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於︰2014-08-07

一个是政治局委员,一个是政治局常委,一个管军队,一个管司法,现在双双成了阶下囚。近日我在美国三藩市和洛杉矶短暂逗留,常有读者讯问我这两只老虎的最终下场,我查阅有关资讯,仔细思索党内外和海内外的形势,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他们当中可能将有一人被处死。处死之后,中国的司法体制将有一些可喜的变化。

东北人早知道徐才厚周永康贪腐

以前,政治局委员是持免死金牌的,所以,一旦政治局委员涉足贪腐,不仅数额巨大,情节严重,而且影响深远,多年来中国官场的贪腐之所以越来越厉害,和这一金牌体制大有关系,现在,习近平不惯毛病,王歧山不听邪,非要对政治局委员与常委下手不可,往小处说,他们是内部权斗;往大处讲,是救党救国,安抚民心。要我观之,动机不重要,重要的是,徐才厚和周永康贪污受贿,卖官鬻爵,是不是真的,有多严重?有罪,就必须抓,管他皇亲国戚的,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判得越重,对中国越有好处,老百姓越高兴.

由於徐才厚是大连八中毕业的,又原籍在瓦房店市,故“将军诞生地”或“将军的摇篮”曾经赫赫有名,当他任军委主要领导之后,故乡愚民以他为自豪,现在又以他为耻辱,因为他们知道了真相:将军是他花钱买的,他当军委副主席之后再卖官,想把银子赚回来。於是,环绕着他,小人得志,君子受气,许多人都高升了,连他的本家兄弟徐某也大搞房地产,把“兔子不拉屎”的长兴岛搞成闻名遐迩的“新加坡”。

我在东北听到许多有关他的故事。较之周永康,他最初还保留一点穷孩子的本色,比较纯朴,属於平庸之辈,后来随着地位攀升而堕落了;而周永康的思想性格不太一样,他当辽河油田党委书记或盘锦市领导时,就是与“黑社会”有联系的贪官和势利小人,他与“油贩子”暗渡陈仓,手里有了钱,再用钱买官,一直买到中南海的江泽民,真的难以想像,这样一个无恶不作的坏蛋,竟能被上级看中,步步高升,以至执掌中央政法委大权十年,黑白颠倒,徇私枉法,制造了无数起冤假错案,他的祸国殃民的罪行比“四人帮”要严重一百倍。

虽然,徐才厚的罪行在军事法院审理,读者所知甚少;周永康的罪行,还蒙在鼓里,被暗箱操作,有待官媒进一步公佈。但笔者认为,如同薄熙来案一样,如果按照中国《刑法》的规定处理,无疑地,他们通通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试想,徐才厚治军,贪腐之风横行,一切都商品化了,连将军,大校等官衔都可以买卖,那么,军队还有战斗力吗?这种贪腐乱军的情节还不十分严重吗?而周永康治下的公检法司已堕落成专门制造冤假错案的“大本营”。比如,二○○九年十一月四川成都金牛区的唐福珍案,以周永康为靠山的地方官,抢了良民的地皮,拆了人家的房子,弱女子斗不过贪官,自焚身亡,还被强加一个罪名:暴力抗法,这是哪一家的道理啊。总之,他当政法委书记十年,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十年,全国上下怨声载道,这个不可一世的“政法王”,难道不应当依法枪毙吗?

习近平和胡锦涛不一样

中国历史上,几乎新的皇帝上台,都要杀一批民愤极大的贪官污吏,以争取人心。习近平应当知道,一九七六年如果不是粉碎“四人帮”,凭独裁者毛泽东二十七年累积的罪恶,共产党还能继续坐稳江山吗?所以,即使没有徐才厚、周永康夥同薄熙来政变说,习新上任,也要找几个民愤滔天的贪官来开刀,作恶多端的周永康和“徐军头”等,就在劫难逃了。其实,首恶应是江泽民,但习近平不会动他,再说,他已是老态龙锺,离死亡近了。

实际上,这两人的案子都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在深挖薄的策划政变的问题中,徐和周必将露出水面,但周的官职比徐高一级,讨论他们的案件,要走党内程式,徐由政治局表决就行,而周必得经四中全会审议才能正式公佈,现在的新华社简讯不过百字,真是一字千钧。他们有早晚,简繁之别就在情理之中了。此外,习近平首先必得把军队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才能做其他的事,打掉一批,任命一批。习近平是以独掌军权为重,其他一切为次,包括对三十多只大老虎的惩处。

网路上说习近平整肃军队“大老虎”,应担忧政变。这是多余的。须知习与胡不太一样,一是胡在军队没有人脉嫡系,江把徐才厚和郭伯雄放在他身边,他的军委主席,就是摆设和傀儡。汶川地震时他和温总理都调动不了军队,一点也不奇怪;二是胡不是“红二代”,他出身贫寒,谨小慎微,靠“小媳妇精神”一步步爬上来,不论党内军中都无关系;而习完全不同,第一,他是正宗的“红二代”,他们的“大哥大”叶家支持他;第二,他父亲为人厚道,公正廉洁,是中共改革派人物,留下的精神遗产价值连城;第三,他早年在军中给国防部长耿飙做秘书,总算有点军队的渊源。他在福建期间,和吴胜利等许多军头来往密切。所以,他很快就能把军权抓到手。

希望周案之后平反冤假错案

不论徐和周如何判,老百姓最想知道的是,处理他们之后,会不会像当年“四人帮”倒台那样,来一场平反冤假错案的“运动”?从日前新华社关於政治局开会决定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的报导看,习有意“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我猜想,这不仅仅是要把周当权时搞得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翻过来,让一些坐过冤狱的人恢复名誉,而且,还要搞司法独立。

希望习近平逐渐实现一种过渡形式:中共承认体制内左右两派,利用两派平衡执政。假如重庆的案子一审在地方,二审在广东就比较好。但愿改革包括案件异地两审制,一审在本地区级,二审在异地市级,有争议的大案增加三审在京城,这样就比较能控制错判和乱判,而法治变好,老百姓安居乐业,各种暴力恶性事件就少了。

(姜维平:资深记者)2014年7月29日修改於洛杉矶

文章来源:开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