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人,我们时常拷问自己的灵魂:我们为什么活着?我们活着的意义何在?

作为上帝的造物,我们别无选择地被动地被上帝放置在人世间的某一时空区间里,尴尬地存在着。我们既不能在存在的时间段上做出符合自己意想的选择,也不能在自身所处的空间环境方面有讨价还价的权利。上帝仅在我们灵魂的存在方式上给予有限地选择自由──我们可以在存在的理由中进行挑选,也可以进行朝三暮四地尝试──这就是我们的自由,这就是我们终其一生挣扎的意义所在。

我们从有灵魂开始,就开始了为自己的存在寻找理由的证明过程。在这个或利己、或利人为倾向的证明过程中,有人为名、为利、为一己一派一国之私,不惜素服天下,伏尸盈野,秦皇汉武、毛、斯、希、萨、金、拉登氏是也;也有短视的政府政客、公司企业,为了眼前利益,枉顾人类正义未来,与邪恶国家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法之希拉克,德之施若德,及雅虎公司等是也。这些都是对人之为人价值的反叛,是人类价值存在的消解力量,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反动。

在我们人类文明演进的过程中,有一大批为了人类的发展,为了人类的公平正义,奋斗一生甚至舍生取义的仁人志士,他(她)们或在人类历史的关键时刻挽狂澜、障百川,或在邪恶的环境里进行不屈的抗争。他(她)们感人的事迹,象璀璨星河中闪耀的明星,令人振奋推人前行。正是由于他(她)们的努力和精神感召,人类才会在健康向上的方向上发展迈进。刚刚逝去的林牧先生,以前去世的胡耀邦、刘宾雁、王若望、王若水、赵紫阳、蒲勇、王在京、陈延忠……,被中共独裁政权杀害的林昭、遇洛克、王申酉、张志新、李九莲……,“6.4”及历次民主运动的殉难者,被中共关押牢狱的秦永敏、师涛、李建平……,新入狱的高智晟声、陈光诚……,他(她)们以生命或自由为代价,为了人类文明的发展,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的篇章,他(她)们的名字和事迹,构成了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永远闪耀在人类历史的长河里。

我是在10月15日晚21点左右,得知林牧老去世的。我在离家30里的建筑工地打小工,每天回到家里,已是疲惫之极,只能打开电脑浏览以下新闻。那天晚上吃罢晚饭,我一面打开电脑,一面放松着浑身酸痛的肌肉,享受着我一天最惬意的时光。蓦然,林牧先生去世的消息,跳进我的眼帘,疲乏萎靡的我一下子清醒起来,我急忙打开这则消息,反复看了几遍,但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宛如在梦中一般。前几天看到消息,林老谢绝民运朋友为其祝寿,并言称身体很好。以前,我也听王金波等朋友介绍,林牧先生身体很好,没想到他老人家没有一点征兆,飘然而去了。

我是在1998年民主党筹组期间,听朋友介绍初识林牧老先生的名字的。后来,王金波到西安拜访林牧先生,回来后向我详细介绍了林老的为人和经历,我对林老仰慕得很,一直想到西安当面聆听他的教诲,但终因经济困难,始终未能成行。我家中安上电话后,每逢春节初一,我都打电话给林老拜年,但每次都不知什么原因打不通。平时,我因听力衰退,也因经济原因,很少给外地朋友打电话。没成想,林老音容未见,却已驾鹤仙去,给我留下无限地遗憾和伤痛,使我锥心,使我扼腕,使我伤悲。

林老仙逝半个月了,我的悲伤心绪也平息些许,能够做下来写点东西了。林老的高风亮节,一直是我心中为人的坐标。林老坎坷不屈的人生,一直是激励我振作发奋的动力之一。每逢贫困交加,生活难以为继;每逢心绪灰暗,几欲丧失活下去的信心时,一想到林老不屈不饶的一生,心中便陡然生出些须豪气,支撑着我坚持下去。

逝者已矣!我们只有努力向前,早日促成中国民主大业,以此告慰林老的在天之灵。

林牧老安息!

林牧老精神永存!

2006-10-30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