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字让他脸色煞白

金无怠水门公寓

金无怠水门公寓1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联邦调查局对金无怠的电话、住所、信件和行踪进行监听、监视。终于,1985年11月22日这天,他们将敲响金无怠水门公寓的房门。

IC·史密斯(前联邦调查局探员):“随着调查的深入,在一年、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我们收集了很多信息,但是证据非常少。我所说的是实物证据,就是那种确凿的,可以呈堂的证据。所以事情变得很明了,确保这个案子值得被起诉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通过一次成功的问讯。”

李肃:“让他招供。”

IC·史密斯:“完全正确。”

解说:我们现在要去探访金无怠在维吉尼亚州的住所。联邦调查局在两年半的调查后,决定去和金无怠来一次面对面的问讯。 

水门公寓一共有三座大楼,金无怠夫妇住在二号楼。不过退休以后,他在旁边的一号楼又另租了一个房间。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当时他和妻子的关系不太好,当然也有另一种猜测,那就是这样做可以更方便他从事间谍活动。 

1985年11月22日下午4点25分,三名联邦调查局探员敲响了这间公寓的房门,开门的正是金无怠本人。

【前联邦调查局探员马克·强森法庭证词,1986年2月4日 】

马克·强森:“他的衣着相当考究,穿着一件白衬衫,打了一条领带,深色的西裤,深色鞋袜。我们三人都出示了联邦调查局探员的证件,对他说,我们正在调查一起泄露机密情报的案子,想知道他能否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他说,当然可以,进来吧。”

解说:面对三位不速之客,金无怠没有表现出慌张。他领着他们在餐桌旁落坐。 

一位探员开门见山地问:“在中情局工作期间或退休以后,你有没有和中国情报官员有过任何接触?”

“没有”,金无怠回答。

强森探员掏出朱恩涛的照片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金无怠依然否认,不过他迟疑了一下改口说:“等一下,我觉得这个人是中国一家银行的官员,我在北京时见过他。”

探员们决定不再兜圈子了。强森探员掏出一张手写的文件,上面详细记录了金无怠1982年2月的那次北京之行。他逐字念完这些记录, 然后厉声说:“金先生,我们知道,你和中国情报官员有联系,我们也知道你为他们工作。”

金无怠问:“你们是认真的吗?”

 

探员回答:“是的,金先生。我们非常认真。”

IC·史密斯:“真正让他感到不安,令他脸色煞白,身体上出现反应的,是当他们提到区启明这个名字的时候。”

探员们对金无怠说,我们不仅知道你与区启明会面,还知道你向他索要15万美元离婚费。我们调查这个案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知道你的非法行径,包括你的加拿大之行……

这时,金无怠之前所有的镇定都无影无踪了。他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又给自己泡了杯茶,等他再次坐下来的时候,他开口了。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