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17图片:2015年8月16日,一名失踪消防员的家属手举亲人照片出现在天津爆炸事故新闻发布会场外。(AFP PHOTO)

今年8月12日发生的天津港危化品仓库大爆炸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虽然正式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但是根据互联网上流传的说法,仓库第一次起火之后,匆忙赶来的消防员在不知仓库内存有电石和钠、钾等遇水爆炸的物质的情况下,贸然喷水灭火,导致了第二次更为惨烈的爆炸。

如果流传的说法为真,那么此事可有一比——1991年8月19日,前苏联部分高官认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已经对苏联的体制构成了威胁,他们为了挽救苏联而成立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政变软禁了戈尔巴乔夫,其最终结果却是导致了苏联解体。

有作者在一篇评论刘慈欣的科幻小说的文章(《刘慈欣的硬科幻,硬在哪里?》)中说到,“技术思维”(在该文作者的语境下其实是指“国防思维”)的特点是可以容忍大量虚报而绝不放过一个漏报。用国内教科书认为是蒋介石说过的话来说,就是“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在我看在,其实没有什么系统能够无限制地容忍虚报,因为虚报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其中最容易理解的,就是虚报也是需要花费时间和金钱来处理的。资源总是有限的,同一笔钱花费在处理虚报上面,就不能花费在应对真正的威胁上了。大量的虚报会稀释真正用于应对威胁的时间和金钱,从而增加系统的风险。

虚报还会导致系统攻击本来无威胁或者威胁很小的东西,就像人体的过敏反应一样——要知道过敏也是可能导致死亡的。这就有点像是本文开头的第一个例子:本来可能只是着了个小火,等消防员一来喷水,轰的一声就炸上天了。免疫系统虚报威胁,可能会导致呼吸衰竭和心脏衰竭,并造成死亡。

免疫系统虚报威胁,还有可能会导致免疫系统攻击正常的人体器官,导致系统性红斑狼疮或类风湿关节炎一类的自身免疫性疾病。这就像是本文开头的第二个例子。如果不是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虚报威胁,攻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话,苏联可能还不至于解体。

《刘慈欣的硬科幻,硬在哪里?》一文中所提到的“国防思维”之所以“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其原因应该是如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所说,在“国防思维”看来,体制是脆弱的——变化能够给体制带来的好处很少,但可能给体制带来的危险则是致命的。因此体制必然要设法压制一切变化。

与之相对的是,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认为,社会是“反脆弱”的——变化可能给社会带来的危险是有限的,而能够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则是无限的。因此社会渴望创新、拥抱创新,而“国防思维”则对一切新鲜事物抱有怀疑,甚至对其进行压制。

这才正是所谓“国防思维”的症结所在——一个压制创新的社会,是一个无法发展进步的社会,在国防上也会落后于人。恰恰是“国防思维”本身会有害于国防。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还说,过于稳定、缺乏变化的系统反而更容易崩溃。因为人们习惯了这种过于稳定的状态之后,任何一点小小的变化都会被当成重大信号,从而造成恐慌。这也是“国防思维”不利于国防的方式之一。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