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下午4点左右,山东维权记者齐崇淮被滕州法院以敲诈勒索罪与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合计决定执行12年。因为齐崇淮在2007年即被警方开始关押,所以,以此推算,他还得在监狱中度过漫长的8年时光。

齐崇淮何许人也?自2004年6月起,记者齐崇淮曾为数家出版物工作,包括《人民公安报山东周刊》和《中国安全生产报》。2006年6月,他开始担任《法制早报》(事业发展部山东部)主任,该报于2006年12月停刊,其工作人员被改组为《法制日报?周末版》服务。他还是《法制周报》和《记者观察》的特邀通讯员,以报道山东省的腐败和社会不公而知名。

不管是网络媒体还是传统报刊,现在都是图文并茂,带图片的文章更能吸引读者的视线,对于有些事件,即使是单纯的图片报道,也能给人一种从文字上找不到的强大视觉冲击感。有人将这个时代戏称为“读图时代”,图片的影响力和吸引力由此可见一斑。在近几年,因为图片,不少官员幡然落马,在很多网民看来,有图才能有真相,所以,用图片反腐败往往比纯文字更有说服力。

回首往昔,估计有不少人都记得那一张张豪华气派的山东滕州市政府大楼图片。这组图片在2007年6月曾在海内外的各大论坛和博客中疯传,最后引起了主流媒体的关注,给滕州市的官员制造了不小的压力。据悉,拍摄这组图片的正是今天被判重刑12年的维权记者齐崇淮和他的摄影记者朋友马世平。齐崇淮将自己揭露滕州官员腐败的文章和这组图片一起发布在新华网发展论坛,结果被警方盯上。

2007年6月25日,齐崇淮在位于山东济南的家中被捕。据报道,他的记者证和电脑设备均遭没收。齐崇淮最初被指冒充记者“招摇撞骗”,2007年8月2日则被控以“敲诈勒索”罪名被正式逮捕,并在很长时间内禁止他人会见。在齐崇淮被捕之前的2007年6月16日,摄影记者马世平就因与文中照片有关而被捕。在齐崇淮公开支持马世平后,滕州官方决心让他名誉扫地,于是对他展开行动。

齐崇淮在被捕4个月后,检察院仍然未能对他进行起诉。当时,他的代理律师黎雄兵认为警方根本没有足够证据指证齐崇淮。据海外媒体报道,在这种情况下,警方开始对齐崇淮刑讯逼供,企图迫使他认罪。而家人多次申请取保候审,但均被拒绝。在经过了长期超期羁押之后,2008年5月13日,齐崇淮案终于开庭审理,在当天晚上,齐崇淮被法院宣布判处有期徒刑4年,同案的贺彥杰被判有期徒刑2年。

据维权网报道,在那次庭审时,控方出具的材料都是由滕州官方提供的文字证明,没有任何确实可以作为罪证的如银行汇款、字据等证据,整个庭审更没有一个证人出面。齐崇淮的代理律师黎雄兵与李春富出庭为齐崇淮作了无罪辩护。面对如此争执的案件,滕州法院居然在短暂合议后作出宣判。可见,滕州官方已经在庭审之前为齐崇淮定罪定刑,庭审只是走过场而已。从程序到结果,显然都违背基本的法律公正。

齐崇淮虽然没有上诉,但是,上不上诉都无关紧要了,因为滕州官方已经死心塌地地要整他,即使他请再出色的律师,辩护再精彩,也无法让他获得轻判甚至释放。从江泽民时代提倡“依法治国”开始,从媒体上看,不管是中国官方还是民间,都非常重视法律。实际上,对于齐崇淮这类案件,法院并不重视法律,而只重视警方和官员的想法,只要上级官员和警方想让齐崇淮坐穿牢底,不管有无支持齐崇淮获罪的确凿证据,都可以振振有词地将他判几年徒刑。和其它政治性案件一样,齐崇淮案的庭审实际上没有任何悬念,定什么罪和判多少年早已经确定。

据海外媒体报道,齐崇淮自2008年8月从看守所转到监狱后,生存状况恶劣,他不仅被犯人毒打,还要每天到四十里地之遥的煤矿干体力活,致使他身体十分虚弱,出现多种病痛反应,迫切需要更换劳动环境,身体急需检查就医。但是,即使齐崇淮的妻子焦霞向有关方面反映了这种情况,但齐崇淮的状况一直都未能改善。可见,滕州官方不仅仅只是希望通过判刑来教训齐崇淮,而且希望通过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来折磨他,最好能置他于死地。

“白天不懂夜的黑”,对于自由人而言,四年时间转瞬即逝,但对于坐牢的人而言,四年时间却是无比漫长的。从2007年齐崇淮被警方抓捕到现在,四年时间差不多就要过去了。按说,2011年6月25日就是齐崇淮刑满出狱的日期,令人震惊的是,就在原定出狱日期的前一个多月的5月4日,滕州警方再次以齐崇淮涉嫌“敲诈勒索、职务侵占罪”,将案件移交给滕州检察院,准备让检察院再次对其进行起诉。

齐崇淮早就被判刑,在2008年判刑之前差不多一年时间里,相信警方早就查清了他所谓的“犯罪”事实,为何在当初不让检察院对齐崇淮进行全面的起诉,而要在齐崇淮将要出狱的时候对他追加一个职务侵占罪呢?显然,这个罪名又是子虚乌有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加罪让齐崇淮继续在狱中煎熬,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并且告诉其他人:“你们谁还敢效法他?”。

在中国,记者是一个光鲜的职业,但你要是一名有良知且大胆敢言的记者,记者对于你而言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职业。前新华社记者高勤荣、《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均因为揭露官员的腐败而锒铛入狱,更多的记者因为采访报道敏感事件而遭威胁和殴打,有的还被网上通缉。齐崇淮被判重刑,显然也和他揭露官员腐败有直接的关系。不过,在表面上讲法治的今天,拿他的文章和图片定罪难以忽悠公众,所以,司法机关必须寻觅其它罪证来达到报复他的目的。

齐崇淮的遭遇再次印证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古语,虽然齐崇淮是被以经济罪名判刑,但他实质上却是因言获罪。在最近这些年当中,因言获罪的案例层出不穷,多位异议人士均被判处10年乃至10年以上的重刑。可见,中国当局对于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异议人士均是重拳出击,以期达到杀一儆百的功效。

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维稳经费已经超过军费的今天,估计各级官员和各地司法机关都会不遗余力地去维护社会稳定。当然,这种维稳不是从源头上维稳,而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维稳。在短时间内,强压式的维稳或许可以奏效,但是,长远而言,这只能使社会更不稳定。历史上的秦朝,株连九族、焚书坑儒的维稳方式还不够残酷吗?遗憾的是,秦朝最终只能是一个短命王朝。

就在前段时间,由于受江西独立候选人刘萍的鼓舞,诸如李承鹏这样的体制内知名人士纷纷挺身而出,决定参选人大代表。可见,宪政民主制度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先贤有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大潮冲击下,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和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有理想抱负和敢作敢为的人越来越多。虽然很多类似于齐崇淮这样的良心人士被判重刑,但是,相信在重刑之下,仍然会不断有勇夫挺身而出,因为他们有坚定的理想和信念。

2011年6月9日

(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