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98498_1

(1)

广东有个学生,姓宋,2012年去韩国留学。

到韩国后,宋经常出现在示威现场。他房间里还有数百张写有‌‌“非法当选的朴槿惠应该下台‌‌”、‌‌“朴槿惠OUT‌‌”等标语牌及各类宣传品。

他见到朴槿惠后,在网上留言称:‌‌“刚才看见南朝鲜傀儡集团的新头目了,我没带凶器和炮弹,很遗憾。不管怎样,今后要帮助南朝鲜人民消除独裁统治‌‌”。

他还在网上张贴金正恩视察的图片,并留言:‌‌“伟大领导者金正恩元帅目光有神,令人感动‌‌”。

韩国《国家安保法》规定,任何宣扬朝鲜体制的行为都是‌‌“利敌‌‌”,任何展示、宣扬朝鲜国旗、国歌的行为都属非法。宋的行为已经触犯了韩国的法律,如果是韩国人,就直接抓了。但因为他是中国人,所以韩国就礼送这孩子出境,打发这孩子回来了。

宋被韩国驱逐,引发了网络上的两方面热潮。他的小伙伴们紧急声援,称:就因为说朝鲜好就被驱逐,说好的民主和自由呢?还有说:如此看来中国才是真正自由的,在中国,你可以随便说美国好,照韩国标准这些人都应该进劳改营。

不支持宋的人则称:韩朝在法律上仍然处于敌对状态,你不服可以去朝鲜说韩国好试试。还有,中美并非是战争状态,两国领导人频繁会晤,民间往来,与韩朝的敌对关系根本不同。何况宋已经不是简单的说好问题,他甚至提到了凶器和炮弹,这在任何国家都意味着强烈的敌意。

两厢里争吵,媒体终于有文章可以写了,于是就有记者对宋进行采访。

(2)

记者对现年24岁的宋,进行了采访,并依据其要求,作了匿名处理。

记者:你为什么对朝鲜领导人有好感?

宋:这跟我个人经历有关。我在高中时期就阅读了金日成的回忆录,也一直阅读各个国家对朝鲜的新闻报道。

我之所以对他们有好感,是因为我认为北朝鲜社会比较稳定,没有那么多群体性事件,没有强拆、罢工等。建国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出现政权的颠覆。在我接触的一些网民言论和一些朝鲜的游记中,我认为北朝鲜的政权还是能够得到国内主流民意的认同的。朝鲜当局能够得到内部多数人的信任,顺利地带领国家发展,不屈从于外部世界的打压。

记者:有报道称,朝鲜内部仍有饿死人的现象。

宋:不排除90年代经济困难时期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即使存在一定的粮食短缺,也不会出现这种(饿死人)的现象了。最近联合国的粮食报告指出,朝鲜今年有很严重的干旱,所以有点粮食短缺。但是报告预计2~3年内,北朝鲜内部的粮食就可以达到自足。饿死人的现象,其实美国、日本等国家都有,只不过大家不知道而已。

记者:不少国家将朝鲜视为独裁政权。

宋:我并不认同外界将现领导人能够上任是因为世袭的看法。像中国古代皇帝直接任命谁,那才叫世袭。北朝鲜是有最高人民会议的,他们多数民意还是支持政府。所以才选出金正恩当国家领导人,尽管他和前领导人有血缘关系,但这是朝鲜人民的选择。

什么叫独裁?像美国总统以自己的意志发动伊拉克战争,镇压民权运动的才是独裁。

记者:近年来有许多脱北者讲述在朝鲜的生活,他们普遍表示,在朝鲜的生活非常贫穷,如果违抗当局会被关到劳改营等,你知道吗?你怎么看?

宋:出现脱北者的情况,究其原因还是北朝鲜出现的三年经济困难。但因为还是帝国主义对朝鲜社会的制裁,才导致朝鲜出现经济困难的。除此之外,一部分脱北者说的话是不可信的,因为他们得到了南朝鲜保守团体的资金支持。

那些所谓对朝消息人士,其实就是这些脱北者。

记者:有一份关于朝鲜的人权报告。

宋:人权报告基本上是美国、南朝鲜右翼团体写的。那个报告也没有真凭实据,引用的是脱北者的口述。有些人想移民美国、欧洲等国,就会受到他们的资助,按照他们的口吻去说。

……

……从这个采访上来看,记者分明是被宋打败了。年轻的宋,使用了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词汇,成功的否定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性认知,否定了朝鲜人自己对国家状态的叙述。而且,他在回答问题时称日本、美国都有饿死人的现象,只是大家不知道——记者明显乱了手脚,忘记了问问宋的消息来源。还有,那么多的中国官员家属移民美国,如果有规模性的饿死人事件,怎么可能不为外界所知?

——但,宋的观点并不是孤立的,他至少,还拥有一个美国公民的支持者。

米勒·马修·托德先生。

(3)

米勒·马修·托德先生,和宋同龄,现年24岁。他和宋一样都是朝鲜的支持者,但他不是在美国支持,也不是在韩国,而是直接去朝鲜。这表明他比宋更坚信自己的观点,也更有勇气。

2014 年4月10日,米勒先生持旅游护照进入朝鲜海关,他随即撕毁护照,大喊:我申请政治避难!我为避难而来朝鲜!!

朝鲜方面的反应是,立即对米勒先生实施了抓捕,指其‌‌“粗暴的违反了朝鲜的法律秩序‌‌”。

事件发生后,CNN争取到了与米勒会面的机会,与他进行了简短的对谈。

米勒:我已经向朝鲜政府认了罪,并且向朝鲜政府道了歉,我希望能得到朝鲜政府的原谅。我想这个采访是我最后的机会向美国政府求救,政府需要尽快行动,因为没有太多时间了。

记者:之前的报道说,你撕毁了签证,并要获得朝鲜的庇护,是真的吗?

米勒:我之前已经说过了,现在不想再说。

记者:你有意识到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米勒:是的,我想到会被扣押。

记者:但是你现在为什么向美国政府寻求帮助,希望回家?为什么不想再待在这儿了?

米勒:我不想回答。

……

……美国政府并未如米勒先生所愿,及时把他营救出去。他被朝鲜当局判以6年劳动教养。朝鲜官方指控称:米勒的罪行从其目的、事前准备到实行是彻头彻尾出于故意诽谤中伤朝鲜的不纯政治动机,他将朝鲜作为戏弄对象,其罪行是对朝鲜的亵渎和愚弄,应该受到惩罚。

入狱后不久,米勒又获得一次机会,与美联社记者会面。当记者问及他在监狱中的生活时,他回答说:

监狱生活就是每天工作8小时,主要是农业方面,在泥地里挖来挖去……除此以外,完全与世隔绝,无法和任何人接触。不过,我身体不错,没有伤病。

有意思的是,米勒先生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做,并遭到朝鲜逮捕的美国人。2006年,美国人伊万·亨齐克游泳进入朝鲜后被逮捕,关押大约3个月。经美朝谈判,亨齐克最终由美方特使、国会议员比尔·理查森带回。

(4)

中国人宋,美国人米勒·马修·托德及伊万·亨齐克,都在支持朝鲜。此外还有个西班牙人,也是这个行列中的一员。

阿伽罗·德贝诺斯,生于西班牙,十几岁开始考虑人类面临的问题。16岁时,他在马德里一个展会上,遇到了朝鲜代表团,当时他恍然大悟:拯救人类的希望,原来在朝鲜。

此后,德贝诺斯开始给朝鲜当局写信,表达他的渴望。至少在10年之久,这种努力看不出任何希望。但是在2000年,他的真诚感动了这个冰冷的世袭帝国,朝鲜授权他建立一个官方批准的朝鲜国际官网。德贝诺斯欣喜若狂,说:

他们对待我就像父亲对儿子一样亲切。

他只是渴望当儿子。

2004年,德贝诺斯组织了一个22人的国际旅游观光团,进入朝鲜,整个行程由官方安排。德贝诺斯严密监视他的旅游团,不知他发现了什么,就向朝鲜官方揭发他的旅游团成员、美国ABC记者安德鲁·摩尔斯拍摄了负面视频,结果摩尔斯立即被审问,并威胁要逮捕他。摩尔斯不得不写下了保证书,才侥幸脱身。

德贝诺斯说:他相当孤独,亲友同事离他而去,连家庭都破裂了。但是他不后悔,他终于找到了人生方向。

和中国人宋一样,他也被追问知不知道遍布朝鲜的政治犯劳改营,他回应说:

外界对此有误会,那并不是什么太坏的事儿,不过是思想再教育营地,可以塑造新人类。

朝鲜问题学者、澳洲国立大学的博士雷尼德·潘切夫与德贝诺斯认识多年,他对此另有一番见解:‌‌“我很怀疑一个正常理性的人是否真的相信官方宣传,我认为他只不过想显示自己能脚踏两个世界,作为中介人,开拓一个产业,得到地位、通道和财政支持。‌‌”德贝诺斯虽然声称他从未得到朝鲜一分钱,但亦承认有些业务连线成功后,可以获得提成。

很显然,在目前支持朝鲜的国际队伍中,德贝诺斯走在了最前沿,中国人宋还需要努力,美国人米勒,他必须继续干好他的农活,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西方学术界,关注这种社会现象已经很久了,有关于此的哲学心理研究早已完成,并落地成为文学艺术的精致表达。2006年的英国名片《末代独裁》,就刻画了这种心理现象。

(5)

《末代独裁》,26岁的詹姆斯·麦艾维主演,一个不堪日常生活与工作压力的年轻人尼古拉斯,远赴非洲乌干达,结识了刚刚夺取权力的阿明,并成为了这位年轻独裁者的私人贴身医生。尽管他亲睹了由这位独裁者所引发的一系列残暴血案,但他无动于衷,坚持认为阿明是位有巨大人格魅力的民族英雄。

影片里的阿明说:‌‌“我本人并不想当总统,但人民需要我‌‌”。无论阿明干出多少桩令人发指的血案,但只要听到这句话,对于年轻的尼古拉斯就够了。这位年轻人太渴望英雄了,没有英雄,他不惜用自己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

尽管身边的朋友一再提醒尼古拉斯,但他不为所动。能够投身于英雄事业,单只是这个念头就让他激动。而英雄事业是需要苦难和牺牲的,尤其是当这种牺牲是由别人来付出的时候,尼古拉斯完全能够接受。

为了实现对英雄事业的牺牲,尼古拉斯参与处死了阿明的一位妻子——历史上的非洲暴君阿明,不仅残忍地将自己的一位妻子杀害并分尸。当他发现自己的情人有男朋友之后,居然将其当场残杀,然后把他的尸体煮熟后生生吃了!他还曾把妻子的尸块放在桌子上,让自己的孩子看,教育孩子们不听话就是这个结果。

阿明统治乌干达的八年期间,至少有30万乌干达人死在他的手下。当英国女王过生日时,他要求女王把她的旧内裤送给他作为礼物。

阿明的残暴,已经突破人类想象的极限。但在电影主人公眼里,这一切都是为了祟高事业的必须付出。直到有一天,阿明的恐怖黑手,开始伸向他……主人公突然发现,有时牺牲也是不必要的,尤其是当这种牺牲由自己付出时。

有评价称,这部电影的主题,是说梦想是靠不住的——而事实上,电影真正的主题是:任何残酷的现实,都无足以撼动既有的观念,尤其是这种观念极度愚蠢时,就更为坚固。

(6)

西方人在对暴君迷恋者的长年研究之中,提练出了他们的逻辑思维。这种逻辑的架构如下:

第一:独裁是最完美的制度,暴君是遭诋毁的英雄。

第二:如果你列举独裁的恐怖,暴君的罪行,他就用第一条可否认此条,得出结论是你造谣。

第三:如果你强迫他亲睹独裁恐怖暴君之恶,继续用第一条来否认,得出结论是这是伟大事业的必要牺牲,以及帝国主义者的邪恶制裁所致。

——注意这个思维,正常人类,是用事实推导出观念或结论。而暴君迷恋者则相反,他们用固定的观点重构事实。就拿我们最前面提到的宋姓广州年轻学生来说,既然他认准了金正恩是伟大的,朝鲜人民是幸福的,那么否定金正恩的就是谣言,朝鲜人民的苦难之由就必须归罪于美国或他能想到的任何国家。

正因为暴君迷恋者的思维,与正常人是相反的,所以他们的行为,也是相反的。当脱北者冒着生命危险逃离时,他们却渴望着成为其中的一员。

而且,一旦他们掌握了用观念重构事实的大杀器,任何说服或是证据,对他们都不会再起到效果。运用这种思维,任何荒谬的认知都成为不可动摇的信念。

——依据这种先验逻辑,你甚至可以坚信男人都有大咪咪。说男人咪咪小的人,是在造谣。脱了衣服让你看他的咪咪真不大的男人,他是畸形!脱了衣服让你看他们的咪咪真不大的一群男人,那是美帝国主义的无耻经济制裁,把他们的咪咪制裁没了。不管怎样,你也会投身于反对美帝的伟大事业,帮助那些失去大咪咪的男人恢复大咪咪。

但,同为暴君迷恋者,智商却有高低,两名美国人是亲身以历,他们相信因此他们就会去做,结果导致身入樊笼。他们之所以犯蠢,是因为美国的环境相对宽松,允许年轻人试错成长,对愚蠢给予了最大的空间。他们甚至可以命令美国政府为他们的愚蠢买单,这就赋予了他们犯蠢的资本。

相比于在国际上强势的美国,西班牙明显就弱了,所以西班牙人就会极力避免犯蠢,因为他付不起代价。

至于中国的孩子宋,他是这些人中最聪明的,他永远也不会犯美国人米勒的错误。但即使他犯了,也仍然不会改变固有观念。

令人担忧的是,以固化观念强行重构现实的思维模式,是最典型的犯罪型人格。当这种人越来越多,社会就危险了。

(7)

在正常国家,以观念重构现实的人,比例极低。因为在这种国家,公民的权利与责任是对等的,无论是履行权利还是尽到责任,你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而所谓努力就是矫正已身不足、修正错误思维模式,不断提升自我智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对自身的缺陷认知是很明确的,一旦认识到自己有缺陷,就不会固执僵化。

反之,在异常国家,权力总是以强势迫你承认它的高高在上,这与人生而平等的正常观念相孛。简单说,你必须要接受一个不正确的观念,并使之固化。由于观念本身错误,必然与现实发生冲突,如果你敢用现实矫正这个错误的观念,那就危险了。所以,许多人被迫以固有的错误观念,来重构事实,唯此才能够维持心理的平衡,避免人格崩溃。

一旦你被环境强制改造,成为以固有观念重构现实的人,你就会在现实世界处处碰壁,因为无论你的观念多么扭曲,人际法则仍然是正常的。尤其是当今的中国,又已进入商业文明时代,商业时代的法则是信誉与智商的对决,一个观念扭曲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适应。

被扭曲的头脑,无法再适应商业社会,就会陷入潦倒之地。明确说就是无法谋求到充足的生存成本——当一个人自以为绝对正确绝顶聪明,却在现实中屡屡碰壁,泥陷重复失败的恶性循环,试想他的心里多么悲愤?这时他就会陷入受迫害的臆想之中——因为他坚信自己是正确的,所以失败必然是别人的责任,因此满胸怒火,仇恨于心。绝境之时或是极度悲愤之下,干出触犯刑律之事,实属正常之极。

所以说,以固化的观念重构现实的思维,是一种典型的犯罪人格,监狱中的犯人,九成九都是这种思维。罪犯也会认错,但认错只是装怂,希望逃避惩罚。在他们心里,从未认为自己错了,只是认为自己运气不好或是被人坑骗。除非他们的思维模式彻底改变,否则不会终止犯罪思维。

我们并不是说,姓宋的孩子或是两个进入朝鲜的美国人就是典型的犯罪人格。只是在心理学上,这种分析是合乎逻辑的——并且是受到业界认可的。

有鉴于此,做为立足于商业文明大门前的中国人,无论权力社会怎样畸形,你必须要知道,只有你自己才能为自己负责。无论异化你的力量多么强势,你也不能因此扭曲自己的思维。你必须要从现实推导出观念,决不可用观念重构现实。只有不断的用现实修复自己的天性中的不足,你才能逐步提升自我,获得与你人生预期成就的思维能力。这是你的天职,你的使命,一旦因恐惧放弃,可能就再无赎补之机。

来源:猫眼看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