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同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共同创办人,也是历史学家的李.爱德华兹(Lee Edwards),去年曾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在美国,反对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s)的声浪促成左右两派大团结。这是一个不容小觑的成就。这是美国人必须培养的一种高尚情操,不仅适用于对抗中国对美国大学校园的影响,也适用于目前与中国进行更广泛的跨世代斗争。

反对孔子学院声浪

在美促成左右两派大团结

没有这种情操,我们赢不了中国。

就像爱德华兹博士一样,我也受到美国非营利机构“全国学者联合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NAS)工作成果的启发。用NAS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个致力于知识自由、理性学术和公民辩论的学术组织。NAS最近发表了一份题为《后孔院时代:中国对美国高等教育的持续影响》(After Confucius Institutes:China‘s Enduring Influence on American Higher Education)的新研究报告。它记录了孔子学院过去五年来的跌宕起伏。负面形象、来自国会的压力,以及法规的改变—尤其是德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提出的一项法案,禁止开设孔子学院的大学接受国防部的资助—已经导致超过一百所孔子学院关闭。

禁止接受国防部赞助

美大学百所孔子学院关闭

NAS的这份报告不是一般从网路上搜寻资料拼凑而成的草率产物。这是一份严谨的学术研究。报告作者蕾切尔.皮特森(Rachelle Peterson)、芙罗拉.阎(Flora Yan)和伊恩.欧克斯内瓦德(Ian Oxnevad),根据《资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提出一百多项调阅资料的请求,从而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资料库。他们挖掘到的文件包括成立孔子学院的原始契约、各大学与中国当局之间的信件往来、各大学与美国政府的通联纪录,以及大学内部通讯等。

学者示警孔子学院未消失

换新名 同批人移地另起炉灶

对NAS的这个资料库进行爬梳,不仅让作者群能够深入了解开设孔子学院的初衷和规划,更重要的是,它揭露了这个持续存在的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发现,孔子学院并没有真正消失。它们只是被新的中心所取代,这些中心虽然换了新的名称,却是由同一批人资助和营运。或是转移到新的地点另起炉灶。

这就是高尚情操之所以重要的原因。

各大学想要开设中国语文课程是可以理解的。它们也应该开设这种课程。如果我们想要打败中国,我们需要更多会说中国语言、了解中国文化背景的人才。但如果这是必要的,我们应该用自己的资源来推动。如果各州需要推动教育改革,就让我们一起努力来完成。

平心而论,这些课程有许多是在美中关系的非常时期诞生的。NAS这份报告中探讨得最彻底的案例,是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孔子学院。二○○六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和华盛顿州州长克莉丝汀.葛瑞格华(Christine Gregoire),在比尔.盖兹(Bill Gates)夫妇的豪宅共进晚餐时,首次对此展开讨论,成为孔子学院计画的滥觞。别忘了,就在两年后,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布希(George Bush)出席在北京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并且与他的父亲老布希接受胡锦涛在北京中南海设宴款待。正是这届夏季奥运会,让中国晋升大国地位。

在这里,问题并不是天真、唯利是图或虚荣心作祟。而是政治判断。大学的管理阶层试图开设他们认为重要的课程。在一些涉及中国的领域,例如语文课程,他们认为与中国政府合作,可以达到最高效率、创造最高效益,而且不会对他们学校的财务产生什么影响。至于这种合作会对更广泛的学术环境造成何种影响,他们也有把握不会失控。

然而,这就是他们的错误所在。中国出钱资助这些课程,并不只是为了增进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或传授中文。孔子学院及其后续计画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中共的利益。如果你以为你拿了他们的钱,还可以用它来对付中共的企图,那你就错了。

美中进行国家对国家的竞争

影响未来数十年世界走向

现在,学术界有些人认为,打败中国不应该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因此,他们愿意迁就中国的利益,因为他们可能不关心政治,或者是他们习惯以淡化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的方式,来看待国际关系。但他们也错了。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一场国家对国家的竞争,这场较量将决定未来数十年世界的走向。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我对这些不同意见的交锋乐观其成。而且我希望说服我的美国同行知道他们犯的错误。除此之外,我也希望对中国的影响力行动增加新的限制,包括大学校园在内,他们就算反对也没用。但我也接受一种假设,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是真诚而且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提出自己的见解。我必须有这种情操,因为当争论结束后,做为美国人,我们必须再次团结一致。选举只要囊括过半选票就算赢。但要赢得战争可不是这样。

(作者罗曼为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国际新闻中心陈泓达译)

(自由时报2022/07/17)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