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5年10月15日讯)今年10月13日一早,户籍警就光临,说是无论如何跟他到派出所。这样的情形也不是第一次遇见,总是国保有“请”吧。我问,为什么他们不来?户籍警知道我说的他们是谁,连忙说,不是他们,是所长安排我来的。

派出所离我家不近,有十多里路,好在他们开车来。到了派出所,户籍警把我引到一间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只有板凳桌子,靠墙还有2个厨。由于我走在前面,回过头来准备问户籍警你们的所长呢?已经看见2名国保,他们对我说,本来是我们来请你的,由于有事耽搁了,所以请这里所长派你们的户籍警来请你。既然他们这样说,我也不便再说什么。接着,他们一定要我交出手机。我知道,不交也不可能,就扔给了他们。

国保其中一个先开口:老何,你最近去过哪里?

我想他们应该是问我去香港的事情,但我不想说,只是淡淡地说,我现在年纪大了,又没闲钱,能去哪里?

他们笑起来,头发都染了,显得年轻多了。你不说,我们也是知道的。

我知道,我去香港这事是绝对瞒不过他们的,但也不想马上说。我继续淡淡地说,现在年纪大了,一两天的事情还记得,再长一点就容易记不住。岁月不饶人。

国保说,不至于吧,你有印象的。

我说,真的,年纪大了记性差了。

沉静一会儿,国宝说,我们不相信你的记性会这么差。好在这也不是大事,说说你去香港的事情吧。

我知道瞒不过去,于是说道,香港是去了一次。

国保说,你去香港干什么?不会去旅游吧?

我说,到香港是旅游啊。

国宝说,算了,别装糊涂了,不就是去开会嘛。我刚想说,他们拦住我说,我们知道,你会说,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我们讲是笔会开会不会错吧?他们见我沉默,继续问道,你怎么知道开会?

我说,网上通知的。

国保问,谁通知的?

我说,笔会的公告。

国保问,你们开会有哪些人?

我说,我是第一次开会,笔会的人我都不认识。

国保问,那个拿奖杯的人你认识吗?

我说,不认识。

国保说,我们晓得你认识也说不认识。还有一件事,你必须要向我们讲清楚。

我说,我知道的事情,肯定向你们讲清楚。就怕我确实不知道,而你们认为我知道。还有,现在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容易忘记。

国宝说,你这样的说法,就是不想回答我们的提问。

我说,第一我没有说过不想回答你们的提问,第二我不想问答也是我的权利。不是吗?

其中一个国保马上说,老何,不要这样。

我说,既然把话讲到这个地步,不妨把话讲明。你们是遵命而来,我也不想为难你们,但是你们也要考虑到我的顾虑。我刚才说,我年纪大了,记性差了,这既是实情,也有托词的部分。我想我能够说的,我一定会告诉你们,但也不能排斥其中确实有我不知道的。至于我自己,我做事有我的分寸。就像这次去香港,确实如你们所说是去开会,那又怎么了?只不过是一个文学沙龙的会议,我在这个期间,既没有做什么事情,连话都没讲一句。我连犯法都够不上,更谈不上犯罪。你们来找我,我可以不理不睬,但看在你们也是为了你们的工作,我还是坐下来了,你们还要我怎样?

国保说,我们知道你是个爽快人,知道你能理解我们,大家配合,大家配合。

我没开口。国保问,老何,我们也开门见山,你这次从香港带回来一笔钱是吗?

我说,有这样的事情,难道这也犯法?

国保说,没有,没有,只是想问问,谁给你的?

我说,我去香港开会,一个也不认识。有人问,哪位会友能帮个忙,带笔钱回大陆。我看无人应答,我就答应了。

国保问,你不知道给你钱的人名字?也不知道为什么给钱?

我回答,我也没问给钱人的名字,更没问为什么要给钱。我想笔会,无非是稿费,或者会员生活困难,人家出于好意帮困吧。这是我的想当然,事情的缘由确实没问。

国保问,那钱你寄掉了?寄给谁了?

我说,这还需要我回答吗?我想你们已经清清楚楚,这还需要问吗?

国保自己也笑起来,说,是的,我们知道你寄到贵阳了,也知道你寄给谁了。没有贵阳那面返过来信息,我们还不知道你去了香港。你真的不知道,笔会为什么给钱你那个贵阳朋友?

我说,我不是已经说了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人家所托之事,我也答应下来,肯定会给他寄去。至于这钱的来龙去脉,我不想知道,更不会去问。

国保说,为了减轻你的麻烦,我们希望你知道多少告诉我们多少。

我说,你们这番话,算是对我威胁吗?我再一次告诉你们,我不知道。

国保过了一会给看他们的笔录,并要求我签字。完毕,我问他们,你们今天算传唤?国保说,没有,没有,我们只是随便聊聊。我问,那笔录又算什么?国保说,老何,别这么认真。好了今天就这样。你要不要我们送送?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