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在天安门转了一圏走了,官方昨天纪念高岗,今天高调纪念胡耀邦,或许异曲同工。(说明1、不对官方的纪念抱希望,同尊孔一样,只是使用。)

有人问我怎么回事?我說:"企图重拾改革合法性,打通八十年代改革与当下改革通道。为改革权贵化后果脱敏。除非解決八九问题,否则没用。"补充一句:就是解决了八九问题,也必须走多党竞争之路。官方的归官方,陏它去!(说明2、为胡脱敏就是为权贵化改革恶果脱敏。但我认为八九问题无法回避,民主转型无法回避,最终的多党制无法回避。目前改革已死,民天当立,否则没改革共识。所以官方单单纪念胡无用,官方的归官方,民间的归民间,不必欢呼)

民间纪念胡不是呼唤靑天,而是呼唤变天。怎么变,胡归胡不归?(说明3、历史人物的遗产可官方和民间双重利用,但各取所需,民间不同于官方,不会只有一种姿态,民间纪念胡完全可以不是昐当今"圣上"成为小蒋、戈氏,而是呼唤变局。但能否回到胡呢?)

工具主义和实用主义纪念改变不了历史方向:人权、自由、巿场、多党。(说明4:内心不欲变,只想利用一下胡的政治遗产,是不会走向入权、巿场、自由、多党的转型之路的。胡也说过:"历史是混不过去的!"老天不会再借给中共二百年,连二十年也不能!)

当年胡赵意识到这点,也意欲走上这条路,正因如此他们才被扼杀。民间的怀念基点正在于此,与救不救党无关。这并不象有人认为的"感恩戴德"、"道德美化"、认"好主子""坏主子"。(说明5、胡赵的以民为本、人民生活现代化思想通过巿场经济的确立、人的解放和主体地位的确立势必走向转型。邓废除胡赵正是维护一党之私天下。邓和胡的分野之处正是胡人民性高于党性的亮点。)

在纪念胡的事情上分不淸官意民意,厘不清个人在历史阶段的力量以及相应担当能力,求全责备是幼稚的。时代局限人人皆然,文革你不能不学毛选喊万岁,现在也没多少人敢毫无顾忌地把真话说透吧!(说明6、一个胡耀邦有多种解读这是正常的,总有"彻底革命派""口炮革命党"不分靑红皂白,无的放失,大暴粗囗。对胡赵全然否定。对民间力量纪念胡一概否定。好象未来转型只有囗炮就够了!)

读一点胡的相关史料,在人民和党两个维度上看胡耀邦是完全必要的。因为他有两个维度,不同于某些人"萃取"之后只有反人民一个维度。如果在党和人民两维不可兼得的历史时刻,相信他会只站在人民的维度上。(啊啊,呼唤明主。)结语很糗很奴性!

(说明7、评价历史人物要占有一定史㪵,以便知晓这个人的政治趋向,胡是党的人,也是有良知的人。从胡的言行分析看他如果,当然是如果,如果掌握实权会审时度势,为了人民生活现代化而走向民主转型之路。这是我的个人假设。你们说他有实权也不会走向转型不也是假设嗎?都住在洪洞县凭什么你就是好人了?最后一句"呼唤明主"本是调侃,也有人读不慬。全面否定八十年代党内改革派和李锐、许良英、李慎之等内生异类所做的努力,既有失公允也脱离当时现实。特别是始终捧着体制内饭碗不放的人是没有资格指责他们的。)

一家之言,自视绝对正确,欢迎继续碰撞交流。凡囗炮党、标题党、浆糊党、擦鞋党请绕行!一切粗口均视为自已留用或乱发神经,懒于回应!!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