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社会上关于《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简称《条例》)的大讨论,环球时报又发第二篇社评,题为《何必用成心曲解“妄议” 来搅浑水》。社评提出“公开渠道” 和“党内渠道”问题。社评认为“党内有表达不同意见的多重渠道,比如通过党内民主生活会批评、建言,实名越级写信反映情况,都是正当的。”而网络、论坛、座谈会等是“公开渠道” 在这些场合不能“公开反对党的大政方针,其政治破坏力是不言而喻的” 。并说不同意此论者“合则留,不合则去” 。

首先讲何为“妄议” ?妄议是指不合理的、荒谬的议论。但谁是裁定某议论是不合理荒谬的呢?对党多数人支持的大政方针,少数不同意者的反对意见就一定是不合理荒谬的吗?少数不同意见者就一定要“不合则去” ?不能通过博奕少数变多数吗?对党的大政方针合理的、不荒谬的议论是否就可以公开进行了?或说在“裁定” 之前的任何议论都可以进行呢?因为不进行又怎知这个议论是合理不合理呢?真实的中共党史告诉我们,既使是在中共党内发言的“妄议者” 或说对党大政方针提出疑问的少数人也是从没好下场的,如刘彭胡。“妄议”不过是在讨论之前就警告“多嘴者” 不得说“异见” 的一顶帽子。

再讲为什么可以在公开渠道议论(包括反对党某些大政方针)党的大政方针。反对者理由不外是这会造成党内外“思想混乱” 、影响党的形象、破坏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我们则认为党员可以在党外公开讨论本党大政方针(讨论就是不同意见的争鸣),其理由可讲四点:

(1) 有利于党内与社会的正常信息交流。所谓“公开渠道” , 是指有非党员参加的交流平台。现在是信息大爆炸、光速交流的时代,一个党大政方针的自由民主讨论融入社会大自由民主讨论之中,将给党带来更多的新碰撞、新力量。让8700万中共党员一致对外,以一个声音参加网络、媒体、各类社交场合,这不正常也不现实。正确的议不倒,错误的怕异议,没有充分地、自由地党内外交流,必大损党内外对“正确” 的求索。历史证明对党危害最大的不是党员公开的“妄议” ,而是党内高高在上权势者的一言堂。

(2) 有利于党内纠错。中共党犯错误多多,组织上的原因主要是当权者“说了算” 。史上专制者多数还可以听听少数的、内部的、温合的“意见” “建议” ,反正压力不大,听不听由我。皇帝可以把不喜欢的上书折子留中“淹了” 。请问中共从毛时代的55次害国殃民的运动,到反自由化、8964、镇压法轮功和异见人士的错误大政方针哪一个是经党内民主产生的?又有哪一个可以用内议、上书 方法纠正?“两个凡是” 的错误方针不是被党内外合力进行“真理标准” 大讨论才冲破的吗?当一个党的大政方针对社会造成极大伤害时,本党党员既使是为了本党利益也要公开地站出来大声地说“不” !只有公开议政才能影响更多的党员和社会力量,从而形成党内外巨大压力,打破党内少数权力者对决策的垄断,纠正党大政方针的走偏。

(3) 有利于提升党的威信和作用。一个政党的威信和作用来源于“正确”, 而非掩盖矛盾的“统一” 假相。民主国家政党内部竞争总统候选人的公开激战已成常态。中国传统文化下的中华民国在台湾亦此。有公开化的自信和勇气,有利用公开化自我纠错的机制,有通过透明、公开、自由博奕产生的正确大政方针,才能增强党内凝聚力,才能使党员心情舒畅、认可心服,才能留住人、多收人,才能增加党的威信和影响力,才能将本党大政方针转为立法会多数通过的法律。根本不认同党的宗旨者可不入党,或入了退出。但有些党员只是对党的某些大政方针、某些领导人不满,攻其不满正是爱党护党的表现。如果一个党因某些党员在外公开批评本党就把党搞垮了,那原因只能是这个党已经到了垮台的时候。

(4)有利于中国民主转型。中共党员公开议政是中国民主转型的重要力量和重要标志。中国(大陆)现处于一党制的后极权时代。其特征之一就是执政党的封闭性、党内无选举自由、言论自由的专制性。党员公开议政不是抵毁党,而是“抵毁” 党的错误,冲破党内权贵专制束缚的行动。苏共成专制党最早就是从列宁提出党要有铁的纪律始,而苏联巨变摆脱一党专制正是从公开化起步。近些年来党内一些“两头真” 老干部、一些党内自由派知识分子和很多普通的党员,无畏地、公开地大声讲真话,他们反思党史、重评党魁、再议党过去和现在的大政方针,他们融于中国民主转型的大潮中。《条例》将政治纪律放在首位,力图用政治纪律将8700万党员在社会一切公开场合变成一个声音,其专制性、不可行性不言而喻。

北京查建国 11月3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