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战书刚汇报完却不走。我问,是不是有话想说。他说,是。我问,什么事情说吧,别他妈的扭扭捏捏像个老娘们。他说,习总,您不能对人民太好,那样反而害了他们。我疑惑地问,此话从何说起。

栗战书回答说:“有教授因生活条件太好,无所事事。无所事事倒也罢了,像狗一样满大街找东西,结果吃得太饱撑了。撑倒也罢了,却为助消化,管起我党的闲事来。”
我问:“谁?怎么说?”
栗战书回答:“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永坤于201596日通过微博公开发布消息,要求党和政府公开阅兵开支费用。
我发表重要讲话:“苏州大学,名不见经传。什么狗屁大学。狗屁眼里钻出来的狗屁叫兽。当然,话要说回来,毕竟,要求我们公开阅兵开支费用,是爱国的表现,是人民群众把这个国家当作自己国家,把自己当作国家主人的表现。这是好的一面,要予以肯定。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基础条件,必须是人民把国家视作祖国,否则无从谈起。中华民族复兴大业和中国梦,是建立在这一认知基础上的。
栗战书请示:“如何处理,请习总指示。”
我指示道:“抵制日货和要求公开大阅兵费用,都是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表现。但抵制日货的行为弊大于利,是现代义和团,是神经病。公开大阅兵费用,是合理的要求。毕竟,我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嘛。为人民服务之后,给人民一张账单,请人民为公仆支付服务费用。”
栗战书插话:“人民的费用已经以税收和杂费的形式预先支付给了党和政府。预付款。”
我点头:“对。为人民服务是有价服务,是要收费的。中国共产党不是义工,也不是鬼怪神仙,我们也要吃饭,要养家糊口,要送孩子上哈佛。这些都需要费用。因此,党和政府花钱人民掏钱天经地义,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说出去不丢人。西方不也这么干的么?”
栗战书点头道:“习总说言极是。”
我最后指示:“大阅兵费用可以公布。但不能由主人牵着公仆鼻子走。否则他们真拿自格儿当主人了。哈哈。选一黄道吉日,公布就是。”
习总日记090815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