或不正确,所以也就分别受到了作者没想到过的诘难与支持。不知道,当《三体2》被女权主义者净化后,直男Puppy们还会继续支持刘慈欣吗?

后记:至于这两种割裂的政治正确是怎样产生的,就要说到左右划分在中西的不同定义了,那可是另一个天坑,不开了。

来源:虎嗅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