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

作者:流芳

中共的反腐斗争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从去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抓,到随后其庞大关系网中的同僚、政治盟友、亲戚、下属及商业伙伴纷纷落入法网,反腐继续深入,层面似乎越来越广、牵涉的高层人物也越来越多。引发世人关注的是:这场反腐运动将怎样收场?最终擒获的大老虎究竟是何许人?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来谈谈看法。

法广:首先想请您谈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倒台已有半年多时间。这段时间以来,总有传言说周永康一案马上就有了断,可却迟迟未见结果。北京为什么没有像处理薄熙来案一样快刀斩乱麻,迅速对周永康一案作出裁决?

陈破空:我想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周永康级别很高,是政治局常委。以前,他们内部有一个约定即:刑不上政治局常委。基本上因为贪腐问题受到处罚的除了政治局常委一批,这是有先例的像:从陈希同、到陈良宇、到薄熙来,都有处理。涉及到周永康,如果周永康只涉及到贪腐、不涉及政变的话,那就简单,就不会处理周永康。

但是显然周永康涉及政变,他想跟徐才厚等人联合推翻习近平。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习近平是不会放过他的。因为他级别高,可能要把级别低的处理完了才能够处理他。第二个原因,中国目前仍然处于权利斗争。习近平出于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或者报复心,报复曾经想篡权的人,他肯定要处理周永康。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周永康是政治老人的宠儿,是靠江泽民、曾庆红这一些人提上来的,他们一定会在一定程度上构成阻力。所以习近平要完全说服江泽民这些政治老人,有相当的难度。

习近平这一派不得不同政治老人博弈。尽管他也是政治老人推上来的。但是因为这个问题涉及他自己的权力问题,他又去和政治老人博弈,双方有博弈、有妥协。那么在达成一定妥协之后才能够推出来。我觉得今年八月底、九月初,会召开一个他们所谓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四中全会上极有可能把周永康的案子推出来。因为在这之前,很高级别的,像薄熙来出来了,徐才厚也出来了,都是政治局委员。之后,我觉得顺理成章地应该是周永康了。

法广:最近很多传言披露了江泽民和曾庆红家族敛财、在海外秘密帐户存有巨额存款的消息。那么,打虎运动会否波及到他们这一层人物?

陈破空:我觉得这个消息在不断地曝光。包括最新的纽约时报披露像阿里巴巴背后的红二代其中就涉及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他才24岁就拥有自己巨大的私募基金、几十亿美元,而且在阿里巴巴拥有自己的股份,收购、通过国家银行的支持。这些都是明白无误的家族贪腐,毫无疑问地。

但是习近平能不能将打虎上升到曾庆红、江泽民这一级,我个人判断可能性还是不大。因为习近平本人毕竟是江泽民、曾庆红他们推出来的,做为太子党这么一个代表人物推出来的。在推出来之前,他们跟习近平有无数的谈话、无数的交心、无数的摸底、无数的考验。就是要他上台保住红色江山、保住既得利益。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红二代、红后代,除了薄熙来因为篡权被处置以外,基本上别的红二代有问题的时候是软着陆。比如跟薄熙来有牵连的像刘源、张海洋,或者周小舟、或者朱和平、或者陈元,这些都有牵连的,对于红二代,基本上仕途上既不会再提升、也不会打入冷宫;就是到此为止,也就是软着陆。反过来他们对于那些非红二代,处理起来决不手软;像对周永康的部下,还有徐才厚和徐才厚的部下。

所以习近平的思路,看上去反腐基本上在于维护红色江山,在保护红二代。所以要说他涉及到曾庆红,曾庆红本身就是红二代。再涉及到江泽民,曾经当过最高领导人。要达到这个层次,难度还是比较高的。除非在制度上有些变化,或者说江泽民死亡、或者垂危,习近平才能不能采取些措施,那是有可能。但是如果江泽民、曾庆红还健在,要习近平拿出这么大的魄力,我还看不出来。

法广:一直有舆论认为,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实际上是一场政治清洗。您认为应该如何来评价这场运动?

陈破空:他的反腐很显然,在现有的制度下反腐,实际上说得不好听,就是说一群贪官在反对另一群贪官。我们看到纽约时报不断地披露、或者外媒披露道,像阿里巴巴或一些大企业都涉及到中共的各个高层。

实际上中共的所有高层、或者家族、或者他们的子女,都涉及到一定程度的腐败。像阿里巴巴,包括涉及到2002年以来,20个以上的政治局常委的后人。这样的情况下,反腐就是选择性的反腐,它不是制度性的反腐。如果它真是从制度上做起,彻底的反腐,首先一点要公布官员财产;但是不仅不公布官员的财产,反而把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的民间维权人士抓起来判刑;像江西的刘萍等人被判处六年重刑。

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他们不让民间反腐、不让独立机构反腐、不让大家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实际上这是对腐败的一个庇护。继续在保护这一利益集团、保护既得利益集团、保护腐败集团,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在反腐;因为这个反腐在人治下面的反腐,他们又可一举两得:第一个得就是内部清洗自己的对立面、洗出自己的政敌。比如说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这一派对他、对习近平构成权利威胁的,把它洗掉。从党内、军内、政府内都洗掉,这完全是权力斗争。但另一方面他在民间又竖立一个习青天的作用。因为人治社会有一个最大特点就是,老百姓盼青天、老百姓有青天意识。觉得你在反腐、你的反腐力度非常大,他就拍手称快。所以他在这方面,又在获取民心。

而且在这方面习近平又在向薄熙来学。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通过打黑这一套,他就获得了民心。习近平本身在他的位置上并没有搞过反腐的动作,无论在福建、还是在浙江或是上海。为什么到了中央这一层就有反腐动作呢?除了权利斗争的需要以外,受了薄熙来的启发、觉得这一套管用,能收买民心,所以他做了。不是真正的反腐,是选择性反腐。

法广:习近平展开反腐斗争以来,不仅瞄准党内、也触动了军队中的腐败分子及军中的利益集团。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遭到查处传达了怎样的信息?

陈破空:我觉得就跟他在政府中反腐一样,习近平军队反腐是为了抓军权。因为从毛泽东、邓小平这些强人之后,后面的人抓军权都是一个问题。像江泽民,是因为邓小平帮助他废掉了杨家将之后,江泽民才渐渐摸到了一些军权。

但是整个胡锦涛任职十年、任军委主席八年、根本没有摸到军权,完全被架空。一个是江泽民的人马把他架空、而且监视,所以习近平上来之后,一方面他对胡锦涛这个状况不愿意、不情愿重蹈胡锦涛的覆辙,另一方面,他要抓军权,他也没有根据来抓,除了江泽民对他的支持以外,军队里面都是一些旧人。

他要抓军权,其中一个重要的就是要把旧人清掉。把对他权利构成威胁的势力清掉。我们知道军队人事系统过去十来年都是徐才厚把握,军队提上的官从上到下都是徐才厚的人马。所以他把徐才厚拿下、夺过人事权。同时军队管装备、管后勤的是郭伯雄。如果能把郭伯雄推翻、换上自己的人马。打掉一批、换上一批,这是习近平的想法。

军队反腐,虽然力度是空前的,但实际上他是在换人,这是一个换人的游戏。是为了加强习近平对军队的掌控。掌握军权。使这个军权重新在邓小平之后、江泽民半掌握、胡锦涛完全不掌握,能够在习近平时代重新回到所谓总书记的手上。回到军委主席手上,重新实现党指挥枪这么一个目的。

法广:您认为,这场反腐运动还会持续多久?在中共当前的体制下,打老虎运动能够根治腐败现象吗?

陈破空:我想这个反腐运动,习近平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至少在省级没问题。省级、市级、县级,他都可以持续下去。所以在政局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级别、或者退休的政治局委员、退休的政治局常委级别,他可能会适可而止。我认为在政治局委员部份,到达了像薄熙来、徐才厚和郭伯雄这个级别,他差不多就收手了。到政治局常委呢,也就是到达周永康这个级别也就可以收手了。但是他可以说反腐运动在持续。因为他继续在省一级、省部级、或者以下,继续地打老虎。实际上是打苍蝇。表面上是打老虎。这个部分他可以继续,因为这有助于维护习青天这个形像、有助于保持一个震慑的作用。让大小官僚慑服于他的这种权威。除非说高层再出现新的权利斗争。否则的话,他不会再去从高层下手。

文章来源: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