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31image001
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波茨坦会议资料照片

如果说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谨守邓小平“韬光养晦”的遗训,成功迷惑了西方各国,那么,习近平上台之后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逐渐让西方从沉睡中醒来。美国学者夏伟指出,自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美双方都在畅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经济的自由化、双方的教育与社会交流,中国或许会演化出更开放的社会,并成为全球事务上更负责任的一份子,从而赋予中美双方一个共同的目标。然而,习近平打破了这个幻想:“正是这个新生的希望如今因为习近平的‘中国梦’而陷入停滞。‘中国梦’是一个融合了众多概念的立足于本土的愿景,目的是将其民众团结在财富增长、实力增强、民族统一及全球影响力提升的承诺之下,但并不涉及扩大开放和拥护宪政的内容。”

中国若不能实现民主转型,福山所说的“历史的终结”就是南柯一梦。今天的西方世界,需要里根总统式的高瞻远瞩的领袖人物,制定一整套对中国的战略。当年,如果没有里根对苏联的遏制政策,苏联的崩溃仍会发生,但会延后若干年。二零零六年,我在白宫与小布殊总统介绍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时,特别提出期许:“盼望总统先生能像里根总统摧垮苏联政权那样,帮助中国人民推翻中共的专制制度,让中国及早实现民主化。”那时,小布殊的战略重心在中东地区,未能对此建议给出明确响应。后来,我的这番话受到中国民族主义者的猛烈抨击,他们给我扣上“卖国贼”的帽子。如果说这是“卖国”,我引以为荣。我并不是说要将中国变成美国的殖民地,而是游说美国帮助中国完成制度转型。我深信,未来民主的中国必然像今天民主的日本那样,成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亲密盟友,受到外围国家的普遍尊重,并为世界和平作出相应的贡献。

从二零零八年以来,美国是近一个世纪以来在内政外交方面都最糟糕的奥巴马执政,他更不可能有里根总统“让柏林墙倒下”之远景与抱负。奥巴马在习近平面前卑躬屈膝,让美国作为民主世界领头者的角色黯然失色。中共派出公检法人员和国安情报人员到美国执行抓捕贪官的“猎狐行动”,严重侵犯美国的主权。当美国国务院提出抗议时,中国外交部不甘示弱,理直气壮,俨然美国成了中国的殖民地。

如今,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在整个民主世界,对一位伟大的、有愿景的美国总统的呼唤,已成为历史与现实之必然需求。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是,前惠普CEO、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在加州西米谷里根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展望其外交政策。卡莉谈到,如果当选为总统,将针锋相对地与中国这个“正在崛起的对手”打交道。

卡莉指出,中国利用经济力量,改写世界格局。但是,中国人为了发展经济、脱离贫困,深受“腐败、污染和劣质产品”的困扰。反之,美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这就给了美国真正的力量。美国有能力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影响中国的商品流通。美国建立在企业家精神、创新力、创造力和自由市场的基础之上。美国的繁荣是无止境的。中国经济“缺乏自由”,最终将限制其发展的脚步。

冷战时代,美国政府吸纳国际战略大使布坎南的策略,对苏联采取遏制政策。如今,在美国有没有这样具备远见卓识的思想家?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教授约翰?伊肯伯里博士(John Ikenberry)在新书《自由巨兽》中,探讨了自由主义对当今国际局势的塑造和影响,特别是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在国际上应扮演何种领导角色。

伊肯伯里教授认为,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美国主导之下,形成一个追求自由的国际架构,同时推动许多国家的民主化,而这些国家也成为这个国际秩序的一份子。从一九八零年代以来,韩国、台湾、智利、阿根廷、巴西、东欧国家都被带入这个体制之中,转变成为市场经济,转变成为民主政体。冷战之后,政治自由和市场经济更是如同墨水般渲染开来。

二零零八年,美国遭受金融危机重创,而欧洲经济增长乏力;与之对应的是俄国转头趋向威权主义,中国更是以高速发展的经济为独裁政治背书,并竭力向外输出这种所谓的“中国模式”和“北京共识”。西方左派纷纷看好中国、看衰美国及自由主义的价值。但是,伊肯伯里认为,战后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注重“开放式的解决”模式,注重互相依赖的安全约束(security binding),已经广为世界各国接受。中国虽然变得相当强大国家,但在许多时候表示不认同当前的国际秩序。尽管如此,中国将无法冲撞并取代这个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他评论说:“中国可以在一个开放的世纪体系当中,继续当一个剥削者,做一个掠夺者。但是他们的模式却无法成为世界秩序的模式,因为如果每个人都遵循它的模式,就会导致溃散,保护主义林立,整个体制崩溃。”

伊肯伯里强调,任何国际体制,都必须具备“可运作性”,而中国并未提出任何能够代替既有体制的实际做法。他解释说:“国际秩序必须要能够解决问题。所以如果中国想要游说世界各国,以它自己的制度来取代美国的国际秩序,不只是必须要有力量的支持,要有好的想法的支持,还要具备可以运作性,做的事情必须要是其它国家想要做的。”伊肯伯里精心统计过,美国、俄国与中国自一九四五年以来,每五年一次的安全盟友变化情况。美国的盟友从十二个开始,现在已增加到六十四个;而中国的盟友从一个开始,如今仍然只有一个。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个名义上的盟友(北韩),与中国的关系也是时断时续、凶多吉少,两国结盟乃是出于利用对方向美国施加压力的功利性考虑。所以,伊肯伯里的结论是:“当美国有六十四个盟友而中国只有一个的时候,我看不出来一个变革的世界,我看不出来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

伊肯伯里的核心观点就是,必须坚持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这是美国和西方应对中国挑战的最有力的武器。美国和西方用这个武器打败了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日本,也打败了苏联,肯定也能打败共产党中国。

随着世界对中国当局反普世价值面目认识的日益清晰,文明世界对中国强盗似的崛起有了相应的警惕,“不让中国参与世界规则的制订”将日益成为共识。看看新近发起成立的TPP,就将中国排除在外。各种迹象显示,那种以口袋中有钱就企图左右文明世界,认为可以改变国际秩序的狂妄,必将遭到人类文明的阻击。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1/20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