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个间谍

每次去香港,他都会和一位叫区启明的中国特工会面。
每次去香港,他都会和一位叫区启明的中国特工会面。

上次讲到1983年4月,联邦调查局展开“鹰爪行动”,目标锁定前中情局雇员金无怠。

5月底,联邦调查局得知金无怠将启程前往香港。

IC·史密斯(前联邦调查局探员):“我们去法院申请了一张搜查令,想看看他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机密情报。”

在华盛顿市郊的杜勒斯机场,联邦调查局秘密检查了金无怠的行李。为了避免他觉察,他们小心翼翼地给每一层行李拍了照,又依据照片,将物品原封不动地摆放回去。

IC·史密斯:“他们没找到任何机密情报,却在他的行李里发现了北京前门饭店553号房间的钥匙。”

这是一项意外的发现,却也是一项重大的发现,因为这验证了中情局线人“舵手”提供的一个重要细节。

IC·史密斯:“他说,这个人回北京出席宴会时,住在前门饭店553号房间。”

如果说,此前联邦调查局还对金无怠的间谍身份有些许怀疑的话,此时,一切疑云烟消云散。

IC·史密斯:“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个人了,而这恰恰也说明了金无怠的一些性格特征。他离开饭店时忘记还房间钥匙,大多数人会把钥匙丢进垃圾桶,但是他一直留着,想着下次去的时候还给他们。”

联邦调查局发现,金无怠频繁地往来于美国与亚洲之间。1983年9月,他再次启程前往香港和澳门。和往常一样,他与一位叫区启明的中国特工秘密会面。

9月13日这天,他对区启明说,中情局一位和他关系密切的华裔同事即将来中国。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考虑将其策反。

金无怠告诉区启明,他现在还为美国国家安全局做事,可以查阅那里的机密文件。他把一份材料交给区启明,称这是根据机密文件整理而成的。

事实上,金无怠从来没有为国安局工作过,那份文件不过是他根据刚刚公开出版的一本描写国安局内幕的书东拼西凑出来的。

间谍和谎言总是相伴而行,这本不奇怪。只是金无怠此时的谎言不是为了骗过自己的对手,而是要骗取自己老板的信任和奖金。

IC·史密斯:“他努力想显示他在这个领域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要记住,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是中情局雇员,只是一名合同工。他能接触到的机密情报非常有限。”

1985年2月,他最后一次去了香港。他再次会晤了几名中国高级特工,向他们提供了情报。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