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娜:阅兵过后仍恐吓,国保维稳还挺忙!

Share on Google+

大阅兵过后,之前来过的中学同学又来叙旧,聊了一上午很开心,后她提议去家认个门,以后去她家多坐坐。我家门口的国保,同学们说实在讨人嫌 ……俩人上街后,发现国保耵的还挺紧,怕国保认了她家门给她也添麻烦,便改弦更张不去家里了,在商场里转了转,到熟识的店铺走了走,边走边聊着无尽的话题,而后分手各自回家。进家不久,便收到女友的微信,她说 我前脚上公交车走了,后脚就遭国保的盘问,并记下了她的手机号及身份证号,还说我们走过的商铺都被问询了一遍。平时很胆大的她,居然心事重重地的说,咱们以后少来往吧 看来包头国对她的恐吓还不轻呢!

今天下午,又因国保干预误了一个讲座——前些日子,半侧头疼持续多时,很影响看书,儿时要好的同学给我推荐她吃着很见效的怀山药保健品。有病乱求医,我也始服用,没想吃到第七天,头不疼了,很高兴,便想回头也做做此保健品的推销,挣点钱自食其力,反正书店也不让开了!今天下午,朋友说有个专家讲座,在市郊农业园,吃住免费,两天时间,环境很好。我正好也想听课,以便今后介入,收拾好行装到约定地点。等待多时,也不见朋友前来,过了好半天,曾有一面之交的中年男士(也是此团队的人)匆匆跑来告诉我说:那位女友因家中有急事去不成了。我马上说。那你领着我去听讲座也可以吗!

男士顿尴尬无言。我其实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指了指旁边的俩个国保问。是不是他们恐吓你们了?中年男子点点头,不敢出声,而后 说了声对不起,迅步跑开。我看到他在远处开动了我曾见过的白色面包车。一溜烟逝去……我才反应过来,他其实是来接我们俩个来的,他是这个团队的小头头,上次我的高中同学领我验血时,也是他开着此车过来接待的 。其实,他们很期待我能加入其团队,我的同学虽然也是老师,但不善言谈,还未能很好的打开局面呢!上次与我见面后,他们觉得我也许可以有所作为。结果,遇到更严峻而可怕的麻烦……

早在我2012年春,我从看守所获释后不久,也遇到一位女友介绍我加入她们销售墓地的活儿。我当时很吃惊,从未听说过还有此类生意。她告诉我说,现在她们那里急需讲课的老师,她听过我讲课,知道我的口才……我还真去听了一周课,面试时,主管也很满意,但最终未被录取。女友后来告诉我说国保干预了!我当时其实也不太愿意讲这类忽悠人家买墓地的课,挣这份死人的钱 !现在看来我也落伍了,那其实也是房地产,只不过卖给死人而已 !听课后,我才发现,这也是个很有潜力的生意呢 !如果 不是国保捣乱,我也许 从老龄化角度,天花乱坠地还在忽悠人们购买墓地呢……

二十年前,丈夫哈达被抓后,我任教的学校明显株连,直接把我推倒社会,不让我回学校再讲课了(反革命家属讲政治课不放心吧!)。但那,我还可以自食其力开书店养家糊口。现在,对我 连自己动手自食其力的机会都不给!内蒙古公安厅这帮丧尽天良的家伙们,以维稳的名义,知法犯法,肆无忌惮地继续打压着依法维权的我及我们一家!从我们一家的遭遇及打压一再升级中,不难看出,当今中国政法委系统的无法无天及无良无道!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说,习近平下一步打算要取消政法委系统,但愿是真事,也但愿中国今后能真正依法治国!否则,我们永无出头之日啊!

有同学推测说,如此这般不让我与人接触,估计是内蒙古公安厅怕其违法丑闻进一步扩散(当大家听我说,儿子生生被无中生有诬陷为“非法持有毒品”时都震惊不已!)还有人猜测,查手机号,查身份证号,也许是怕有人给捐款,打到别人的账号上吧……我已不想揣测国保的种种诡异和无厘头了 ,随遇而安,不理睬其无耻行径,该干啥干啥!大阅兵后,习近平又要访美,而后还有其他,那是国保们的时间表,与我无关 !我就不信,内蒙古公安厅永远如此放肆,他们的违法行径得不到正义的清算!只要中国共产党还高喊依法治国的口号,我就要继续依法维权 因真理在我这边!

来源:作者面书

阅读次数:1,3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