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笠:桃花潭记(外一首)

Share on Google+

lili3他们一直活在他们的姿式里
他们是他们的姿式
正慢慢消失,或正改成另一种姿式返回

他们从清晨的雾里走来
蹲在江边捣衣的老妇说:“我习惯了
在江边洗衣,这比洗衣机要洗得干净!”

水从她身旁流过,带走肥皂沫
带来彩云。她在天水间捣衣
清爽的空气播放着病房听诊器里的心跳

但云无论怎么飘,人都爱蹲着
一个年轻人蹲成他被革命枪毙的外公
他在废墟上造房,把悲痛化为穿旗袍的妻妾

他叼着香烟
农民脸溢出一流的商人和四流的政客
他眯眼在笑

他背后,一间破旧小屋里
生病的母亲脸
明月似地悬挂,把我内心的中秋夜死死钉住

一顶斗笠扛着唐诗沿青灰色的墙漂来
幻想自己是李白的时候
斗笠飞成一辆摩托的咆哮。哦,此刻是2015!

墙。深巷
缓慢匆忙的脚步
地上的街石因它们而刀刃般闪耀,轰鸣

但这里静如墓穴:一个空理发店
一块紧楼着椅背
刚从一具死尸上扒下的裹尸布。等待某人的到来

lili4白露

近三十年没见过的云涌向窗口
它们越过天边一座新楼而来,一座我喜欢的建筑
它的形状像女人的唇膏
它已建了三年,仍没建完, 就像许多没有结局的爱
我见过这些云朵,在学校的草场上,在田野
我曾把它们当作草原上的羊群,天堂里的天使
现在,我更愿相信那是有毒的工业泡沫
它们仍像羊群一样美丽
缓缓向我飘来
我颤栗
它们在变幻,像我身上的细胞
像承受大量酒精的肝,或突然死去的孩子
纺织娘在树上声嘶力竭地叫喊
我被风湿缠上的脚在隐隐作痛——抱怨我
至今仍穿着拖鞋出没人世
我穿着拖鞋走出房门,进入草坪
到处是露水!它们多像我梦中的泪。但梦已被遗忘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1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