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2

image (62)
图片:7月18日,胡佳受袭后的鼻子的CT扫描报告显示中间上部偏右侧就是上颌骨骨折的断点。(博讯)

d72e6db1-563e-480a-88b4-fb35d7ae0735
图片:7月21日深夜胡佳手机的通话记录。(博讯)

d498a0be-9320-4e36-80ce-05838b5ed77f
图片:7月19日胡佳收到的恐吓短信。(博讯)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上周在街上遭围殴及接恐吓短信后,本周一深夜又接到威胁死亡的电话,来电将勒索金额由原先的50万元,提高到100万元,否则性命不保。胡佳向本台提供了该匿名男子的电话恐吓录音,他星期二表示,他报案至今已经五天,但警方没有下文。胡佳的好友、藏族作家唯色呼吁各方关注胡佳的处境。

今年初在网络发起“六四”25周年日当天“重返天安门”行动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继上周三(7月16日)在朝阳区被两名男子围殴,导致面部骨折,两天后,胡佳接到匿名者的手机短信,承认对事件负责,同时向胡佳勒索三天内须交出50万元,至本周一晚间,胡佳又接到同一个电话号码的男子来电,将勒索金额提升至100万元。他星期二告诉本台:“打来两次电话,第一次电话是15902685254,归属地是贵州贵阳,从19日算起,他说限你三天之内把钱准备好,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不要自作聪明,昨天第一句话就是‘你丫报警是吧’,这是北京话的说法,我问‘你是谁?’,他是北京痞子的回答‘我是你爹’,感觉到他就是北京人”。

该匿名男子告诉胡佳说:“他跟我说今天是第二天,从20日到今天,到22日一共三天时间,要给他50万元人民币,他又说‘弄死你丫的’,我说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他说‘行哎,你走着瞧,我弄死你’,他突然把电话挂了,他又换了一个别的号码,归属地是北京联通的号码打过来,他一开口问我一个人名是谁,我不认识,没有听说过,他说要连我和那个人一块儿杀,最后他说敲诈的金额从50万提高到100万元,如果不然,就怎么样,怎么样”。

以下是胡佳提供的一段恐吓电话录音,对方满口脏话。

胡佳从一周内被围殴及被电话勒索、恐吓,认为绝非普通黑社会所为,他从未与人结仇。在“六四”25周年前夕,胡佳等人士发起重返天安门行动,最近又探望被羁押的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妻子及儿子,以及为已故维权人士曹顺利奔波。他说,他曾在网络上谴责过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指向傅政华,因为我把傅政华作为标签贴在网上,因为我就认为是他,因为我去年他国保总队的两个手下,在警察局两个监控探头之下,还敢把我的头打破了,更何况在街头,所以我还是这么认为,现在他们打这些恐吓电话,下一步他们对我采取更严重攻击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因维权而长期与公安接触的胡佳说,只有公安局才有能力对他及家人的情况了如指掌:“对我车的位置、人的位置,对我所有的通讯方式,对我妻子、女儿,父亲、母亲的名字一清二楚,他们甚至知道六一儿童节之前,我的妻子和孩子从香港到深圳去玩,这不是暴露了你(匿名者)的神通”。

胡佳说,他报案至今,警方没有下文:“从7月18日我第一次接到短信向警方报案,到19日我还去把证据让他们拍摄,截至到目前已经五天,我仍然没有听到当局启动刑事侦查手段,比如监控手机位置,仍然没有”。

胡佳目前已经做好遭受更严重袭击的准备。他说:“比如说被他们打到伤残,或者我走到某条路上,一下子把我撞飞了,这太简单不过了。我确实作好了这样的精神准备,我只是希望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请大家一定记住,我不是跟街头混混之间的私怨,那就是习近平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

胡佳遭到连番暴力及死亡恐吓,也引起网民和维权人士的关注。据海外参与网消息,于艳华,齐月英,应立刚,雷建芳等维权人士,本周一前往朝阳医院看望胡佳,近日也有多个人权机构和维权人士通过发表声明和在推特上发言等方式支持和声援胡佳。

北京藏族作家唯色呼吁外界关注胡佳的处境,她周二对本台记者说:“挺关注、也很担心胡佳的处境,所谓来自黑社会的恐吓,我觉得是不成立的,不是我们所知道的通常概念中的黑社会,这次对他的恐吓是来自于就像胡佳所说的公权的行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