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一代学运领袖、1992年中国自由民主党重要参与和组织者、1998年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常委、2005年1月主张给予赵紫阳先生公开悼念而被掳掠的中国公民、中国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倡导者和实践者、虔诚的基督徒赵昕先生,今年11月中旬,在中共国安的全天候监控下,与其父母到“人间天堂”的中国四川省九寨沟旅游,于11月17日在茂县羌汶大酒店,遭遇不明身份的人众的恶意殴打,致“头部线性骨裂四处缝11针”、“右腿髌骨粉碎性骨折,小腿肌肉坏死”、“胸腔两根肋骨骨裂”,横着躺进了成都市八一骨科医院。赵昕还把一条带血的裤子给我看:裆部狠命一刀,贼厚贼厚的裤子被刺破,险及男根!

20余日,除自称有军队背景的同团旅游者顾左右而言他的探望外,没有其它来自旅行社或者政府、公安方面的过问,相反,成都方面的媒体在到医院采访中途被唤走。

与此平行而异的是,来自成都的自由知识分子、民间维权人士、持不同政见人士、宗教人士、失地农民以及川、渝、黔、京、粤各界人士70余纷纷到医院探望、问候,更有花篮、鸡汤慰问。包括美国大使、联合国人权事务官员和中国宪政促进会在内的国内外舆论哗然,一致要求查明真相,保障和平人士的人身安全。人们所关心、关注的是,号称要“人文社会”、“政治文明”、“和谐社会”的“胡温新政”,将以怎样的实际呈现,供世人观瞻。
关心、关注此事件的人们知道,此事件之前,赵昕先生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北京已经遭受了安全方面的威胁和恐吓了。

“我们没有仇恨,只有爱和宽恕。因为仇恨只会把我们异化为我们所憎恶的。爱和宽恕才能唤醒道义的复苏。”

“今天我们无畏无惧地承受了他们的刀枪,明天依然要无怨无悔地替他们抵挡愤怒的暴民的棍棒。”

“这是我们的使命!这就是中国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通过舍己牺牲摆脱暴力恶性循环,换来全社会和平复兴的真缔!”

“面对我们的公开、理性、非暴力、合法抗争,中共执政党当局只有两条路可走——放下包袱,正面地、理性地回应国民对权利恢复的需要呼吁;或者采取秘密、非理性、暴力、非法的特务恐怖手段和措施来阻挡。无论对方选择的是哪一条道路或哪一种手段和措施,我们都以同一种态度近距离博弈!”

暴力之下、病床之上的赵昕先生如此说。

12月16日,博讯网站出现如下消息:蔼旒鹑:胡锦涛批示促成赵昕被打案快速解决

(博讯快讯。2005年12月16日,记者蔼旒鹑)记者从四川阿坝洲中共洲委内部获悉,赵昕被打后,经海外新闻媒体披露后,受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关注。他对此案做了专门的批示,希望尽快查出犯罪分子,妥善安抚受害者及其家属,向世界证明中国政府是一个负责任的、热爱人民的政府,回击国际反华、反共势力利用此事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污蔑。_(博讯记者:蔼旒鹑)

赵昕先生亦在同日通报:

“今日博讯上署名‘蔼旒鹑’刊登的‘胡锦涛促成赵昕被打案解决’一讯极有可能是真的!四川官员告诉我,他们得县向州、州向省逐级作检查。张学忠书记也在王怀诚副省长的检查上做了批示。另,连续四日六批21人相关政府及单位到医院看望及道歉,昨日阿坝州委王副书记又打电话给我,并告诉我有事24小时都可以电话找他,茂县公安、旅游、文体三个局长记大过,派出所所长已撤职。我个人因受伤脑子还缺氧,除停止了‘研讨会’的召开以作善意回应外,还无法作进一步表态。还请师友们仗义执言,利用此契机促成官方和民间的良性互动,挽救行将崩溃的法治秩序和民主进程!”

作为赵昕先生的同道朋友,我也希望这个信息是真实的。先不管是否有一个“国际反华、反共势力利用此事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污蔑”的问题,弃绝“以暴易暴”的赵昕的同道朋友比谁都希望看到一个“负责任的、热爱人民的政府”。因此赵昕的同道朋友热烈欢迎胡锦涛作这样的批示。

同时我们注意到,更受国内国际社会关注的此前的太石村事件和此后的“12?6”血案与赵昕血溅九寨沟事件有共同性,我们极其乐意见到胡锦涛先生对此作出相同或更加“负责任的、热爱人民”的英明指示。

胡锦涛先生,请对广东省番禺市太石村那些殴打依法行使权利的国民的犯罪分子科以法律!

胡锦涛先生,请对动用枪炮在广东省汕尾市东洲村屠戮国民的犯罪分子科以法律!让那些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是让世界人民真能看到胡锦涛先生的政府是负责任的、热爱中国国民的政府的唯一方法。

即使你要以此“回击国际反华、反共势力利用此事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污蔑”我们也不在乎。

为了体现你的真正的英明和公正无私,最好邀请国际社会派出专门的调查组进入太石村和东洲村进行调查和公布真相。

胡锦涛先生,请你再作出专门的指示,我和赵昕的所有朋友一样,热烈地期待和欢迎中。我们一定如赵昕先生所言:“利用此契机促成官方和民间的良性互动,挽救行将崩溃的法治秩序和民主进程!”

胡锦涛先生,你愿意这样作吗?你能够这样作吗?

是为得陇望蜀之热烈欢迎胡锦涛先生英明批示篇。

2005年12月19日星期一

《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