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从没象今天这样是非混乱价值观模糊内分秘晕菜的。在今天无论你巧遇的偶遇的梦里艳遇的多年不遇的,若你们准备进一步交往深谈,这事若放在80年代你会问,请问你是党员或团员吗,若对方回答是,你会一个拜拜转身便走,那个年代好孩子都不带党团员玩。但在今天至少本人还是会带党员玩的,今天的党团员至少心里明白什么是米饭香什么是狗屎臭,也就是至多自己吃米饭至于别人热爱狗屎,他们装糊涂就是。他们不会真觉得为国接盘是伟大的爱国情怀,也不会傻冒到真去相信什么破主义,在体制内谁他妈鹰派谁只能混一整个人模狗样的边缘人。

但在当今社会的确有一道奇观让我们习以为常,即越被官方体制表面推崇实则边缘的意识形态下脚垃圾,越在民间中国大行其道被成千上万的脑残大众忘情咀爵着深情享用着狂情挥霍着并且从内心深处公开幸福着,一如我们的地沟油主义生生不息的燃烧着我们的家国未来。每当脑海中飘过那熟悉的旋律我就在心底默念:中华民族到了全面脑残的时刻……脑残脑残,脑残……

但在今天谁要跟我玩,我已不去关心谁是党员团员谁曾把红领巾挂上树梢,时至今日本人更关注阁下是不是脑残若不巧是了当属几点几级,是典型综合症还是非典型全身弥漫症,眼前的阁下会不会突然冒出朝鲜比我们纯洁我们比美国有文化这一类人间屁话。

我想若在国外,你会说请问会说中文吗或会说英文吗,但在国内你不得不斗胆叩问,请教阁下脑残吗,敢问美女能不脑残呼。

当你说美国有世上最先进的文明,他回答我们有五千年文化,当你说起中国落后美式文明一百年,他又说美国几百年发展我们才几十年。当你再说美国电影比中国烂片好看一百倍,他立马就想操你妈。我至今没能弄明白为何中国脑残这么喜欢操人妈,我以为大凡爱国者也应爱家,操自家妈肥水不外流方为英雄本色以为快哉何必舍近操远,如果阁下真这么热爱操妈的话。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每当月光女神的天赖之音袅袅升起,我便想起本人时常默念的这一句:中华民族到了全面脑残的时刻。

在当今中国越为民主自由大声疾呼身体力行者越遭网络义和团攻击,此等变态人格已呈举世罕见之势,任何一个民族都不会象本本民族这么仇视良知义士,静待本人来日新作《中华民族已经全面变态》。

2015-10-10/午夜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