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现在陝西榆林佳县佳芦镇小石板村高智义家。

前些日子因高的姐姐摔伤,高智晟去看望姐姐已回陝北。和高智义家人手机通了话,看望高智晟被有司阻拦,国保说:“正召开党代会,高智晟如此敏感,严正学你别行为艺术,非给我们搞出动静添乱。现在绝对不许去。”

我以涉嫌“飚车砸铁玫瑰厅”毁“上帝的窄门”的刘路是榆林人,“要去调查刘路背景情况;第二,我们现在搞微电影,我背帐篷睡袋,去榆林为了拍摄窑洞。那边秋色正灿烂,天冷了就不能露宿,最迟等你们开完党代会,我就去。”

“非去不可,为什么?”

“那一年我们因维权被抓,我出狱后一直想去看他,去年两会、清明,被旅游我去敦煌,曾一再要求去新疆看望高智晟。你们说新疆不安全,而且高在狱中看不到。现在高智晟已经出狱,我不会因恐惧放弃人世情谊。”

严正学

(2015/10/22 发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