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1它们溢出自己的桶,蔓延,散在人行道上

一幅大胆的抽象画,或可怕的装置艺术

它们让高雅的博物馆黯然失色

 

我想变成那个穿黑衣的老女人——她

八十岁身子仍如此健康:俯身,把头

伸向垃圾堆,像旧金山的淘金者

 

或像谎言不敢正视的一只真正的凤凰

垃圾的火烧着把哭叫压成无声的她

她颤晃着直起腰,然后慢慢展开翅膀……

 

无法不面对垃圾。我住在这里

垃圾旁边,一所昂贵的幼儿园

排队的家长正静静翘首等待。像等待股市上涨

 

lili2另一种桃花潭

 

她撅着屁股的身子弯成一头吃草的牲口

她背对着我

整理刚从地里收获的韭菜

老街喧响着在流淌,把她磨成一块江中的礁石

多么和谐,自然!

但我希望她直起身,站成正常的人样

我想看她的脸

她的脸埋在祖传的姿式里

“要吗?”

她头也不抬地问

她高高地撅着屁股

她在练功?延年益寿?

或正面对命运,用鸵鸟把脑袋埋入沙里的方式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