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Share on Google+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近日,在习近平北京大阅兵前夕,广东省爆出大新闻:内地知名民间教育家、公共知识分子信力建,8月底被广州公安当局秘密拘查,罪名竟是涉嫌隐匿销毁会计账册凭证罪。目前内地知名的京衡律师事务所已受理信力建案。海外媒体报道说,地方当局要严厉治罪信力建,是因为政治原因。我认为,从资深媒体人士王健民被刑拘到信力健被捕,有一条红线,串系着事件的内部联系,那就是,胡春华主掌大权的广东省,精心策划,徇私枉法,一再胡来,巧妙搅局,目的就是加剧知识分子与习近平的对立,故意激化社会矛盾,以便乱中取胜。

抓信力健匪夷所思

据悉,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律师透露,广州信孚教育机构投资人信力建先生,涉嫌隐匿销毁会计账册凭证罪,于8月22日被广州警方刑事拘留接受调查。京衡所已接受委托介入辩护。陈有西律师曾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时代,为遭重庆当局冤屈逮捕的李庄辩护,也曾一度接受王健民太太的委托为其辩护,但后来因故双方解除了合约,显然,拥有多家企业和实体的信力健请得起“大腕律师”,而单枪匹马战斗的文人王健民与其不可比拟,这些题外话暂且不论。

对于信力健被抓,人们普遍感到震惊,现在,各地警方抓得人太多,太杂,使媒体应接不暇,但尽管如此,对广东警方拘留信力健,也深感匪夷所思,陈有西指出,近日他和广州朱律师去会见当事人,因公安正在讯问而未果。陈透露,此前外媒报道有误,信力健的妻子目前并未涉案。朱律师23日巳会见到犯罪嫌疑人一次。内地网民表示质疑: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奇怪的罪名:销毁会计账册罪。依笔者看法,当地公安抓人,已达疯狂的程度,只要想抓就立即干,不会在乎什么罪名,用2000年12月4日,薄熙来在大连的马仔,国安特务郑义强的话说,找个法律条文往上“靠”就行,过去抓我时就是生拉硬扯“靠”上去的,现在,这一经验流传全国,胡春华之类的广东大佬要抓人,自然也得“靠”,大概对信力健而言,他有很多企业,少不了会计出纳,牵扯经济问题,也就容易被抓住把柄,这叫“靠”得拙劣而巧妙,“靠”得有“才”。

其实,专制政权操控下的公检法不是独立的,它是党的某个领导人的“自留地”,尤其是分管政法的某官员一拍脑袋要抓谁,一个电话把公安局长找来,或批几个字留在文件上,或根本不留痕迹,全凭私下授意,既不用什么证据,也未必请示上级,就可以立即行动,像信力建这样的民企老板,一只手写文章,一只手做生意,在社会上影响较大,他的言行,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当官的想抓他,容易的很呢,像打鸟的人,在树下观察了很久,左右转了几圈,已找出裸露的弱点,再举起“弹弓”,先把他拘留,再抓几个与其关系密切的财务人员,对信力健软硬兼施的同时,再恐吓财务人员,而这些人大都是女性,既软弱又轻信,连唬带骗加懵,几小时就大功告成。

抓信力健涉权力内斗

有人会问,那么多撰写批评文章的作者,为何剑指信力健,有的比信的观点尖锐的文人,照写不误,但观点比较温合的他却落入看守所,这是怎么回事?在我看来,首先应当分析中共上层的权力斗争,自从2012年“太子党”的代表人物之一,“唱红打黑”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倒台后,一度“共青团派”得意忘形,比较活跃,其代表性较强的胡锦涛“大秘”令计划,雄心勃勃,这当然对新上来的接班人习近平是犯忌的,何况他因儿子车祸之死求助于周,有些政治交易,而被指为“脚踏两只船”,于是,随着胡锦涛的“裸退”,令计划开始失势,他具体操作“打薄”的功劳,不能覆盖跃跃欲试的野心,和亲友家人劣迹斑斑的贪腐罪行,而成了继薄周徐之后的落马者,这对云集在他周围的,包括胡春华在内的一大批官员,都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原本,所谓“共青团派”近年异军突起,不过是一群没背景和资历,靠实干或“拍马屁”而一步步爬上来的“平民”,没想到当他们看到山峰的轮廓时却一下子跌下悬崖,可知心情的沮丧难于言表,胡春华何尚不是如此?他看到老习又是反贪扫黄,又是大阅兵的,心里不是滋味,岂能坐以待毙,不能不绞尽脑汁大搅局,于是,广东地方当局借上级维稳的指示,别出心裁,打着灯笼到处找茬,终于找到了“热点人物”。

被称为中国温和改良派大v的信力健,就是这样一个人,近些年来,他除了大力兴办教育,经营实体,赚了不少钱,偏偏有别于其他商人,不想闷声发大财,不仅自己经常发表文章,在凤凰网开博客,动辄指手划脚的,宣扬普世价值,抨击社会时弊,笔锋辛辣,语言流畅,拥有的粉丝不少,成为党内保守派的眼中钉。而且,他还是南粤知名的慈善人士,除了办班为孤寡孩子提供教育,自己还收养多名孩子,并将他们送到美国求学,特别是自己写作还不算,还经常与一些有名的异议人士明来暗往,且赞助某些官方防备的敏感人物,这一点有点类似王健民,总之,称他们为深入“敌占区”的发声者比较合适,思想僵化保守的胡春华,对其早有耳闻,顺手牵来当出气筒和替罪羊,再恰当不过。

首先,他有较高的知名度,影响力大,抓了他與论想必高度关注,海内外媒体一定会一面倒地指责习近平极左,因为权力过于集中的体制和深植民间的皇权思想,容易使人们简单地以领导人任职前后划线,习上台前一切由胡锦涛,以后一切由习近平承担责任,这样一刀切就折损了习的形象,也牵扯分散了他打击政敌的精力,尤其在国际上使他广受批评;第二,信力健要经商,必然会涉嫌违法违规的经济问题,原本国内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保护民企老板,而且,民企要发财,不可能不与官员拉关系,只要权钱交易,就会被击中软肋,公检法司用“放大镜”去找毛病,很容易如愿,何况信力健并非完人,在他信笔由缰批评官员时,受到伤害的人,早就准备了一箩筐的炮弹,只待火信点燃,现在,胆大妄为的胡春华正逢其时。第三,抓了言论人士信力健,对文坛上那些批评保守派而肯定改革派的人是一个警示和震慑,不要以为你藏一半露出半的,“小骂”和“大帮忙”,我们就领情,我小胡不傻,你是在见风使舵,等民主的力量强大到雷霆万钧时,立即就墙倒众人推了,温合派也会变得强硬,因此,胡春华底气足着呢。

王健民未判,信力建又来

现在,广东公安抓人多如牛毛,王健民还没判刑,又刑拘了信力健,两人有共同之处,除了笔者上述的温和而善意之外,还有几个特点,一是他们都是“全才”,既会写文章,又会做生意,王健民在香港创办了《新维月刊》和《脸谱》,出事前告诉我还要立即再办一家;不仅在港出版印刷,而且订阅销售远至大陆;信力健也是一样,只不过他认为办刊物赚钱太少,而办教育则一本万利,财源滚滚,因为中国的家长们对孩子最舍得花钱,何况,毕业于中山大学的信力健是成功的教育家,他1989年创办信孚教育集团,现拥有20多个教育实体,是大陆民办教育界的翘楚。总之,中共最怕的就是这样的“全才”啊。

其次,他们都撞在胡春华的枪口上,无疑地,如今中共的统治与毛泽东时代有所不同,那时共产党一个姓:毛,只要你反对毛或对其不敬,全国哪个省市的公安都抓都严惩不贷;现在不同,由于党内派别林立,错综复杂,有的地区曾姓薄,或姓周,姓n,等等,有的在“江派”手里,有的在“共青团派”手里,有的在“习派”手里,如果触犯了地方大员的利益,他们就会千方百计地给受害人强加罪名,至于法院永远是“胜利者的舞台”,政法委主宰命运的法官,不过是任人打扮的小女孩而已,拿王健民案来说,他在“一国两制”的香港办杂志,和办杂货店并无不同,但卖到大陆却不行,以前刊登一些赞扬改革派的文字,广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发点小财,但当其刊发揭露广东官场内幕的奇文时,胡春华就不干了,就火人了,他自己可以选择性地反腐,但容不得港人揭疮疤,于是,一声令下,深圳市公安局就在去年5月31日动手了,不仅抓他本人,还软禁了他太太和岳父,竟编造了一个“非法经营”的集团,这和信力健不同,但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王健民案至今未开审,因为根本就没罪,过去的罪名被披露,胡春华要“脸”,有点不好意思,正在安排嫡系寻找新的罪名,徇私枉法监禁他;而信力健呢,他好像没有直接刺到小胡,但胡从自己以前的“胡来”中得到了好处,尝到了甜头,你看,抓了王健民之后,海内外一片指责声,因为他创办的杂志最早首发了笔者写的一部分《薄熙来传》,也第一个披露谷开来杀人的事,这对胡习干倒薄熙来是起到积极,促进作用的,狡猾的胡春华这样巧妙地一整,叫你老习里外不是人,但他声称“依法治国”,又不敢直接干预,小胡看足了热闹,因此,既然,久经官场历练的胡春华,从基层走出,由西藏到广东,饱尝酸甜苦辣,对同僚了如指掌,为了就是成功那一天,他绝对不甘心接班人的预想落空,岂能不自救?搞不了“天津大爆炸”,我来个“信息大渲染”,叫你习近平腹背受敌,四面楚歌,声名狼藉,等时机成熟,胡春华再“大手笔”胡来,说不定转败为胜呢。

2015年9月9日于多伦多。

来源: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10月号

阅读次数:1,2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