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铭山:可以不爱国,但决不能害人以自逞

Share on Google+

——与东海一枭先生商榷

东海一枭先生一向推崇儒学,近文推崇汪精卫。我学识浅陋难明事理,请教枭兄如下:

汪精卫虽然作为国民党元老,在推翻清朝帝制及创建国民党的过程中功不可没,投靠侵华日军也可能事出有因,但作为侵华日军的帮凶,汪精卫之流不管用什么理由,如何能辩白为虎作伥、屠杀同胞的罪孽,如何能褪去手上沾染的自己同胞的淋淋鲜血?如果汪精卫是伟人,我们又何必谴责前清皇帝溥仪,和那些浩浩荡荡的汉奸皇协军?我们又何必谴责“六四”刽子手邓小平、李鹏之流?如果真如某党、某人主张的那样,给秦桧之流平反,取消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民族英雄称号,一旦国危谁人仆难?铭山愚钝,亦知不可也。

枭兄大作,历述汪精卫儒学精深,舍身刺清廷摄政王之爱国决绝。我国历史上,学问高深作恶多端者,比比皆是,不独汪精卫一人;前有大功后有大罪,欺世于一时者,亦不止汪一人也。且学问高低与人品优劣,无必然关系,只与行善或作恶大小有关。作恶者学问本领越强,为祸必然越大。再者,如果汪氏投靠日军是和平运动,那么,死于抗日战场的几百万将士,岂不是愚死?中国惨烈的抗日战争,岂不是荒唐可笑?

枭兄推崇所谓圣贤人格,愚以为差矣。中国固然犬儒、乡愿浩浩,但想做大事者,也不罕少,少的只是做人的人。人有七情六欲需要满足,守住做人底线,不坑人害人,就已经不易。慕圣贤、君子,或以圣贤、君子自命,求名之心必炽,必求轰轰烈烈之事以显其名,必视他人为工具、草芥。这种人大多急功近利,圣道远霸道迩,最后多滑向不择手段。汪精卫即是其例也。枭兄赞汪“虽千万人吾往矣”,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精神,我认为正是汪氏病根。汪无平常人之心,无做人底线,才行出后来的“不能千古流芳,必当遗臭万年”之事。

枭兄推崇儒家,我认为亦是谬矣。儒家学说,道出了一些真话,但其根基就错了。“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套自己削足适履,还要祸害别人的东西,注定是虚假的。我不否认历史上,确有高风亮节的大儒,正如我承认胡耀邦、赵紫阳、彭德怀的人品一样,但这是个人人格修为,与学说组织无关。儒学是中国独裁者糊弄老百姓的工具,其儒表法里的统治模式就表明了这一点。再者,儒学若如其说,中国人何须羡慕西方人的制度。我认为,儒家作为一种学说无可厚非,因为它毕竟有一些好的东西,但宣扬它有害无益,更不能用它济世救民。从儒学兴起后中国人道德逐步低下看,今天中国的道德危机,儒家亦难辞其咎。我们从受儒家影响颇深的亚洲,其民主进程的艰难,和所谓亚洲模式的破产,可以看出儒家对中国甚至亚洲文化的刈根之害。很多人罗列儒家所谓的好东西,证明儒学有可取之处,但是,我们为什么有放之地球而皆准的博爱、民主、自由这个好苹果不拿,非吃儒家或传统文化这个烂苹果呢?

我对甚嚣尘上的爱国主义,不以为然久矣。我不是说爱国不重要,在地球村建立之前,爱国主义还有提倡的必要,因为国家毕竟是一群人遮挡风雨的东西,但前提是爱人、平等的待人,没有爱人做皮,爱国这根毛附在哪里?

铭山孤陋寡闻、心思愚钝,还望枭兄指点迷津。

2006-03-31山东临朐

民主论坛

阅读次数:8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