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10282015早晨起来发现脸肿了。我自言自语道,脸怎么肿了?丽媛过来关心地问,脸怎么肿了?我说我也正纳闷呢。

近平:“妳昨晚有没有打我脸?”

丽媛:“天地良心。自从你进入政治局当上常委,我就没再敢打你。”

近平:“那怎么会肿的呢?”

丽媛:“我怎么知道?要不喊医生来瞧瞧?”

近平:“妳会不会做梦的时候打了我?”

丽媛:“啊哟,习大大,您可别冤枉我。脸肿了不去看医生,老赖我干嘛?”

近平:“谁赖妳啦。我只是感觉奇怪,这脸怎么肿了。”

丽媛:“我替你叫医生吧。”

近平:“不用。只是肿,不痛不麻也不痒。五中全会很重要,我要去开会。”

丽媛:“没有说不去开会,只是让医生瞧瞧怎么回事。”

近平:“瞧也没有用。瞧出问题来还影响我心情。等星期四会开完,再喊医生来吧。”

丽媛:“一定是劳累过度。可能是肾虚,或者心虚。”

近平:“当上总书记之后,才知道面子该有多重要。这脸肿,可能和最近发生三件大事有关。”

丽媛:“啥大事能把你脸打肿?这倒是新鲜,头一回听说。”

近平:“第一件事,九三大阅兵。一帮老家伙齐刷刷登台亮相。第二件事,访美遭冷遇,谈判失败。第三件事,昨天奥巴马执意派军舰闯南海。这不等于打脸吗?”

丽媛:“这奥巴马也真是的,咱两家来来往往几回了,见面客客气气老老实实的一个人,怎么做起事来一点面子都不给,说翻脸就翻脸。听说老外都这样。”

近平:“是啊,哪像咱悠久历史的民族,说话做事都悠着来,生怕惹别人生气。”

丽媛:“那美国军舰来了咱又不能用猎枪打。哪可怎么办呀!急死人了!”

近平:“美国军舰来一回,我的脸肿一回。今后若经常来,叫我这脸往哪儿搁啊。”

丽媛:“我知道,有人看笑话。他们巴不得美军一直来。尤其是秦城监狱里的那伙人。”

近平:“尤其是他们背后的人。”

丽媛:“近平,依我看,奥巴马提的那些要求,你就答应他吧。”

近平:“那是引狼入室啊。只要我在这个位子上,坚决不答应。”

丽媛:“你不答应,将来人家答应了,你做恶人。”

近平:“我是共产党员,我的权力来自党,来自革命前辈革命先烈。誓死守住红色江山。”

丽媛:“唉,你一个人怎么守得住。”

近平:“看来,朝鲜是对的。那是唯一能够维持革命政权永不变色的方式。”

丽媛:“老子传儿子?”

近平:“嗯。”

丽媛:“呜呜–,我对不起你啊,没有给你生个儿子。”

近平:“别哭了。还嫌不够乱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